愿大家健康

春节快乐!

这样冷清的一个春节确实是活了这把年纪从未想象过的。小时候的年节时最快乐的,可以有新衣服穿,可以吃到很多好吃的,炸肉丸,带鱼,红烧肉,虎皮鸡蛋……还可以跟表哥表姐堂哥堂妹一起游戏玩耍,可以拿压岁钱,可以看元宵时候闹元宵的舞龙灯,还能拖着兔子灯出去玩,真是数不清的乐趣。

但每天依然24小时,依旧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的迹糟日子。[迹糟:就是一种很难用普通话形容的某个意思,请想象一下。。]收到服务器空间即将到期的通知,想着能不能换个节省点的方案,找LMS,他给了我一些建议,挺好,而且在他的协助下,顺利无缝切割到了新的服务器空间里。

以前热衷贴图片,现在图片也少了,单反已经搁柜子里很久了。空间虽然没剩多少,想着就写文字也该够用了。

春节假期普遍都被延了吧,居住的这个小区昨天开始也正是“封闭”了,快递外卖都不能进来,有快递就得去门口取了。

希望大家都能顺利度过这个突如其来的疫情,待春暖花开时,也许大家对自己和身边的世界有一个全新的认识!

顺祝,鼠年顺遂!

迟到的2019总结

这是怎样丧的一年啊,容我慢慢算来……】算这种会不会招来更多的“丧”?就随便聊聊吧,并没有什么特别想总结的。

这一年基本上在“自由散漫”中度过去的,今早通勤路上在想,那时候去欧洲,看到沿街乞讨的吉普赛人,不免唾弃鄙夷,明明有手有脚得闲却不思工作,只乞讨为生的人生哲学到底是什么鬼?那时候我28岁,感觉自己面前有一整个未来——至少那时候28岁还没被排到老阿姨那一档——怎么样也得努力一把?也不知道是要提升自己的“阶级地位”还是“经济层面”。

前几年开始接触了解“极简生活”,德国一位妇女,一只行李箱没有住所,没有牵挂,到处打工换饭吃换地方睡觉,这样无货币交换地活了将近20年,只偶尔去自己孩子家里看看,然后就走。去饭店打工换餐食,去火车站睡觉或者长椅上,或者是青年旅馆打工,所有家当都在那个行李箱里——还是个半大的可以随身带上飞机尺寸的箱子。这——这不就是另一种形式的吉普赛人吗?不为工作所羁绊,或者只是一段时间里工作着而已。某本书上提到过,现代社会一个人可能一年只需要工作两个月左右,挣到的钱足够基本生活一年的,可现代社会里,谁敢每年干两个月就辞职?试用期还没过呢……

虽然吉普赛人长途迁徙的缘故尚未找到,崇尚自由也许只是看起来的样子而已。但不役与物的生活,确实是干净清爽到极致的生活,是真正的生活。

不小心扯远了。

2019年还真是一言难尽的,有喜悦的也有不太愉快的。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健康渐渐地被摆到了更显眼的位置,心理健康更是需要百般呵护。小朋友越来越像个大人了,长高了,心里也比之前成熟了很多。

当然说自己身体健康的时候也必然会要更加关注父母的身体,生命像河流,奔向大海才是宿命吧?

也许2020年的总结会不一样,嗯,肯定会不一样的,至少现在我在做着以前没有做过的事情,很新鲜,也让我接触到了不一样的人群和事情。

独立博客十二年

写下标题,觉得自己仿佛也挺厉害的亚子。然而并不。

2007年还是独立博客的黄金时代吧?所谓的黄金就是有很多可供选择的独立博客程序,从asp到php(然而我一直没弄明白这些程序语言),从国外到国内的,林林总总,那时候的乐趣和困惑可能同在“到底选哪个程序?”我一只觉得折腾博客程序也是独立博客本身的乐趣吧?

爱折腾的我用过很多种程序,包括并不限于:Z-blog,Bo-blog,Text Pattern,Movable Type,TextCube,Nucleus CMS,b2evolution……每一种我都亲自安装实验过,其中跟随我超过三个月的是TextPattern,Movable Type,TextCube。当然还有WordPress。

那时候wordpress还很轻盈,程序很小,安装需要按照指示步骤来,安装好了,打开很友好,跟b2evolution很相似(有传闻b2的某个团队人员出来之后创立了wp,或者是wp初期的某个人出来创立了b2evolution)。还没有那么多插件——可能是用的人还没那么多吧。

那时候还有相册程序,我也捯饬过很多个,但是都忘了,现在连网络相册都没落消失了,想找个放图的地方都很难……

说回来正题,那时候没什么长性,常折腾换程序。博客程序之间的兼容性很低,丢了很多初期写的博客日志。有一次电脑系统崩溃,丢了2009年之前的照片,幸亏保留了一些在一些博客网站上。尤其是孩子满月的周岁的等等。

以前折腾wp的时候,还会偶尔改改CSS,或者在footer上加点个性化的东西,后来拜托LMS写过几个主题,用的一直挺好,但架不住wp官方一直更新,我也越来越搞不懂那些代码的东西了——可能以前也是一知半解吧。

博客多年前就已经被微博取代了吧?还在坚持独立博客的,更是少了。其实还是觉得需要一个这样的地方,偶尔写写想法,或者立个肯定会打脸的flag之类的。

十二年都够一个孩子从诞生到小学毕业了;十二年抗战+内战都结束了(从1937开始算);十二年生肖都轮一圈了……

希望下一个十二年这个博客还在,你们也都会来看我。

PS:此篇回应响石潭的“独立博客十一年

The Night of

这部剧的中文译名还是很奇葩的,各种都有…… 作为一个字幕译者,我也不知道哪种更贴合主题,尤其在看完了剧集之后,就更加唏嘘了。〖以下内容可能有剧透,介意的请跳过N段。〗

人证物证齐全的情况下,嫌疑犯是不是已经算是“坐定了”罪名?一般都是这样的,人证物证俱在,何况还有犯罪动机存在。

嫌疑犯被收押,等待着漫长的司法程序,检方言之凿凿,辩方律师一个接一个地换,嫌疑人家里无法负担高额的辩护费用。

嫌疑犯在被羁押期间,遇到了常见的狱中霸凌,他幸运地被某位大佬罩着——我一度以为这位大佬是不是看上他了,但是事实我想多了——大佬需要一些人帮他“运毒”什么的,于是这位嫌疑人开始接触毒品了。

最后陪审团无法达成一致,以6:6的结果提交法庭,法官宣布需要检方重新收集证据,辩方重请律师继续冗长的司法程序。

检方其实已经获得了新的嫌疑人,直接当天宣布不再对嫌疑人提出控诉。

〖可能剧透部分结束。〗

有些事情你无法自证,但经过这些事情之后,你认清了很多人和事,然后生活还在继续。

就酱吧!

PS:题目有叫《罪恶之夜》的(腾讯视频),也有译作《罪恶之奔》的,我看叫《夜色迷雾》也行。

最近看了两部电影

最近午饭看了两部电影,《催眠·裁决》和《雪人奇缘》。

先说动画片吧,《雪人奇缘》主角雪人简直就是中国版的龙猫般的存在吧?只可惜雪人得回珠穆朗玛峰,而龙猫却一直一直在“后院”里存在着。一如既往的动画治愈系路线,分别的时候那张全家福还是让我落泪了,family是什么级别的存在呢?尤其对一个星盘里有巨蟹座的来说。

《催眠·裁决》上映的时候并没有想过要看,但午饭实在无聊,就点开看了。催眠的神奇很多文学作品和影视声作品里都提到过了。个人觉得由于催眠的“入场”方式被渲染的过于神奇不可思议,导致很多人至今对它有偏见——下意识地会认为催眠是一种可以控制你让你听催眠师的话去做任何事情。

不不不,这完全错了。No no no. This is totally wrong.

是的,没人喜欢被“操控”。但我个人对催眠的理解是,一种发自个体内部的具有强大自我治疗的能力。它可以缓解压力,减轻疼痛甚至可以追溯久远的记忆。这种能力可以是自发也可以被外界激发的——外界激发就很有可能给人一种被操控的感觉。

〖敬告:以下这段为个人膨胀部分,不喜可跳过或者直接关闭窗口,谢谢!〗有一年去西班牙做一个行业演讲,即将面对的是一群老外,之前我是有些紧张的,但其实内容已经都在脑子里了,于是我在倒时差的那个早醒的晨间给自己做了一个场景式的自我催眠:让自己以一个舒服的姿势做着,闭上眼睛全身放松,深呼吸几下之后,想象自己已经在会场,面对一百多人的会场,我如何一步步走上讲台,第一句话说什么,演讲内容逐条在脑子里过一遍,什么时候要穿插些俏皮话之类的活跃气氛,什么时候又需要十分正式地讲解某些分析等等,最后是接受观众的掌声和微笑。整个过程简直完美,我一点儿都不紧张了,而且对演讲信心十足。实际场景比我想得还要顺利,最后我还分别接受了好几家企业的单独询问,邀请方简直乐开了花,请我吃了一顿美美的海鲜大餐!陪我吃饭的金发蓝眼小帅哥一个劲儿说:“你真的太厉害了!”吃完饭,我揣着小一千欧的“奖金”去逛街啦~

催眠在缓解疼痛方面也有奇效,曾经有催眠师在广播里给一位临盆女子实施催眠,同时女子又是水下分娩,疼痛值迅速降低到可以忍受的的地步,最后顺利产出双胞胎。(这个是美国的真人实例,一个靠谱老外朋友介绍的。)

回到电影,其实这一次催眠师没有被吹得过于神乎其神。人容易对潜在的危险过于关注,也不是不可理解很多作品里把催眠和催眠师“妖魔化”。

应用催眠用的最成功的可能就是广告业了吧?你曾经冲动买下过多少并不十分需要的东西呢?

好吧,电影还是值得一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