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电影院

影院距离我家几个门脸的距离,是小镇上唯一的一家影院。

特别小的时候,母亲很爱电影,常常跟外婆串通了悄咪咪自己去看,至今脑子里仍有那个年轻的她的身影和外婆同框,她快步走出家门往影院方向去的画面。其实,那时我从未想过要跟她一起去,因为影院里整场都是黑洞洞的,而我怕黑。

据说那个影院是旧时的剧院改建的,母亲小时候常去后台,戏班子唱完了之后,她就去捡演员们头饰上掉下来的闪亮珠片或者珠子,因为那时外公在戏院帮忙写海报,老人家一手特别漂亮的蝇头小楷,解放后在镇上的文化宫帮忙刻钢板的。

当时有个小伙伴住得紧邻影院,没事就偷溜进去看电影,有一次还约了我一起,她是个能折腾的,我却不敢跟着,那次她翻墙进去了,隔着窗户招呼我进去,见我害怕的样子,她十分不屑,“就知道你胆小,下次不约你了。”但她下次还会约我,而我还是不敢翻墙。

继续阅读

《地狱厨房》

“地狱厨房”是曼哈顿的几个街区的“外号”,是爱尔兰裔美国人的势力范围(至少上世纪七十年代)。看到势力范围是不是想到了跟黑社会相关的?是的没错,就是个讲黑社会的,而且是女人们掀翻男人们的旧势力,直接替代。

三位女主,一个高个黑人,一个即将胖出微胖圈的白人,还有一个是最漂亮的(个人看法)。她们家庭幸福吗?那个年代幸福的女人不该是像Beth Ann(《致命女人》中人物)一样照顾家照顾丈夫(在不知道丈夫出轨之前)的吗?我们的女主没有光鲜的华服,没有大耗子住,一日三餐都快不济了。

女人们的觉醒了,行动了,影响到了其他人的利益了,斗争就开始了…… 但是三人行这种结构,我敢打包票,在女人们之间是极其不稳定的,当然女人们之间比较容易出现塑料姐妹,表面相亲相爱,背后互相拆台……

女人们“接手”男人们的“收保护费”业务“维护”一方秩序。警察存在意义在这里挺迷的,他们之间有牵制有促进,利益权衡等等。那个年代的美国纽约,走在大街上,挨揍都不算什么,不知什么时候就被枪杀了…… 她们几个女人如何在其中找到反转之路,成为称霸那一代的人物的?我不剧透了,自己看吧~

【资源:网盘地址 yjnb「我不告诉你们字幕是谁弄的」】

[小时候]青石板

我记忆里的青石板是隔壁弄堂的铺路石,是通往后院的台阶,是冰冷潮湿的,却也是记忆里最特别的。

南方潮湿,夏天雷雨前,你会看到大块的青石板上出汗般地很多小水珠凝结在表面,小时候我会一个人呆呆地研究青石板很久,然后跟大人说:“外公,石头出汗了。”每每这个时候,外公总是说:“要下大雨了。”他每次都是对的。

从家去学校毕竟的那条弄堂是典型的南方巷子,从家里往学校去的时候,左手边只有几个门,门都不大,唯一一家双开门的是第二家,深色的大门绝大部分时候总是紧闭着,唯有一次我经过的时候正好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穿着得体的妇人出来,紧接着就关了门。外公说,那是城里的大户人家,自家的房子占了半个弄堂,只是解放后就都“交公”了。

青石板有一米宽30-50厘米高不等,铺在巷子里,雨季的时候上面会长青苔,走上去很滑腻,不小心就会摔,而摔在青石板上的鼻子的痛感,我到今天也能回忆起来,并不是眼冒金星,而是一种鼻子脱离了脑子的蒙圈感,然后才是痛觉,再然后才是眼泪哗哗地……

我家院子的青石板就只有从门口下来的两个台阶,整块的形状比较像矩形。妈妈说我还喜欢用手指去抠两块石板间的缝隙(?!),经常指甲里黑乎乎的,一边给我洗还要一边数落我,第二天我继续,可妈妈已经回去乡镇上班了,外公就帮我洗,但他从不数落我,只是问我,今天抠到什么宝贝了?

院子里也有几块不成形的小块的青石板,外公拿来堆了小花圃,里面种了一种浅绿色的不开花结果的植物,据说是能帮助缓解外婆的眼睛疲劳。

[小时候]早点铺

早点铺子就在我家的对门,很早很早,比我跟外公起的还早,他们就开工了,店铺门脸开的很大,灯火通明。

我和外公在门前刷牙时,我会时不时走神,看他们都在忙些什么。记不住他们都忙了什么,只记得在夜色还没褪去中的灯火十分鲜亮。

早点铺子是典型的南方餐食,油条会炸的脆脆的嚼起来才香,烧饼点着烤的香喷喷的,有甜咸两种口味,那时候小,自然最爱甜口,烧饼裹上刚炸好的脆油条,“咯呲”的声音听着就会很好吃,早饭能吃掉这么“一副”,顶一个早上都不会饿——当然到了初中时候,这也不顶用了,必须课间加餐:食堂做的最好吃的肉包子,5毛一个,几分钟抢完的那种!

除了烧饼油条,还有粢饭团,糯米蒸过之后象裹寿司似的裹上油条和白糖,卷起来捏紧了,再把裹布扯了,一个可爱的粢饭团就做好了,这个比烧饼油条还顶饿。外婆说,糯米的既有营养又能抗饿,下河挖泥的工人吃一个能管一上午。还有粢饭团做成咸口的,将白糖换成肉松或者榨菜的,但小时候似乎榨菜吃的少,肉松更是金贵东西了。KFC的饭团品控可能不太稳定,完全没有家乡粢饭团的味道啊。

他们家早点还有麻团和油老鼠,都是糯米粉制的,麻团是球状,外面有芝麻点缀,油老鼠是一种状似长烧饼,但没有芝麻和面,纯糯米和江米粉做的油炸小吃。

早点铺子基本上过了八点就没营业了,下午他们还会卖一种超级勾人的小吃:锅贴,我们家附近的锅贴跟北方的略有差异,没有那种透明象蕾丝的东西粘连着。小时候吃的都是类似煎饺,香味能穿过整条街的,店家还会在刚出锅的时候用锅铲轻敲锅沿,每每听到这个声音,我和外婆都坐不住了,但是外公却十分鄙视吃“小吃”的行为,认为除了三餐人不应该吃其他的东西。偶尔妈妈从工作的乡镇回来,趁外公睡着了,她去悄悄去买来我们三个女“孩子”一起吃,那时候买食物是需要粮票的,我们三个人吃二两,4毛钱10个锅贴,人间至味啊!偶尔也会因为偷懒第二天一早被外公发现用完的碗没有洗净,他会大声问:昨晚你们吃什么了?我们几个悄悄地交换眼神,谁也不答话,老人家也就作罢了。

除了对门这家铺子,桥坞往西就有一家全城为名的饭馆“开一天”,那时候下馆子不像现在这么稀松平常,外公是从来都不去的,偶尔经过的时候都不看一眼。外婆眼睛不好,从不出门。“开一天”一直开到今天依然红火,而且越来越火,回乡时还会约了同学或者带娃去吃早点。至于他们家那时候卖什么早点,我完全不知道了。

我的第一本MD

MD是midori的简称,是一个日本纸品牌子,之前有过接触但没有实际的使用体验,这一次写篇日志分享MD使用感受。

很多好写的纸品国内国外都有,此次只表midori。

本子很简单A6尺寸,简单的格子,没有预印日期。封面是硬质的,但没有外皮,我给包了。

非常认真滴写完了的本子,时间跨度也很大,有3/4的页面集中在下半年。尤其是八月和九月。

这个本子起初的用意是内观和记梦。第一篇就是字迹十分放飞的记梦,半睡半醒的样子字迹可能才是真我吧?之后就悄悄地变成了法语日记,我还没有搞明白自己为何这么“为难自己”,而法语日记确实也记了相当长时间,一月初到三月中旬,都是些简单的事实记录,天气、发生了什么事情、吃了什么等等这些;然后开始了彩色的贴照时间,之后是空窗了两个月——这两个月发生了什么?我的脑子像是被屏蔽了似的。

之后开始了日记和拼贴模式共存的模式。偶尔会记印象深刻的梦,这半年梦很多但能记住的没几个。但是最近的一个梦给我揭开了一些我不愿意去想的事情,让我看清了一些吧,心里十分欣慰。

我写手帐绝大部分时候随性得很,不能给框架,一给了保准走偏,比如这一本?

鉴于拼拼贴贴给我那么大的乐趣,下一本就换成了MDA5,今天本子收到了,一样的美貌。

给这本贴上了标签,深深滴亲了一下本子的封面,“谢谢将近一年的陪伴,更谢谢自己能够将自己的心事坦然地写在本子上,适时地给自己警醒,让自己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