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你度过漫长岁月

非常感谢大家在“做个小小的调查”日志的踊跃留言分享自己的“阅读习惯”。

据不完全统计,选择1的有12个+!这真的让我意外,之前google的RSS服务挂了之后,我就很少用了,看到大家有各种各样的订阅方法,很开心,毕竟还是有一大批人会用这种方式关注他人的博客/网站,你们都太可爱了!

当然心里十分感动,有部分同学是直接输入网址来访问的(还有两者兼有的,真的好感动!!!),这需要在如此浮躁的世界里,记住一个平平凡凡的网址,有人跟我说我的网址为什么是“his herry”,其实我的初衷是“hi Sherry”然后.com,想来这位同学也是纳闷了很久才问的吧?

真的非常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访问和交流!本来博客也是诞生在SNS的时代吧,是需要在网络上的互动。刚开始我的博客门可罗雀——当然现在也不多,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仍再坚持,而你们也都在坚持,有些“老人”走了又回来了。

我的博客像立在沙漠边关的一个小客栈,一个中年老板娘在打理(歪,门口那张桌子落了很多灰尘,请擦一下,谢谢。。。),夜里爬楼顶天台,喝酒,跟星星聊天什么,还是跟LMS还有猴哥干过。有的人来了又走了,为了更好的自己;有的人来了会常来;也许这本身就跟生命一样,有人来了有人走了,有人陪着你一段有人会一直一直陪着你,但你都要按照自己的方向去走,因为这条路是你自己的不是任何人的。

这个客栈时而热闹,时而冷清。冷清的时候是大多数时候,毕竟是个边关的小客栈,没多少客房,也没什么花式好吃的招待,只有一些家常小菜,还得是老板娘亲历亲为。

老板娘觉得,日子不能过成到了中年就无所事事,然后混吃等死了。(要谢谢大家在上上一篇日志里的不着痕迹的鼓励,这种来自一个个ID的祝福和激励,这背后也是一个个鲜活的有血有肉的生命和灵魂啊!谢谢你们大家!)去接触更多的同类的人,去做想做的事情,tous les hommes sont mortels.(波伏娃《人都是要死的》)。

原本想要不再更新的博客,现在会继续陪着我度过以后的人生吧,只要我还能继续维持域名和服务器空间的费用,所以,大家都一起加油啊!

虚空的召唤

眼看就到了月底,这个月产出十分可怜,就跟我银行卡上增加的数字一样惨兮兮。

前几天情绪崩溃,产生想要从摩天大厦上跳下来的冲动,当还要除去那天自驾去了“草原天路”的高地现象(法语成为l’appldu vide译作虚空的召唤),有兴趣可以搜一下,就是人在某些空旷的高处会产生想要纵身跃下的错觉。

崩溃的原因很多,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孤独感。这么说可能显得矫情,我有那么一刻特别理解那些看透了生命的本质无法接受然后选择自我了结的人。之前看哪本书来着,生命开始前和结束后的的部分用图像表示是黑色的,只有生命这一段有光亮,仿佛是黑夜里的一盏灯,然而这个过程是线性的,你无法跨越时间线穿梭在生命的前后。有人说,这样才显得生命的可贵。

嗯,生命是可贵,但作为一个人,经历期间的时候,能体会的太多,悲欢离合喜怒哀怨……每个人都在努力地让自己的生活看起来不错,为此不断挣扎尝试,害怕退缩。

虽然在很多年轻人眼里,我这把年纪已经可以成为老太太了,但细算余生还有几十年(如果哪天遇到车祸或者大病那就另算),总要给自己找点事情做。那天看到左边的一篇日志《最糟糕的事不是一个人孤独终老》,题记的话:

曾以为世界上最糟糕的事,就是孤独终老,其实不是,最糟糕的是与那些让你感到孤独的人一起终老。

其实你更在意现世的温暖还是精神的富足?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说什么,先这样吧。

做个小小的调查

在为数不多的还在看独立博客,还在看我的独立博客的同志们当中,有多少是:

  1. 通过WP的RSS阅读功能查看更新的(一看这类人就是博客中的元老级别);
  2. 直接定期点友链进来看更新的(这都是真爱中的真爱啊!)

请选择1或者2,或者“3”(请说明阅读方式)

最近的更新越来越少,倒不是没有思考,就是觉得思考了如果写下来发出来,就有点儿“矫情”,但我依然保持学习保持进步的状态。

看看大家的选择,我想做个决定。

谢谢你们,鞠躬~~

姑苏八点半

上一次认真到这座城,是2002年了。现在是2020年,数字一个都没变,只是最后两个换了位置,这就是十八年了。

十八年,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可以长成一个婷婷少女或者翩翩少年。人的一生有多少个十八年呢?也不知道下一个十八年之后这座城以及城里的人又会是什么样子呢?但至少这一个十八年,我们都好,依然保留着那一点点少年心。

帝都也有模仿南方园林建造的院子,总比南方的差了些。

以前特别喜欢狮子林,在假山里钻来钻去十分快乐,这次正经去了拙政园,倒是能感受到了苏州园林的美,并不想再去狮子林了。之前有个喜欢的小巧玲珑的“沧浪亭”,这次也去了,虽然园子不大,檐廊随势而建,当时就甚喜欢它们高低曲折的样子。

苏州有名的还有“观前街”,那里有“轧神仙”(得用苏州话说出来才有那个意思),现在的观前街也是不当年的样子了,不过几家老店倒还在,得月楼还有松鹤楼什么的,当然玄妙观这样的还是在的。

之前一直听文艺的网友提到了苏州的“诚品书店”,作为一名中年伪文艺青年,必然也是要逛一下的。二楼的文具馆是我的乐园,想要把所有的都买回家,慢慢用——还是算了,家里的文具已经一辈子都用不完了,难道我要屯着下辈子吗?

那时就十分喜爱“沧浪亭”,小巧玲珑又五脏俱全,山水造景亭台楼阁样样不少,真不输那些名气更大的园子。

拙政园就在苏博旁边,早知道的话,就一起连着去了。。。
小时候最大的快乐,买一点戴着能香美美地香一天呢!!!
这是沧浪亭的檐廊,真心喜欢沧浪亭的小而美!

过敏这件事

小时候过敏这个词与我是陌生的,身边的人也极少有对什么过敏的。到了北京之后,天气和环境因素激发了我基因里的“过敏”特质并让它通过鼻炎的形式展现了出来。

一开始只是偶尔会觉得鼻子痒,要揉一下,之后渐渐地各种症状都来了。打喷嚏,流鼻涕,鼻塞到一定的程度之后还在流鼻涕,常常忘记随身带纸巾的我总不免尴尬啊。(不幸的是这个还遗传……我家神兽也是鼻炎。。。)

有一年某国新研发的免疫治疗过敏性鼻炎的新药,正好我去医院挂号看有没有办法治疗,就成了他们的典型试药患者——尘螨过敏。药物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试剂是滴在舌头底下,无色无味,但需要冷藏,整个试药过程两年,免费提供氯雷他定。

中间有时候出差,我就用冰包带着,到了酒店就放酒店的冰箱里,极少忘记的。但一次出差正好去了制药的这个国家,我就成功地将旅途余下的药都落那个房间的冰箱里了。之后给酒店打电话,彼时已经从马德里移动到了巴塞罗那,好心的导游还是帮我取了回来(小费是必须要给的,路费时间都不是小数字)。

试药的结果,我是那个不幸不能被治愈或者缓解的那50%中的一个,但试药的工厂良心地给了车马费,我当时琢磨,能不能把马德里到巴塞罗那的那个小费也给我报了?又想了想,算了。。。

鼻炎的症状偶尔也会转移到眼睛。症状就是流泪和眼角痒,眼睛的症状主要在夏季表现得明显,晨起眼干,之后流泪不止,持续到早餐之后才能缓解(吃药也无法缓解)。

氯雷他定是个抗过敏的药,但以这个为主要成分的各类药物的价格却像个谜一样。有时候便宜的让人以为是假的,有时候贵的让人以为Y穿上了爱马仕的外套和内裤。

到现在已经是“资深过敏性鼻炎患者”了,基本能分辨什么感受是过敏什么感受是真的感冒了,天气变化明显的时候,比如温度湿度变化,污染程度变化等。有几年严重的时候鼻子会疼,夜里甚至疼醒了,这几年没有那么严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