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苏八点半

上一次认真到这座城,是2002年了。现在是2020年,数字一个都没变,只是最后两个换了位置,这就是十八年了。

十八年,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可以长成一个婷婷少女或者翩翩少年。人的一生有多少个十八年呢?也不知道下一个十八年之后这座城以及城里的人又会是什么样子呢?但至少这一个十八年,我们都好,依然保留着那一点点少年心。

帝都也有模仿南方园林建造的院子,总比南方的差了些。

以前特别喜欢狮子林,在假山里钻来钻去十分快乐,这次正经去了拙政园,倒是能感受到了苏州园林的美,并不想再去狮子林了。之前有个喜欢的小巧玲珑的“沧浪亭”,这次也去了,虽然园子不大,檐廊随势而建,当时就甚喜欢它们高低曲折的样子。

苏州有名的还有“观前街”,那里有“轧神仙”(得用苏州话说出来才有那个意思),现在的观前街也是不当年的样子了,不过几家老店倒还在,得月楼还有松鹤楼什么的,当然玄妙观这样的还是在的。

之前一直听文艺的网友提到了苏州的“诚品书店”,作为一名中年伪文艺青年,必然也是要逛一下的。二楼的文具馆是我的乐园,想要把所有的都买回家,慢慢用——还是算了,家里的文具已经一辈子都用不完了,难道我要屯着下辈子吗?

那时就十分喜爱“沧浪亭”,小巧玲珑又五脏俱全,山水造景亭台楼阁样样不少,真不输那些名气更大的园子。

拙政园就在苏博旁边,早知道的话,就一起连着去了。。。
小时候最大的快乐,买一点戴着能香美美地香一天呢!!!
这是沧浪亭的檐廊,真心喜欢沧浪亭的小而美!

过敏这件事

小时候过敏这个词与我是陌生的,身边的人也极少有对什么过敏的。到了北京之后,天气和环境因素激发了我基因里的“过敏”特质并让它通过鼻炎的形式展现了出来。

一开始只是偶尔会觉得鼻子痒,要揉一下,之后渐渐地各种症状都来了。打喷嚏,流鼻涕,鼻塞到一定的程度之后还在流鼻涕,常常忘记随身带纸巾的我总不免尴尬啊。(不幸的是这个还遗传……我家神兽也是鼻炎。。。)

有一年某国新研发的免疫治疗过敏性鼻炎的新药,正好我去医院挂号看有没有办法治疗,就成了他们的典型试药患者——尘螨过敏。药物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试剂是滴在舌头底下,无色无味,但需要冷藏,整个试药过程两年,免费提供氯雷他定。

中间有时候出差,我就用冰包带着,到了酒店就放酒店的冰箱里,极少忘记的。但一次出差正好去了制药的这个国家,我就成功地将旅途余下的药都落那个房间的冰箱里了。之后给酒店打电话,彼时已经从马德里移动到了巴塞罗那,好心的导游还是帮我取了回来(小费是必须要给的,路费时间都不是小数字)。

试药的结果,我是那个不幸不能被治愈或者缓解的那50%中的一个,但试药的工厂良心地给了车马费,我当时琢磨,能不能把马德里到巴塞罗那的那个小费也给我报了?又想了想,算了。。。

鼻炎的症状偶尔也会转移到眼睛。症状就是流泪和眼角痒,眼睛的症状主要在夏季表现得明显,晨起眼干,之后流泪不止,持续到早餐之后才能缓解(吃药也无法缓解)。

氯雷他定是个抗过敏的药,但以这个为主要成分的各类药物的价格却像个谜一样。有时候便宜的让人以为是假的,有时候贵的让人以为Y穿上了爱马仕的外套和内裤。

到现在已经是“资深过敏性鼻炎患者”了,基本能分辨什么感受是过敏什么感受是真的感冒了,天气变化明显的时候,比如温度湿度变化,污染程度变化等。有几年严重的时候鼻子会疼,夜里甚至疼醒了,这几年没有那么严重了。

刚醒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这是个夏日的清晨,不盖毯子也不觉得凉。一贯以来我都是意识清醒了大半之后才会睁眼活动身体,脑子里先出现的肯定是之前的一个梦,感觉自己回到了现实,昨天发生过什么,今天可能有什么任务或者想做的事情——当然大部分时候有没有理由赖床再睡10分钟,把事情捋个七七八八自己明白了才开始活动身体。

某年飞德国时经过某个山头吧,阿尔卑斯,少女峰?。。。

唯一一次意识清醒在身体之后,一次全身麻醉的手术之后,觉得是身体将意识唤醒了,眼睛先睁开了,脑子里一片空白,“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做什么”……一系列哲学问题奔过去,哲学不是高深的东西,它就是人类最初的疑问以及回答,只是那时候我们还不会表达,不会归纳总结,千百年来的思想家们将它整理归纳了出来,可好多人慢慢地长大了,也就忘了最初的那些了吧,倒说哲学深奥。

好一会儿,护士才看到我睁眼了,大声叫了我的名字,我应了,心说,我听得见,你不用那么大声。她继续问:能说话吗?我又应了一句,她挪动步子过来,看了我几眼,没说话,走了。可能我的颜值不是她那挂的吧?

跟着一股强大的力量又让我的眼皮砸了下来,又昏睡了过去。临睡前什么都来不及想,只想她那一眼简直堪比如来神掌啊!

再次醒过来就是意识先清醒了,努力保持身体不动,我努力回忆,想起来自己为什么来的,记起护士的”诡异“行为……

关于睡眠,小时候总听老人说,”今天脱了鞋明天不知还来不来“(方言中这是押韵的),也许很久以来都有夜里睡了,早晨就没有醒来的事情发生。倒不是要悲观情绪,就觉得睡前道声”晚安“是十分温柔的事情。

北京人好养鸟取乐,隔壁公园晨间总有鸟语传来,偶有散步行人从窗下的甬道路过,低语声或谈论时事或某段过往的历史,这一点与老家的人们大相径庭。

想着起来做饭要去上班,突然记起什么,满脸微笑地躺了回去,象天上掉下来的一块馅儿饼,一个工作日的早晨,显得多睡半小时比往常幸福多少啊?

He didn’t even do the f**king!

婚姻故事》,去年被炒的很热的电影,当时一直想看,前一阵看到视频网站都有片源,只是在会员基础上还要再加几块钱才能看。当时觉得太坑,想着“我就不信你还能不给看了”之后许久依然收费ing,闲着无聊便看了。

结合最近的女性权力被提上热搜的情形,深感女人接受了高等教育之后再回归家庭不仅是资源的浪费更是造成女性诸多心理问题的症结所在。古人说“女子无才便是德”,本身自然是不对的,但现实却是纵有诸多抱负和理想,回到真实的生活里时,逃不掉的依旧是亘古至今的柴米油盐酱醋茶,是平凡琐碎并且一天天重复的“日子“。

是的,这个世界上不是没有将事业家庭平衡到完美的人,我们来掰手指数一数,只怕一只手也数的过来,大多数绝大多数事业攀上高峰的,还要被”卫道夫们“”诟病“——作为女人不成家不生娃如何不完整(比如之前杨丽萍的一番言论居然过了这么多年又被翻出来,仅仅因为一条评论……),而投身到家庭生活中的女人,每天挣扎在各类家务和家事之中——心中是否也曾问过自己早知道在尚可发挥热量的时候回到这样的生活,是否后悔当年挑灯夜战只为了上个好的大学?前者享受到了事业巅峰的成就感,后者收获了什么呢?我也想知道。

大多数人都是淹没在平凡普通的生活中了吧?每日早九晚五的无味工作,回到家里还有一大摊子事情等着,也许还有同事领导追来的电话问询/追问某日工作的细节,等终于忙完了歇下来的时候,已经过了22点,明日还有新的一天的“事情”在等着,能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情倒也罢,如果再是一件自己并不热爱,但为了生活必须做的事情呢?

前一阵被热议的“离婚冷静期”,私以为公平起见,也该设立一个“结婚冷静期”,进入围城和拆掉围城都需要冷静期。而且这个结婚冷静期比离婚冷静期更有必要,毕竟如果没有脑子一热结婚也不会到头来需要去离婚?

影片中的男女主角最后分开了,剥离得很痛苦。其中为女方律师的一番精彩台词绝对圈粉:

People don’t accept mothers who drink too much wine and yell at their child and call him an asshole. I get it. I do it too. We can accept an imperfect dad. Let’s face it. The idea of a good father was only invented like 30 years ago. Before that, father was expected to be silent and absent and unreliable and selfish and can all say we want them to be different. But on some basic level, we accept them. We love them for their fallibilities. But people don’t absolutely accept those same faillings in mothers. We don’t accept it structurally and we don’t accept it spiritually. Because the basis of our Judeo-Christian whatever is Mary, Mother of Jesus. And she is perfect. She is a virgin who gives birth, unwaveringly supports her child and holds his body when he’s gone. And the dad isn’t there. He didn’t even do the fucking. God is in heaven. God is the father and God didn’t show up. So you have to be perfect and Charlie can be a fuck up and it doesn’t matter. You will always be held to a different and higher standard. And it’s fucked up, but that’s the way it is.


是不是要点击“发布”按钮,我也是斟酌了很久。
六月已经过去三分之二,疫情大有反扑之势,一切的一切都未可知
一地鸡毛也罢
诗和远方也行
到头来不过是一抔黄土而已。

我是战无不胜的

眼看即将月末,这里也几近荒废。

月初搞了一个字幕,月末又是一个。月末这个简直要了我半条命……时间紧任务重,说起来都是泪,但总觉得吧,人在一种“极端”的情况会激发出一些以往少见的能量,我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为了一件事起早贪黑——困这种东西就是码字,码着码着就一头倒在键盘边上,惊醒过来一看时间,过去了三分钟!——而我多希望一醒过来,我还在初中教室里,下午第一节的铃声响起,语文老师拿着作文本进来……

Travailler moins, produire plus. 少工作才能多创造。可能我以前的工作就是比较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的,现在这个短期,让我深深体会到了卓别林在《摩登时代》里经历的,心下想着要写一篇日志“以示纪念”这段人生经历。

神兽终于要去学校了,开学前的事情纷涌而至,又觉得还不如在家学习更省事——归根结底是我家的神兽省心吧?

6月即将来了呢,请一定也要温柔以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