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年沧桑

紫禁城建成600年了,从明朱棣皇帝开始到今年整整六百年。当然不是第一次去故宫了,这国庆前后,去了两次。

游客明显比疫情前少了不是一点点,因为可以拍到无游客的景点图片,这在故宫这样的地方是少见的。今天再去,跟商铺员工聊了几句,“人少了太多,以前十月那人都只能挪步走,哪像现在稀稀落落的没几个?回不去咯!”语气里颇有些感慨和遗憾。

也不知道该在这篇日志里写点什么,毕竟偌大一个紫禁城搁那儿就是个不容忽视极其张扬的存在。

昨天又去,觉得整个紫禁城的旅游服务十分到位,许多地方都设置了供游客休息的长椅,大多数人也都很自觉地带走自己的垃圾。还有专门的“儿童体验馆”,甚至又导游带着一群4-6岁的小朋友在游览,导游手里举个牌子“朕的小时候”,字体活泼,色彩搭配却很庄重,并不是协调,真好!

关于故宫的传说和故事很多,也有很多都被写到了一些灵异小说里,也曾听过亲历者的讲述,颇为奇特,有时间可以写个日志分享一下。

不废话了,上图。(要赞一下华为P40 pro的超广角,直接碾压单反啊!)

这是午门城楼上看到的斜角,总感到图片中透露出来的一点点萧肃。
继续阅读

草原天路

可能是我的摄影技术不行,记得当时去草原天路的时候,景色给我的印象十分深刻。但过去这么久之后,翻了翻相机里的照片,觉得依稀、仿佛、好像、似乎不如我见过的那个草原天路,于是心生感叹,再好的相机也敌不过人的视网膜以及那背后的独一无二的感受!

之前翻译一个美国心理治疗师网站内容时,有一篇文章给我印象深刻。她一直强调一点,看到美景或者经历美好的时候,就一定不要想别的,尽情地去享受,拍照什么的都是其次,享受美景里的各种感官接受到的,颜色,声音,触感(如果有的话)等等……

然后我的游记就延迟了这么久。。。一个多月,我又去了故宫一趟,貌似也欠了个游记。主要是故宫六百年展“丹宸永固”,一个个来吧!

”草原天路“在河北张家口北边,整个天路单向100公里,我们当天去当天回——太累了。

景色却是十分美的,加上初秋植物初染浅黄,显现出层次分明的景致,会令我想起那年在凡尔赛宫后花园看到的层层色彩。

记起来,小时候学水彩画,老师把大家带去室外写生,我也兴致勃勃地画了一幅,老师看了之后,点头道”这是印象派啊!“ 她意思是,你画画叶子就是绿色吗?我一脸懵圈,难道叶子不是绿色的吗?老师无语,估计内心吐槽,这娃不是学画的料了。

然而其实,我梦里的颜色是十分丰富多彩的,却总也找不到方法把它们呈现出来。

那日回来之后,一直魂不守舍的。之前写了《虚空的召唤》提到了那种想要纵身一跃的感受,虽然天路没有很多崇山峻岭,依然让我身临其境地体验了一回莫名的冲动要与群山融为一体。

扯远了,图。

继续阅读

本片不太值得一看

【备注:本片虽然不太值得一看,但文中有剧透,介意者可以点击左/右上角×关掉窗口哟】

中午休息了半小时,醒来的时候迷迷瞪瞪的,关了闹铃,然后又躺了回去。

脑子里浮现的都是睡前看的一个“下饭剧”《唯一的受害者》。觉得虽然后面有一段黑底白字的“陈述性句子”让我觉得不太舒适,其他部分拍的倒还不错,虽然有一点点拉了进度条,整体很紧凑也算是一气呵成了。

但躺着的时候想,怎么会是多重人格?明明就是妄想症患者啊!豆瓣有人说”抄袭“了,但我觉得这跟当年的《致命ID》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多重人格的定义,大家可以各种搜索查到其定义。而女主很明显没有被其他人格控制或被主导行为,从始至终她都是所有针对的对象都是嘲笑过她的人(除了双亲),她在幻想里将那些人要给个杀死,心中的执念还是弟弟。弟弟的存在一直是她所有幻想的伴随状态,她的世界里,弟弟从没离开,一直跟她一起生活。

她在”正式“跟弟弟告别了之后的自我对话部分,还挺迷的。恐惧像是小怪兽,奥特曼随时要出击的意思啊!但难道在人类的心理世界里,不该是奥特曼带着小怪兽一起做游戏吗?

当然扯得厉害的是用来治疗的”仪器“搞得像个科幻片,这样进入精神世界的方法,有经验的催眠师以及十分配合治疗的患者的合作就可以做到,就算是《盗梦空间》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科幻“的东西出现,只是有些类似麻醉剂的东西配合而已。

所以整体片子我觉得鉴别诊断期便有了分歧,然后手段还依托了“科幻”,最后的交代更有点故弄玄虚。

想到这里,我突然有种自己身在何处的迷惑。我不会把自己也整分裂了吧?赶紧给自己敲了敲警钟。想起来生活的一地鸡毛居然松了一口气,还好还是那个焦头烂额的我。

(说明:以上内容中鉴别诊断的妄想症系个人观点,有心理爱好者,欢迎扔过来你们的看法,但我捍卫自己的观点,嘻嘻)

观影难度五颗星

带着无比激动的心情去看了《信条》。可能刚开始太用力了,后半场有点乏力。

整体观感,我的智商一定是在进场的时候被发射去了外太空。(当然,现在应该已经落地回来了。),如果前50分钟还能跟得上故事的节奏,后面就是被导演拽着各种专场,看着形形色色的人在说一些奇怪的话做一些奇怪的事……

其实《盗梦空间》还是很好理解的,一层层的梦境关系毕竟很多人有过切身体会,时间按照累积计算也在常人理解范围中,只是需要转换潜意识的模式和方式就可以了。印象深刻的是,Cob带着那个小姑娘造梦师在梦境里,巴黎街头的水果店咖啡店瞬间变成了各种高射炮发射水果蔬菜等等东西的时候,视觉震撼还是很强烈的(当然后面把法式屋子反转过来盖在另一栋的屋顶上就更刺激了,这想象力张扬又仿佛在情理之中!)。

十年过去了,诺兰觉得这样的冲击力已经没意思了,他需要将时间翻转过来,对,是的,让高射炮的射线转向自己!!所以你先看到的是炮弹痕迹,然后才是射程到最后回到射堂内!别晕,这是在跟时间玩游戏。跟普通的穿越压根不是一个逻辑。

但是,我们习惯的是什么?是穿越,是切到时间线的某一个点,然后顺着原有的方向继续走,这是穿越。逆转时间是——让时间向后转然后流动。

当然他还提到一个因果关系和时间关系的问题。时间关系又是因果关系,就是没有时间就没有因果,想想也是,你看到苹果在桌子上,是因为之前有人把苹果放那里了,如果你抹去了时间,那就这个苹果是不是在那里就很,,,随机(随机也是时间概念?)了?天,我在说什么?

这些年虽然年纪有了,但去影院观影一直是我喜欢的方式,所以在影院的状态一直很饱满。这片子的后半场,让我不由自主地开始上眼皮接下眼皮,跟不上导演的智商,配乐又显得极其催眠……努力睁开眼睛看到有观众到一个半小时开始离场,坚持到最后的可能一半吧。

以前一直是给剧情打分,好的五颗星,甚至满天星。

这回要给“观影难度”打个分,五颗星。

PS:女主的身材堪称全剧担当,一米九的身高,大长腿直接SUV后座用高跟鞋撬开驾驶位的车锁(对角线位置哦)!又是金发碧眼的美女啊!!

——————9.7补充——————

记起来,出了影院有点懵,上滚梯的时候恍惚地想,电梯这个方向上去对吗?会不会往后退?要是退了,我可怎么回去?是不是要进入一个什么机器装置才能回?……无数个问题闪过,还是被推着购物车的阿姨一声大喝给惊醒了,“会不会走路?智商有问题吧?”

艹,尽说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