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有点大事

食物不耐受,了解一下?

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是上上周带娃去看某著名中医治疗过敏性鼻炎,以前只要一吃她开的药,鼻子能缓解很多,一停药就会各种发作。

她是跟前一个病人最后叮嘱了一句:去你们当地医院查一下食物不耐受看看。

土著的瘦样子引起了她的注意,嘟囔了一句:“这么瘦,小伙子?”

查完开了药,还跟带的几个实习生说了几句,对我说:“你给他查个食物不耐受吧,看看结果,药吃一个星期,再来开一周的,现在过敏高发季节,多喝一周。”

“食物不耐受(food intolerance)”的检查结果大跌眼镜,平时每天都吃的鸡蛋,牛奶,面包,西红柿(常吃)都在高度敏感且不耐受范围之内!尤其是鸡蛋,数值高出正常值好几倍……

这些食物都不能出现在菜谱上了,蛋类,奶以及奶制品,小麦以及西红柿。Excuse me,我们生活在北方,鸡蛋牛奶不让吃就算了,小麦???那就是:面条,面包,蛋糕,各类烘焙坊里的点心……

从诊室到医院大门,娃默默流泪了至少三遍,我安慰了一番,南方人也有从来不吃面食的,也能过,就是不能再挑嘴啦。娃抹泪点头。【心疼我娃1分钟。。。

面食是北方食物的主力军啊,我家已经开始慢慢地改变食物结构,剩下的一点面粉估计会长期遭冷遇了(医嘱:至少半年避免这些食物,之后再查),大米需要大量进购,幸亏没有对哪种肉类不耐受,而且大豆等食物也不再高敏感范围。

目前执行了两周,情况比之前好一些,但每天还会跟我念叨“好想吃蛋糕,吃批萨,吃饺子和面条……”我拍了拍肩膀,“也许半年之后你又能继续吃了。不曾失去过就不知道珍惜啊!”他使劲儿点头,作为老母亲我真不希望他是这样明白这个道理的。〔- 那你希望是怎么明白的呢?- 我也不晓得……〕

也许是坏事,但也许也能是好事,不管怎么样,娃,我们都会陪你一起走过的!

离婚VS出轨

既然能够离婚为什么还要出轨?

离婚是对当初要相互扶持到老的誓言的破坏,而出轨是掩盖在誓言下的明目张胆的挑衅。

之前看过南加州大学教授的几节亲密关系的视频课中提到,为什么男性在出轨事件中更容易成为被原谅的一方,而女性一旦发生这类事件就以关系破裂告终。这位教授语速很快,解释得十分清楚:人类尚处在跟自然斗争谋取生存权利的时候,女性往往是留在山洞里照顾后代和“家”的那个,男性则是需要出去寻找食物等的那个;试想:男性知道女性在家里不知道跟谁搞在了一起,甚至自己的后代是不是自己的都不能确定,关系往往就岌岌可危,但女性如果知道男性在外留种,但依然拿回来维持生计的食物等,女性往往会选择原谅。

虽然人类脱离山洞生活已经几千年,而且这一百多年来,女性的地位几乎提升到了跟男人平等的地位,但人类的心智发展却极其缓慢,喜、怒、哀、怨四种人类的基本情绪中,仅有喜可算是正面的情绪,其余三个都是负面或带着负面效应的,人类依然保持着丛林生活时特有的警戒性,这让人类在生物进化的过程中得以生存并且发展。

++++++++时间分割线++++++++

写文是因为许志安出轨事件,当时写到一半不知道如何收尾,觉得自己真的就是无语了,而今天再次继续写是因为刘强东在美国被起诉的事情。但刘总的事情说其实是个“嫖”字,跟“出轨”还不尽相同。

许志安也许会得到妻子的原谅(据说是已经被原谅了),文章也得到了他妻子的原谅,但出轨这件事本身的发生就是不可逆的,哪怕是被原谅了,哪怕是痛改前非了,也是镜子上的裂纹,蛋糕上的烛灰,产生了落下了就不可改变了。

大多数出轨的结果就是闹一场之后被原谅(何况还有不被发现坐享齐人之福的),而一场兴师动众劳命伤财的离婚却能折腾掉肇事者以及亲人半条命,舍谁取谁,一目了然。

当然,好像根本问题也不是行为是否被原谅,而是出轨带来的感官刺激和享受,新鲜感带来的刺激,以及侥幸心理都让人对这种禁忌之恋蠢蠢欲动,不是不想,只是没条件,一旦“天时地利人和”了,就一切水到渠成了。

仿佛扯到了无法收尾的地步了,我果然还是不适合这么一本正经地写个“讨伐”文,说起来没底气,话锋也总在变,人大多善变,容易厌倦,就婚姻这件事情上,女人如果真的厌倦不想继续了,更可能选择离婚,而男人则更可能选择出轨吧?

如果出轨这样的事情可以算作在地狱里需要受罚的一种的话(算作通奸?),那一生这么长,地狱到底多大能装得下所有的罪恶?

算是困惑吧

许久没有写过“极简”相关话题的日志了。

极简就像减肥,需要不断地自省自检。家里的“垃圾”就像身体的“赘肉”,每天可能都会产生,须得每天不断地清理消耗,一天不清理也许看不出来问题,但几天积累就能清晰地看到自己到底“懒惰”了几天。当然垃圾清理起来比赘肉简单很多,几个垃圾袋扔出去就可以,赘肉处理起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

厨余垃圾有“堆肥”处理的办法,这对住公寓房而言最大的问题是去向,再大的阳台种菜也用不了大桶大桶的肥料。若是有个大园子,这倒是个好主意!

生活垃圾中最苦恼的是塑料袋。超市购物时,不用塑料袋称重超市不给打码,为了省塑料袋让几个码打一个塑料袋上也不行……倒是些小的蔬果便利店,称重之后直接结账,完全可以用自己的布袋子。去大市场买菜,摊主倒是乐意,还能随口赞一句“您还真环保。”

但家里其实“断舍离”还没有完成,有几个应该处理但尚未处理掉:

  1. 多年前累积的DVD和音乐CD
  2. 各种数据线和电源线
  3. 去而复返的各类彩妆用品(这一点很迷,我平时并不太化妆,但每每断舍离掉了之后,她们又会悄密密地又回来了)

还有几个因为爱好而累积的:(没有一个爱好不是坑,越玩会越深陷,也会不断投入精力和金钱……)

  1. 各类编织类相关工具,编织针,钩针;各类编织线,奶牛棉线,羊毛线,羊绒线,驼绒线等等
  2. 各类手帐周边。各种笔(仗着自己的字尚且能看,给自己买过的各类笔太多了),各种装饰胶带,各种印章和印台,以及各种类型的手帐本子,活页的,定页的,手帐封皮(曾经从荷兰以及土耳其买过,还被税了……)等等……

有时候也想,如果我的家也象《我的家空无一物》那样,上了年纪,孩子也成家立业有了自己的生活,偌大的屋子就剩下老两口(尤其是其中一个走了之后),每天的日子会过成什么样子?虽然极简生活初衷是要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其实大部分时候那种囤积欲会复劈也不过是受到小时候生活习惯的影响导致的。

当你老了,当你无法象年轻时候那样地折腾时,要如何生活?要怎么打发一天二十四小时?

独自旅行之欧洲小镇和科隆

2007年第一次一个人出差去德国,刚过完春节就出发了。

北京到法兰克福再转机科隆,路线有点绕,从法兰克福到科隆很近,很多人都选择路上交通,但不熟悉的我还是选择了飞机。

抵达的时候法兰克福大雨,还偶有雷电。我担心会晚点,但并没有,一架一排只坐4人的小飞机带着满座的乘客起飞了,途中有至少20分钟在风雨里颠簸着,我旁边的人全程在祈祷,要不是安全带,我觉得自己已经飞出机舱了吧?

到达之后,德方的领导直接来接了我,去他家吃顿便饭,他开得是一辆奥迪车,已经开到了140km以上的速度了,但感觉却只有120不到,德国没有限速,似乎全世界都知道的,他跟我解释:“当你速度很快的时候,你的潜意识会警觉,超速事故固然有,但更多事故是由于驾驶大意导致的。”

女主人非常热情地招待了我,先带我参观了她引以为傲的厨房,一应调料排列整齐,厨房没有明火,都是电子设备。

餐前大家喝了些茶,聊了聊闲篇,他们准备了绿茶,还备了奶和糖,不过还是问了我们是怎么喝茶的,我就略略说了我知道的一些喝茶流程之类的。主菜是一道猪肉和米饭混着做的,味道真的非常棒,喜欢这种奶酪包裹着米粒的香味。

家里小女儿放假,大女儿在外地工作,餐后父女俩带着我逛了他们的小镇。据说主人家的两个女儿小时候经常自己出门去玩,家里人也不会不放心,邻居们几乎都相互认识,偶尔问一个也能知道女儿在哪里耍,颇像我们小时候,撒欢出去玩,到点回家吃饭什么的。

小镇虽小,却五脏俱全。还有些镇子特色的小装饰。

天色快暗下来的时候,我们往公务活动所在地科隆出发了。

那天公务活动结束,我一人出去溜达商业街,天降蒙蒙细雨,我穿得不多,但走着路也不觉得冷,吃了麦当劳套餐,蔬菜给的还是很足量的了。

回去时在一个小十字路口停了下来,想先看看车辆情况再过马路,却觉得不对劲,四下看了一圈发现,整个十字路口四个方向的车都停了下来,大家都默默地看着我,我却不知所措,其中一个女司机对我示意了一下意思应该是“请您先走”之类的吧,我才意识到他们集体在等我先行!那是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了“行车礼仪”,我快步走了过去之后,刚刚停下的车才“你谦我让”地开走了,天啊天啊,要是我那会儿没嫁人的话,我可能会考虑嫁个德国人吧?

去科隆之前做了一点点功课,有人提到了那里的巧克力工厂,我还是跟风去看了看,现在想来比起《查理的巧克力工厂》还是少了梦幻,多了现实啊!

科隆著名的还有“科隆大教堂”,还有一些其他的,我的时间并不那么富裕,只有略走了走,便赶着回来了。

『回来之后才发现,原来那时候已经带“娃”飞行了呢,也算是土著胎宝宝的第一次出国行了呢!』

冬至日

冬至日,我们家或者很多南方地区是有在这一天给故人烧纸的习俗,午饭之后匆匆用锡箔纸叠了些元宝,准备晚间去烧。

起风了的时候,我提着纸袋,拿着小棍,打火机和粉笔,去路口,很快就利落地烧完了。

“外公外婆,原谅一下,今年烧得不多,不知道你们那边是不是好一点?”

但他们离开已经有30年了,按照轮回说法,也许早就投胎去了吧?执着于这一点可能只是一个”执念而已”.

外婆从未进入过我的梦里,只有外公,三十年仅梦见过4次,每一次都不舍得醒来,闭着眼睛努力回味珍惜那份温暖,无论是梦里还是记忆里,他都是那个最疼我最爱我的外公。

但无论什么,下辈子都不会再见了,也许你们都有了新的“爱人”有了新的羁绊,这样,其实也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