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有点大事

迟到的2019总结

这是怎样丧的一年啊,容我慢慢算来……】算这种会不会招来更多的“丧”?就随便聊聊吧,并没有什么特别想总结的。

这一年基本上在“自由散漫”中度过去的,今早通勤路上在想,那时候去欧洲,看到沿街乞讨的吉普赛人,不免唾弃鄙夷,明明有手有脚得闲却不思工作,只乞讨为生的人生哲学到底是什么鬼?那时候我28岁,感觉自己面前有一整个未来——至少那时候28岁还没被排到老阿姨那一档——怎么样也得努力一把?也不知道是要提升自己的“阶级地位”还是“经济层面”。

前几年开始接触了解“极简生活”,德国一位妇女,一只行李箱没有住所,没有牵挂,到处打工换饭吃换地方睡觉,这样无货币交换地活了将近20年,只偶尔去自己孩子家里看看,然后就走。去饭店打工换餐食,去火车站睡觉或者长椅上,或者是青年旅馆打工,所有家当都在那个行李箱里——还是个半大的可以随身带上飞机尺寸的箱子。这——这不就是另一种形式的吉普赛人吗?不为工作所羁绊,或者只是一段时间里工作着而已。某本书上提到过,现代社会一个人可能一年只需要工作两个月左右,挣到的钱足够基本生活一年的,可现代社会里,谁敢每年干两个月就辞职?试用期还没过呢……

虽然吉普赛人长途迁徙的缘故尚未找到,崇尚自由也许只是看起来的样子而已。但不役与物的生活,确实是干净清爽到极致的生活,是真正的生活。

不小心扯远了。

2019年还真是一言难尽的,有喜悦的也有不太愉快的。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健康渐渐地被摆到了更显眼的位置,心理健康更是需要百般呵护。小朋友越来越像个大人了,长高了,心里也比之前成熟了很多。

当然说自己身体健康的时候也必然会要更加关注父母的身体,生命像河流,奔向大海才是宿命吧?

也许2020年的总结会不一样,嗯,肯定会不一样的,至少现在我在做着以前没有做过的事情,很新鲜,也让我接触到了不一样的人群和事情。

我的外公

〖此篇以及“小时候”系列献给最最爱我的外公,无论现在你在哪里,愿你一切都好更希望今晚你能入梦。〗

三十年前的清明节前半个月,应该是个周末,和母亲以及母亲交好的同事一起去看电影,张艺谋导演的。我先去了母亲同事家,吃点东西,母亲要回去照顾腿脚不方便的外公的晚餐。

我记得当时我正在吃的是咸泡饭,青菜蛋花汤加上隔夜的米饭做的,很鲜美。愉快地等着母亲过来,我们一起去看电影。一场电影有一个半小时,每次说要去看电影,我就会很高兴,有一个半小时看别人的故事。

母亲说好过半小时回来,但一小时过去了,还不见人影。有些着急,怕错过开场。突然有人敲门,母亲同事家在院子后,她去给母亲开门,俩人在门口 不知道做什么,我端着碗出来看,我看到她扶着母亲,母亲在哭,我听到她用方言说着“怎么办怎么办”。

直觉有不好的事情,再仔细听,是外公出事了。

外公是民国时候出生的老一辈人,上过几年私塾,因家境不得已辍学了。一辈子在外都端着大家长的架子,回到家却不一样,他对外婆,自己的女儿们以及我这样的孙女们却从不吝惜有爱和表达爱。

母亲是他最小的女儿,我是母亲唯一的孩子,他对我格外疼爱,时时事事护着我,因为父亲对我格外严格,他总有微词,甚至跟父亲有过一次特别严重的争执,父亲气得离开了家。我跟父亲姓,但父亲却一直是跟我和外公外婆一起住的。

外婆生大舅的时候,受了大罪,外公看不下去她一个人收拾自己,给端了热水来清洗,却被自己的婆婆骂了很久,说女人生个孩子还要男人来照顾,简直玷污了她儿子的身份,外婆无话,外公也没直接顶撞,而是改成人后默默地照顾。

外公十分自律,上年纪之后他得了老年性肺气肿,却不听大夫的,自己愣是用食疗给自己治好了。六十岁成功戒烟,一年四季遵循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模式。

南方夏季夜间也很燥热,他会一直给我用扇子扇凉风,有时候他睡迷糊了会停下来,我就会哼哼,他又开始扇……

我的记忆里,外公和外婆都是各自睡自己的床铺的。我从小就跟着外婆睡家里唯一一张正儿八经的大床,外公的床铺则是需要每天睡前再拾掇的。两个长凳架上床板,夏季铺竹篾凉席,冬季铺一层厚厚的稻草再加孺子,还要加个汤婆子,厚厚的杯子以及一个高高的枕头,每晚我都会跟他一起铺床,每做完一个环节,就会大声地跟我念叨一遍,有时候我也会蹭到外公那里睡,早上醒来必然是在外婆的床上。

虽然乖巧如我,也会偶尔淘气一下,犯错。他只会面上凶凶的,从不舍得真的教训我,记忆里教训我最肯下狠手的是母亲。有一次实在错得狠了,外公气得不行,直接拿起案头的竹尺,先狠狠地敲了桌子,然后说“快说你错了,不然我这戒尺下面要敲的就是你的屁股了“还作势要来揍了,我那是却是个特别倔的,就是不肯认错,然后外公只是佯装打了几下,戒尺还是没舍得落下来,只跟我母亲狠狠地告了一状,母亲说”下次别心疼,直接下手“,结果外公却回”你倒是舍得,这么个小人儿,下不去手啊。”

可能每个人的记忆里都有一个这样的长辈吧?无底线的宠溺无条件的爱。

三十年过去了,他没能看到之后那座小城和我们家经历的一切,甚至我梦见他的次数都少得可怜。他跟我们告别的方式实在太异于常人,他走之后的几年,他生前住的小屋一直空着,家人甚至把屋子封了一段时间,我上了高中之后,那个小屋成了我的房间。我大学毕业之后,家里重新装修了一下,小屋早就没了之前的样子。

很长的时间里我都不会想起他老人家,人天生就具有一种逃避痛苦的本能,会劝自己生活总要继续,日子总不能不过了吧?会觉得走了的人也会希望我们过得好,但谁知道呢,也没人活过来告诉我们他们到底怎么希望的?

食物不耐受,了解一下?

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是上上周带娃去看某著名中医治疗过敏性鼻炎,以前只要一吃她开的药,鼻子能缓解很多,一停药就会各种发作。

她是跟前一个病人最后叮嘱了一句:去你们当地医院查一下食物不耐受看看。

土著的瘦样子引起了她的注意,嘟囔了一句:“这么瘦,小伙子?”

查完开了药,还跟带的几个实习生说了几句,对我说:“你给他查个食物不耐受吧,看看结果,药吃一个星期,再来开一周的,现在过敏高发季节,多喝一周。”

“食物不耐受(food intolerance)”的检查结果大跌眼镜,平时每天都吃的鸡蛋,牛奶,面包,西红柿(常吃)都在高度敏感且不耐受范围之内!尤其是鸡蛋,数值高出正常值好几倍……

这些食物都不能出现在菜谱上了,蛋类,奶以及奶制品,小麦以及西红柿。Excuse me,我们生活在北方,鸡蛋牛奶不让吃就算了,小麦???那就是:面条,面包,蛋糕,各类烘焙坊里的点心……

从诊室到医院大门,娃默默流泪了至少三遍,我安慰了一番,南方人也有从来不吃面食的,也能过,就是不能再挑嘴啦。娃抹泪点头。【心疼我娃1分钟。。。

面食是北方食物的主力军啊,我家已经开始慢慢地改变食物结构,剩下的一点面粉估计会长期遭冷遇了(医嘱:至少半年避免这些食物,之后再查),大米需要大量进购,幸亏没有对哪种肉类不耐受,而且大豆等食物也不再高敏感范围。

目前执行了两周,情况比之前好一些,但每天还会跟我念叨“好想吃蛋糕,吃批萨,吃饺子和面条……”我拍了拍肩膀,“也许半年之后你又能继续吃了。不曾失去过就不知道珍惜啊!”他使劲儿点头,作为老母亲我真不希望他是这样明白这个道理的。〔- 那你希望是怎么明白的呢?- 我也不晓得……〕

也许是坏事,但也许也能是好事,不管怎么样,娃,我们都会陪你一起走过的!

离婚VS出轨

既然能够离婚为什么还要出轨?

离婚是对当初要相互扶持到老的誓言的破坏,而出轨是掩盖在誓言下的明目张胆的挑衅。

之前看过南加州大学教授的几节亲密关系的视频课中提到,为什么男性在出轨事件中更容易成为被原谅的一方,而女性一旦发生这类事件就以关系破裂告终。这位教授语速很快,解释得十分清楚:人类尚处在跟自然斗争谋取生存权利的时候,女性往往是留在山洞里照顾后代和“家”的那个,男性则是需要出去寻找食物等的那个;试想:男性知道女性在家里不知道跟谁搞在了一起,甚至自己的后代是不是自己的都不能确定,关系往往就岌岌可危,但女性如果知道男性在外留种,但依然拿回来维持生计的食物等,女性往往会选择原谅。

虽然人类脱离山洞生活已经几千年,而且这一百多年来,女性的地位几乎提升到了跟男人平等的地位,但人类的心智发展却极其缓慢,喜、怒、哀、怨四种人类的基本情绪中,仅有喜可算是正面的情绪,其余三个都是负面或带着负面效应的,人类依然保持着丛林生活时特有的警戒性,这让人类在生物进化的过程中得以生存并且发展。

++++++++时间分割线++++++++

写文是因为许志安出轨事件,当时写到一半不知道如何收尾,觉得自己真的就是无语了,而今天再次继续写是因为刘强东在美国被起诉的事情。但刘总的事情说其实是个“嫖”字,跟“出轨”还不尽相同。

许志安也许会得到妻子的原谅(据说是已经被原谅了),文章也得到了他妻子的原谅,但出轨这件事本身的发生就是不可逆的,哪怕是被原谅了,哪怕是痛改前非了,也是镜子上的裂纹,蛋糕上的烛灰,产生了落下了就不可改变了。

大多数出轨的结果就是闹一场之后被原谅(何况还有不被发现坐享齐人之福的),而一场兴师动众劳命伤财的离婚却能折腾掉肇事者以及亲人半条命,舍谁取谁,一目了然。

当然,好像根本问题也不是行为是否被原谅,而是出轨带来的感官刺激和享受,新鲜感带来的刺激,以及侥幸心理都让人对这种禁忌之恋蠢蠢欲动,不是不想,只是没条件,一旦“天时地利人和”了,就一切水到渠成了。

仿佛扯到了无法收尾的地步了,我果然还是不适合这么一本正经地写个“讨伐”文,说起来没底气,话锋也总在变,人大多善变,容易厌倦,就婚姻这件事情上,女人如果真的厌倦不想继续了,更可能选择离婚,而男人则更可能选择出轨吧?

如果出轨这样的事情可以算作在地狱里需要受罚的一种的话(算作通奸?),那一生这么长,地狱到底多大能装得下所有的罪恶?

算是困惑吧

许久没有写过“极简”相关话题的日志了。

极简就像减肥,需要不断地自省自检。家里的“垃圾”就像身体的“赘肉”,每天可能都会产生,须得每天不断地清理消耗,一天不清理也许看不出来问题,但几天积累就能清晰地看到自己到底“懒惰”了几天。当然垃圾清理起来比赘肉简单很多,几个垃圾袋扔出去就可以,赘肉处理起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

厨余垃圾有“堆肥”处理的办法,这对住公寓房而言最大的问题是去向,再大的阳台种菜也用不了大桶大桶的肥料。若是有个大园子,这倒是个好主意!

生活垃圾中最苦恼的是塑料袋。超市购物时,不用塑料袋称重超市不给打码,为了省塑料袋让几个码打一个塑料袋上也不行……倒是些小的蔬果便利店,称重之后直接结账,完全可以用自己的布袋子。去大市场买菜,摊主倒是乐意,还能随口赞一句“您还真环保。”

但家里其实“断舍离”还没有完成,有几个应该处理但尚未处理掉:

  1. 多年前累积的DVD和音乐CD
  2. 各种数据线和电源线
  3. 去而复返的各类彩妆用品(这一点很迷,我平时并不太化妆,但每每断舍离掉了之后,她们又会悄密密地又回来了)

还有几个因为爱好而累积的:(没有一个爱好不是坑,越玩会越深陷,也会不断投入精力和金钱……)

  1. 各类编织类相关工具,编织针,钩针;各类编织线,奶牛棉线,羊毛线,羊绒线,驼绒线等等
  2. 各类手帐周边。各种笔(仗着自己的字尚且能看,给自己买过的各类笔太多了),各种装饰胶带,各种印章和印台,以及各种类型的手帐本子,活页的,定页的,手帐封皮(曾经从荷兰以及土耳其买过,还被税了……)等等……

有时候也想,如果我的家也象《我的家空无一物》那样,上了年纪,孩子也成家立业有了自己的生活,偌大的屋子就剩下老两口(尤其是其中一个走了之后),每天的日子会过成什么样子?虽然极简生活初衷是要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其实大部分时候那种囤积欲会复劈也不过是受到小时候生活习惯的影响导致的。

当你老了,当你无法象年轻时候那样地折腾时,要如何生活?要怎么打发一天二十四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