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有点大事

寒假来了,春节来了

已经是深冬了,感觉自己应该写点什么纪念一下,寒假已开始,疫情依然不消停,但有些事情,你总是要做的,无论外面的世界是怎么样。

前几天帝都大雪,行道上都铺了不少“融雪剂”,下意识觉得这个对鞋底不太好,就还是选择走雪地上,“咯吱”“咯吱”踩起来才有真的冬天了下雪了的感受。

家里来了个新人:辟邪,一只布偶猫。确实智商不太高,有些事情教很多遍也不会,比如不要进厨房,不要进洗手间,不要进我卧室!他依然最喜欢在我忘记关卧室门的时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窜进去,然后看我进去抓他,跳上床,再窜出来,在门口看着我,张嘴打个哈欠。他记性也不太好,前一秒还在追着玩的逗猫棒,他下一秒没看见就忘了这事儿,转眼玩别的去了,智商不太高,记性也不大好,夜里还能在客厅跑酷……哦,对了,确实是一个行走的蒲公英。

你们寒假有什么计划?

时间都去哪儿了

这是一篇回应“青山绿水”的日志“卸载手机上的游戏之后我在想什么”的日志。

没有抖音帐号的我,可能常常被“流行”和“年轻”甩在后面,去年下半年又把微博帐号给注销了,去年十一月开始又阶段性的关闭朋友圈——这次是连分享音乐这种几乎没人在乎的事情也没做了,以前我还挺喜欢分享听到的爱听的音乐/歌曲的。

极偶尔回去看一下自己十分心水的几个微博,主要是看脸去的,也会看看他们的近况,曾想过要不要注册一个号,又想,有心就打开微博搜到了再看。

部分原因是极简生活给我的改变,极简小组有个帖子问:“极简鹅们,你们极简以后多出来的事情都用来干嘛?”这个问题对于盲目跟风的极简/断舍离人群来说,直击灵魂的问题,也会劝退很多人。你极简的初心决定了你的断舍离可以走多远,可以多久不反弹。

可能现代人的生活里有相当大的时间比例是用来工作挣钱的,还需要花时间来维持人际关系,

手机上的游戏或者娱乐杀时间的app,卸载了只是个单纯的行动,情感和意志都有可能让你轻松地再次点击“安装”,妥协的结果可能是变本加厉地更加沉迷。

没有这些“帮助”你杀时间的东西之后,那些被拯救的时间可以用来做什么?不提整段整段的空闲时间,任何形式的等待时间,都被“手机”填满了,游戏、新闻、短视频等等,刷之不尽。

可核心问题依然没有解决:时间到底用来干嘛?去做真正想做的事情!

——好吧,我招了,其实我就是不知道自己真正想做什么才想办法杀时间的,你让我把时间极简出来了,这不是逼我回到之前的要面对真正的自己的窘迫吗?

找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这本来就很难,加上每天泄洪般的信息流量,基本上一天下来真正属于自己的时间和空间都非常少了。

先把自己的时间留出来,安静地喝茶/咖啡,可以是发呆也可以是思考,集中精力做一件事情。——这本身可能就是一个挑战。然后坚持将这件事情做下去。

W48の碎碎念

随波逐流是大多数人的状态吧,毕竟就算失败了那也是外界环境造成的。(2020.11.24)

♨ 就在我鼓足力气要大淦一番事业的时候,没有原材料了,我就很尬,不知道这会儿去“摸鱼”会不会被自己的良心谴责呢?(2020.11.24)

♨ 现在的翻译还有人工市场吗?大家都喜欢的流程是:直接用软件,输入然后几秒钟输出,拿到一段自己也看不懂的鬼东西,再来找人工校对?WTF,嫌弃译员成本高,你知道一个好的译员需要多少知识积累吗?你知道需要投入多少时间和精力去学习和提高吗?每一个劳动都值得尊重。(2020.11.25)

♨ 告诉我,晚上八点到十点,你在做什么?(2020.11.25)

♨ 也许只配做没有感情缺乏想象力的妥妥吃货一枚,哦对,还每天坐着想为什么我那么胖。(2020.11.26)

♨ Sometimes it’s not about what you want to do, not mentioning that you might not know what you want, it’s really about what you can do and what you have been trying to do. (Nov 16, 2020)

♨ 每天都不够睡啊……(2020.11.27)

♨ 每天的午饭也许值得记录一下吧?嗯,已经有好几个图片了,专门开个“一人食”哦~(2020.11.27)

♨ 也可能只有活到一定年纪才会体会到,每个人都是见一面少一面的。(2020.11.27)

W47の碎碎念

➤ 昨晚遛弯,空气里满满的都是焦糊味儿,雾霾警告指数已经到了橙色!十字路口多了好多烧纸的痕迹,十月初一,应该是送寒衣了吧?2020年眼看到尾声了。(2020.11.16)

➤ 收到双十一的单,HOBONICHI5年文库本,看着封皮上的5年手帐,2021~2025,突然想时间就停留在这一刻,不想回到过去也不想去到未来。(2020.11.16)

➤ 非常感谢旅行漫记的Yan帮忙弄好了存储功能!还增加了图片水印功能。

➤ 想象力这样的东西怎么能被逻辑伦理这样的东西框住?

➤ 活得越久啊,遗憾的事情就会越多。

➤ 更新“澳大利亚”的游记图片,这样的“复盘”还可以再来几次,复盘的时候能够将之前的记忆一点点找回来,当时的事情和人,都仿佛还在眼前。

六百年沧桑

紫禁城建成600年了,从明朱棣皇帝开始到今年整整六百年。当然不是第一次去故宫了,这国庆前后,去了两次。

游客明显比疫情前少了不是一点点,因为可以拍到无游客的景点图片,这在故宫这样的地方是少见的。今天再去,跟商铺员工聊了几句,“人少了太多,以前十月那人都只能挪步走,哪像现在稀稀落落的没几个?回不去咯!”语气里颇有些感慨和遗憾。

也不知道该在这篇日志里写点什么,毕竟偌大一个紫禁城搁那儿就是个不容忽视极其张扬的存在。

昨天又去,觉得整个紫禁城的旅游服务十分到位,许多地方都设置了供游客休息的长椅,大多数人也都很自觉地带走自己的垃圾。还有专门的“儿童体验馆”,甚至又导游带着一群4-6岁的小朋友在游览,导游手里举个牌子“朕的小时候”,字体活泼,色彩搭配却很庄重,并不是协调,真好!

关于故宫的传说和故事很多,也有很多都被写到了一些灵异小说里,也曾听过亲历者的讲述,颇为奇特,有时间可以写个日志分享一下。

不废话了,上图。(要赞一下华为P40 pro的超广角,直接碾压单反啊!)

这是午门城楼上看到的斜角,总感到图片中透露出来的一点点萧肃。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