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谈谈人生

[小时候]淘米做饭

小时候,母亲会在节假日时,让我参与到家务劳动里,比如淘米。

淘米这事儿在现在比以前简单容易。以前的大米在淘洗之前需要先把可能混进去的未脱壳的稻子或者小沙粒,稻子倒是能做熟了吃,但会拉嗓子,小沙粒则可能膈牙。

我很喜欢淘米,先摘干净了之后,用淘米工具开始淘洗,一会儿水便呈现白色的,象炖的鱼汤或者牛奶,仿佛手放进去就也会变得更白皙些。

母亲的习惯是要让米在水里泡个把小时,让米吃透水,再上锅,在电饭锅普遍使用前,煤炉是做饭的唯一能源,我记得需要等水差不多快烧干了的时候,为了米饭受热均匀,需要不断改变锅底接触热源的位置,小时候这个技术对我而言,相当困难,观察过母亲好几次,渐渐地掌握了技巧,但不久之后,就用上了电饭锅。

那时候母亲总说:“休息在家,没作业了,就帮着干活,别懒着。”说归说,我这个女儿依然是家里最闲适的。

哪有什么没你不能活

猴哥说,“师傅就是个无边无际的彻底的浪漫主义者”,虽然我不太喜欢无边无际这个词,但是可能她说的没错。当然她还说过很多我不喜欢但可能是事实的话,但到底是我的喜好重要还是事实重要呢?这不是今天的重点,下次再说。

起初追这部剧是因为大家说,这部剧甜到齁了,就是一部教你怎么谈恋爱的剧!什么恋爱前的小暧昧,什么恋爱后的小眼神,时时处处都透着一个字“甜”——虽然也隐隐含着一点点危机,但整体就是各种甜腻到家。[#看着看着我想了想自己以前的事情,嗯,还蛮无聊的……#]

所有的纯甜纯爱都戛然而止在让女主母亲知道了恋情那一刻之后,简直是“天都塌下来了,你怎么还能踏实坐着喝咖啡呢?”的女主妈妈,不停地羞辱自己的女儿,男主以及男主的姐姐也即女主的好友,曾经这对姐弟是这家常来常往的“好孩子们”,不被父母祝福的“恋爱”到底有多难坚持?人们总说“没有赢得过儿女的父母”,这话似乎在中国也流行,可真的,当你将一个自己喜欢的人领到父母面前告诉他们这个人是自己喜欢的你想要和TA在一起,而原来在父母的眼里是那么一个“不堪”的人,这种失败感挫折感可能会让人直接怀疑人生了。

分开的两个相爱的人,再次相见,是什么场景?就是鼻子一酸,眼泪可以瞬间涌出来,滚到鼻翼附近的程度,根本不可能问:好久不见,你过得好吗?那一刻根本不想说话,只想好好地看着这个人,看到TA重新又出现在你的眼前,TA是不是跟以前一样?所有的感觉就是他还是那个自己爱着的人啊!那种问题只有经过刚才的那些心理过程冷静之后才会问“你过得好吗?”。

男主和女主三年后的重逢也许也是这个基调吧,不想回到交往之前的状态,无法看着曾经那么跟自己那么亲密的人突然变成了一个见面时点头微笑只说你好的关系……

今天520,看完了大结局,最后也就3分钟的甜蜜,这根本不能给眼睛消肿啊!

———-时间穿越门至5.21———–

夜里醒来听见雨声,晨起去楼下散步,浓浓的泥土气息扑面而来,因为关节的伤,走路姿势依然奇怪的我边走边听家乡戏,昨晚睡觉前唱了一段,今早看上了日榜首!但其实这也没什么,我练习英文歌唱了十几遍也就是70-80分的水平,家乡戏几年未唱,倒还能信手拈来。

Happy ending只存在与故事中,现实里的永远是没完没了的重复和轮回,直到咽下最后一口气,所以一天没断气,就得努力地活下去,太阳底下无新鲜事吧?所以,今天也要努力地让自己好好地活着哦!

是你看错了人,我们才是对的

一部旧剧,2008年出的,已经十年过去了,依旧很多人会重温《家门的荣光》(有关男主的绯闻之类的,我选择性失明失聪),很少能让我不断重温的韩剧,男主女主的感情经历值得好好说一说(“江丹恋”),但这一篇日志想说的是剧中女主的“姑奶奶”的事情。

姑奶奶年轻时候爱上了一个人,这个人因为种种原因,拿了姑奶奶家给他们出国定居的钱杳无音信消失了,但女主的爷爷也就是这位姑奶奶的大哥哥以及她的父亲选择了不告诉姑奶奶事实真相,他们一力承担了“棒打鸳鸯”的责任,姑奶奶后来的人生一直没有嫁人,也一直为此怨恨着哥哥和父亲。

直到这个人(渣)二十年以后回来了,想要从姑奶奶那里再骗钱,爷爷出面,事情才最终被揭露,姑奶奶问哥哥,当初为什么不说出真相?爷爷说:“只想让你怨恨哥哥和父亲就行了,那个人毕竟是你爱过的人啊!”

瞬间泪目,爷爷是真的在照顾妹妹的感受吧,而不是证明“你看,是你看错了人,我们才是对的”!

我想真相揭露的一刻,或许姑奶奶对渣男以及家人都有怨恨,不该让自己记住一个渣男这么多年,可是有这样的家人,总好过当时不但要面对爱人的背叛还要面对家人的“无形指责”来的好些吧?

 

善恶自辩

昨天偶遇在“单向空间”做分享会的《鸠摩罗什》作者,我是半道加入,只得在后排站着,除了与一起分享的几位大咖们聊到了那段历史,他提到了近期热议的一部电影,他持自己的观点,认为片子对“善”的处理不够,也即善并没有被张扬,反而是恶的人倒是活得津津有味。讨论的时候有人表示疑惑,“现在的事实就是作恶的反而可能幸福地生活,善良的人很可能过的不如他们。”

观影时,我并没有想到“善”或者“恶”的问题,只是透过镜头在看导演眼中的那个时代以及那个时代下的人们的“爱恨情仇”,为主人公的遭遇感叹。

《鸠摩罗什》的作者是位看上去五十多的男子,并未明显秃顶,就那部电影他特别认真滴提出了“善与恶”的问题。只能说那个时代下善与恶都被解读成了另一个模样,那个时代下的人可能本身就是“惊恐”的,惊恐于不知明天什么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以及亲人身上,是否会被逼迫要于至亲划清界限,是否会被一些莫须有的罪名砸下来从此命运改写……在这样的氛围中,来谈善与恶,岂不有些奢侈了。不评价不参与已经是最大的“仁慈”。据说原著里对恶和善是有明确的“福报”的,王小波的作品里并不难发现善与恶。

作者分享到了自己写到鸠摩罗什第一次破戒时,搁笔了近半年。他到处收集史实资料,发现很多法门中人对他的破戒多为唾骂与不齿,认为他破坏了佛门中人的美好德行和名声;而多数居士或者红尘中人却认为他破戒正说明了他生而为人尚未丢失人性。不过作者显然是认为鸠摩罗什到底还是个人,于是拿了地藏王菩萨的“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誓言来佐证,他道:“佛有很多分身,也许会化身为普通人,甚至乞丐,妓女,盗匪等等用自己来教化众生,反而是所谓“高高在上”的我们是需要被教化的那一拨。”

也许我们都太适应网络时代的各种“高速”,快速提交快速获得答案/结果,但实际上很多事情尤其关于人心的,也不是那么快就有结果,所谓真相也不过是一部分人的真相,就像僧侣们会执着于鸠摩罗什破戒的事而我们会在意所住所行所食所穿的高下一般,谁又知道鸠摩罗什即便破戒也依然可以翻译出那么多的佛经,谁又知道自己百年以后,到底“葬侬知是谁”呢?

我不大好

这个春天——注定会命运多舛。

离职似乎已经是遥不可及的事情了,细算起来也不过一月有余。深深滴记得离职那天,走在寒风潇潇的路上,不顾行人偷来的诧异眼光和我脸上的妆,我哭得稀里哗啦。闺蜜惊异地说:你还是离职离得太少!而只有我知道,我这一走,不仅仅是离开了这个岗位这个公司,更可能告别的是由来已久的“舒适圈”。

被人赏识是一件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尤其是对我这种不会宣传包装自己的人来说更是。原公司的老领导将我召回去上班的时候,正是我在就休养了三年以后最低谷的时期,雪中送炭的恩情让人难忘。被新东家招过来也是冲着一些可发展的机会,但未来会如何,谁能知道?

这个舒适圈,我稳稳当当地躺了好几年,虽然是重操旧业,但却再也没有能回到三年休养期前的辉煌,这一点我心知肚明,旧有的辉煌和业绩只留在了历史里,重新回来的我根本找不到旧时的客户群,建立新的关系又何其艰难?只能苟延残喘地吃老本,离职的原因虽然并不是因为我的业务,而是公司的整体业务难以维持,继续在这一行当下去,我也并没有什么优势了。

新的公司是个初创公司,各方面都需要操持,跑银行税务自不必说。团队建立尚在继续,业务机会不少。对于一个已经四张的人来说,重新开始似乎晚了一点,而我也只能随着命运的起起伏伏。以前并不相信有命运这种东西,相信自己可以改变和创造命运,现在只会觉得那时候的我——真好,还会相信这些说法。命运就是个——你进他退,你退他进的东西,就是个在你觉得自己无路可走的时候假意拉你一把,又在你觉得顺风顺水的时候,给你当头一棒的东西,就是个爱开玩笑又不知时机的东西……

前几日看《意外空间》,这真是个好片子。将生命是一种无意义的重复的这层意思体现的淋漓尽致。当然重复的不仅生命,还有历史还有……尼采说,整个世界就是无限的轮回,这话深得我心。眼看春天到了,枯了一冬天的草木都绿了,这难道不是一种重复吗?

看了猴哥的“你还好吗”一篇,突地就行云流水地码了这一篇,以作应答。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