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聊聊闲话

重看《妖猫传》

当时看,也许只是看到了极乐之宴的奢华和奇幻,真真假假的让人迷醉,着实情节没记住多少。似乎评价也是褒贬不一——贬还要多一些吧。

始于《长恨歌》,终于长恨歌。诗人看世界可能永远用赤子之心,所以才会那么笃信“爱请”。马嵬驿,也许贵妃不必赴死,皇帝真能爱美人不爱江山,那在成全一段佳话的同时也许记录史迹的官吏们笔下不知道会将他写成什么样的皇帝:荒淫无度,昏聩至极等等吧,但他在位的时候大唐何其繁荣昌盛,引来四海八荒的朝拜和敬仰,就真的个那八个字不搭界吧?

也许那样能成全了玉奴和三郎的爱情吧。但我明明是想说“一定”的,但哪怕是君王也有不能为所欲为的时候,所以才会有跟所谓的“谋士”的密谋,如何让这段感情或者说关系有一个看起来尚算体面的结局,但聪明如贵妃,又怎会不知?只是心疼那一双青葱的玉手划过石棺留下的斑斑血迹。

身为皇帝的他在没有了权势之后,还能成全爱情吗?

很多故事里都提到,贵妃有可能是跟着东瀛人离开了大唐,也有某岛国有贵妃的墓穴(?),不管是不是真的,也许这个故事更多的是想要让后来出现的明媚少年,承担起了“救赎爱情”的重任,一腔赤子之心守着已死的贵妃多年,是爱情吗?我也不晓得了,但它既然在人间流传了这么久,总会时不时让认们看到它的踪迹,在人们以为抓住它的时候,又悄然消逝。

PS:①我修改了豆瓣评分;②张鲁一演得玄宗真是恣意潇洒;③张榕容某个角度看着挺像男孩子的;④还相信爱情吗?信。只是也许你会遇到也许遇不到而已

2021的第一个1/4

2021年,转眼就过去了四分之一。

感觉自己仿佛过了个寂寞,忙忙叨叨,到最后却什么也没看到,猴哥说自己心性不太稳,其实我又何尝不是,能稳定地呆在博客,可能是没有太把它当回事——若激情尚在,可能烧完了就歇菜了,那几年热衷于博客的时候,可能是潜意识里转移焦虑的一种方式,现在根本不会在意自己博客到底什么样子了,那时候可是执着于css之类,相当不能自拔。

这四分之一年里,似乎完成了一些任务,但好像后继乏力,每天早晨醒来的念头就是:这一天要做点什么,然后到晚上会想,为什么一天啥也没干?——可能就是养膘了。

每天关心国际形势,关心一堆似乎跟自己没什么实际关系的事情,会时不时谴责自己,明明可以关心多一点自己的生活啊,但这生活——

能量也是一种消耗品,可能爆发完了,就歇菜了,可能会对自己说:算了,就这样吧,你不就是这样的吗?没什么大出息,最后也不过是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吗?一边努力告诫自己不要那样不要那样,就真的挺可笑的。

生活比故事残忍的地方是,你不能快进,不能跳到结尾先看结局,也不能拉进度条,必须一餐一餐地过,一夜一夜地熬,时不时可能那个终点就会模糊起来……

一生中可以记住多少人

今年无法跟远在老家的亲人团聚过年,这几天视频和语音消息也就很频繁了。跟我妈聊天,说到最近刚离开的某位音乐人。

其实之前他的歌听得少,最耳熟能详的是《大王叫我来巡山》这一首,这几天被《送你一朵小红花》洗了脑了,跟母上大人得瑟我唱的版本,母上大人竟然也知道这位大眼睛的音乐人。她没听过这位的歌,但是他最后的那篇短文,母上大人看得十分感触,可能更多的是对生命离开的一种惋惜。

时时刻刻都有人诞生也有人离开,生命选择了“发展”就要面对新生和死亡。可能最大的焦虑就是,“有人会记得我曾经来过吗?”他说他从小喜欢下雨天,以后如果下雨了,就是他来看大家了,这真的挺温柔也很伤感,诗人多伤感吧?他们比其他人更为敏感,更能感受到周遭的一切些微的变化。

被推荐B站网络春晚上一个平均年龄74.5岁的曾经的清华学霸们的《同一首歌》和《少年》给打动了,一辈子奉献给了事业的他们,依然希望不要被忘记。但通过那一张张岁月留下痕迹的脸上,仿佛真的能看到他们当年意气风发地奔赴祖国各个岗位并且为之奉献一生的风华!上一代人留下了一些什么,好让下一代人继续前进,进而看到整个社会都在发展。这是任何一个选择永生之物都不可能创造和感受的,这也正是生命精彩的地方吧。

但是发展的另一代价就是大家只会在前人的成绩上继续前进而让前人“失落”在历史的长河里吧?也许是另一种方式被记住,比如在孩子们用稚嫩的童声里:“静夜诗,唐,李白,……”比如在烟花绚烂的夜空里——当然很可能很少人在这时候去想起火药是中国人发明的,而欧洲人却用来制作枪炮反而攻击我们——歪楼了,哈哈哈~~~

有时候会想,即便记住了又能如何呢?小时候不明白生命因为有限而美丽,长大了才慢慢知道,所有前人留下的东西都深深地刻在骨子里,荣格说那是“集体潜意识”,是另一种形式的被记住!

我一直笃信,最后所有认识的不认识的人都会在另一个平行世界里相遇,那里有所有的人,我们渴望记住的,记住我们的,都在。

以上

这瓜好大,得慢慢吃

这几天,吃瓜群众已经提前过年了,流量明星们也是十分给力,不禁看天感慨:原来不仅当普通人难,当个明星也很难啊。(为了不蹭热度,我是憋了几天没写blog)

代孕这事儿,我了解了一下身边人的看法,大部分还是持否定态度的,更有人认为必须抓到一个杀一个的地步!但是也有人觉得,有人出钱有人出力,还能解决传宗接代甚至是人类可能面临的人口下降问题,至少黑市已经存在了吧?

我一个人可以接触到的面毕竟是小的,想来大千世界里,对这件事情的看法就更千奇百怪了。

代孕这件事情可能放在普通人身上,会有人“理解”——想要繁衍却能力不够,退一万步说,这好像也说得过去,由于自身能力的缺陷去求助于“高科技”,其本质还是要由另一个个体来完成的。算是一种弥补遗憾的办法。

无论如何,ZS是女性,这么说容易造成性别对立的争议(虽然我一直认为性别本身就是对立的),但我不想打嘴仗。女性有权利选择生育与否,生育本身不仅意味着那40周,还意味着接下来孩子的抚养和教育,都是父母双方的责任。可能有的人选择不育,个人认为无可厚非,人生而受苦,不把另一个个体在没有通知的情况下带到这个冰凉的世界,也是另一种慈悲。

但是如果选择了要孩子,还是用这种代孕的方式,作为一个正常的成年人是需要深思熟虑的,做出了选择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后悔了!?对生命也是太不负责了。接下来的事情自然从当事人的角度来理解也是符合她自己的逻辑的。

然后是花花和张,这瓜不如ZS的刺激。我的个人看法,花花是配不上张的(如有花花的粉请不要杠,这只是我的看法,你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喜欢你们的爱豆)。其实,两人感情好的时候,水到渠成做些亲密的事情,但有了孩子在国内也是可以“打掉”的,这也是某妹子认为“这孩子打不掉TMD烦死了”的原因,生下来了就得自己或者两人一起负责,现在单亲妈妈吗也不是少数(这么看来,社会对女性还真是苛刻,一个单亲妈妈混生活多难?而她们其实是在为社会的延续做贡献啊,社会怎么回报的?),却又要曝光到大众眼前,也是不太理解张碧晨的逻辑。

据说浪姐2开播了,我对综艺没太大的兴趣,可能我是那种自己跟自己就玩得很快乐的那种人,每天自己的事情也忙不过来,根本无暇顾及别的,只是代孕这事儿有点“超纲”了,再加上弃养,不免想要唠叨两句。

以上。

再见,2020

再艰难的日子也会一分一秒地过去,当然快乐的日子也是一分一秒过去的,时间是个毫无感情机器。

总结2020,真的一直在我的日程上,但也一直推后,这不是不舍得,而是这一年有太多的事情,不知道怎么总结。

2019年的时候,谁会想到2020年会这样呢?一场全球范围内的新冠疫情爆发,大家不能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我们的耳朵也发展了新技能:挂口罩!刚开始带口罩的时候,耳朵生疼,渐渐地也习惯了吧?也许经过这场疫情,人类也能发展出一个具有强悍功能的肺呢?

2020我依然在叫嚣“极简生活”依然在“断舍离”,也许日子就是在这样不停摇摆的过程中就消耗掉的。衣服没怎么入手;换了一个笔记本(Thinkpad X390)主要任务就是看视频,文字编辑和一点点图片编辑,后来加上了字幕压制,完全够用了;下半年换了手机,被吐槽,就玩连连看的人用P40 pro是不是有点浪费?

这一年不那么高产,很多事情依然拖拖拉拉的,没干完;手工方面的好消息是一直有进展,搞完了一件毛衣~,打算再给娃弄一件。

下半年终于开始真正地“一人食”了,一个人炒一个菜,一顿吃完。

2021年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并不期待也不拒绝,日子总会一天天过去,时间是个没感情的机器。

P.S. 祝你们一切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