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聊聊闲话

W46の碎碎念

【其实每天片段式的念头很多,一转身就忘了,随着年纪慢慢变大,要培养一个新的习惯了,随时记下想法/念头。】

  • 在追一个有声小说,但想弃了,也不想再重新追新的了。个人看法:作者已经写的完全放飞了自己吧,想问:初衷和结构还有吗?或者你自己也不知道都跑去哪里了?(2020.11.11)
  • 第一次在双十一的时候跟了风,只能今天付款。Hobonichi的五年日志2021~2025,优惠40元,附赠垫板,文库本大小。去年想入的,但去年入的话是2020~2024,看起来怪怪的年份,想入的时候已经年底,到手的话,前面几天是用不上了。(2020.11.11)
  • 今日又看到有人提到了那个德国老太太(写了”Living without Money”的女子),退休金捐了,自己也不花钱,到处流浪的活着(挺像吉普赛人的理念的)。人的选择大多来自经历和教育文化影响,目前我们的教育养出来的多数是兢兢业业被剥削的产品,而不是一个个鲜活的个体。

本片不太值得一看

【备注:本片虽然不太值得一看,但文中有剧透,介意者可以点击左/右上角×关掉窗口哟】

中午休息了半小时,醒来的时候迷迷瞪瞪的,关了闹铃,然后又躺了回去。

脑子里浮现的都是睡前看的一个“下饭剧”《唯一的受害者》。觉得虽然后面有一段黑底白字的“陈述性句子”让我觉得不太舒适,其他部分拍的倒还不错,虽然有一点点拉了进度条,整体很紧凑也算是一气呵成了。

但躺着的时候想,怎么会是多重人格?明明就是妄想症患者啊!豆瓣有人说”抄袭“了,但我觉得这跟当年的《致命ID》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多重人格的定义,大家可以各种搜索查到其定义。而女主很明显没有被其他人格控制或被主导行为,从始至终她都是所有针对的对象都是嘲笑过她的人(除了双亲),她在幻想里将那些人要给个杀死,心中的执念还是弟弟。弟弟的存在一直是她所有幻想的伴随状态,她的世界里,弟弟从没离开,一直跟她一起生活。

她在”正式“跟弟弟告别了之后的自我对话部分,还挺迷的。恐惧像是小怪兽,奥特曼随时要出击的意思啊!但难道在人类的心理世界里,不该是奥特曼带着小怪兽一起做游戏吗?

当然扯得厉害的是用来治疗的”仪器“搞得像个科幻片,这样进入精神世界的方法,有经验的催眠师以及十分配合治疗的患者的合作就可以做到,就算是《盗梦空间》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科幻“的东西出现,只是有些类似麻醉剂的东西配合而已。

所以整体片子我觉得鉴别诊断期便有了分歧,然后手段还依托了“科幻”,最后的交代更有点故弄玄虚。

想到这里,我突然有种自己身在何处的迷惑。我不会把自己也整分裂了吧?赶紧给自己敲了敲警钟。想起来生活的一地鸡毛居然松了一口气,还好还是那个焦头烂额的我。

(说明:以上内容中鉴别诊断的妄想症系个人观点,有心理爱好者,欢迎扔过来你们的看法,但我捍卫自己的观点,嘻嘻)

观影难度五颗星

带着无比激动的心情去看了《信条》。可能刚开始太用力了,后半场有点乏力。

整体观感,我的智商一定是在进场的时候被发射去了外太空。(当然,现在应该已经落地回来了。),如果前50分钟还能跟得上故事的节奏,后面就是被导演拽着各种专场,看着形形色色的人在说一些奇怪的话做一些奇怪的事……

其实《盗梦空间》还是很好理解的,一层层的梦境关系毕竟很多人有过切身体会,时间按照累积计算也在常人理解范围中,只是需要转换潜意识的模式和方式就可以了。印象深刻的是,Cob带着那个小姑娘造梦师在梦境里,巴黎街头的水果店咖啡店瞬间变成了各种高射炮发射水果蔬菜等等东西的时候,视觉震撼还是很强烈的(当然后面把法式屋子反转过来盖在另一栋的屋顶上就更刺激了,这想象力张扬又仿佛在情理之中!)。

十年过去了,诺兰觉得这样的冲击力已经没意思了,他需要将时间翻转过来,对,是的,让高射炮的射线转向自己!!所以你先看到的是炮弹痕迹,然后才是射程到最后回到射堂内!别晕,这是在跟时间玩游戏。跟普通的穿越压根不是一个逻辑。

但是,我们习惯的是什么?是穿越,是切到时间线的某一个点,然后顺着原有的方向继续走,这是穿越。逆转时间是——让时间向后转然后流动。

当然他还提到一个因果关系和时间关系的问题。时间关系又是因果关系,就是没有时间就没有因果,想想也是,你看到苹果在桌子上,是因为之前有人把苹果放那里了,如果你抹去了时间,那就这个苹果是不是在那里就很,,,随机(随机也是时间概念?)了?天,我在说什么?

这些年虽然年纪有了,但去影院观影一直是我喜欢的方式,所以在影院的状态一直很饱满。这片子的后半场,让我不由自主地开始上眼皮接下眼皮,跟不上导演的智商,配乐又显得极其催眠……努力睁开眼睛看到有观众到一个半小时开始离场,坚持到最后的可能一半吧。

以前一直是给剧情打分,好的五颗星,甚至满天星。

这回要给“观影难度”打个分,五颗星。

PS:女主的身材堪称全剧担当,一米九的身高,大长腿直接SUV后座用高跟鞋撬开驾驶位的车锁(对角线位置哦)!又是金发碧眼的美女啊!!

——————9.7补充——————

记起来,出了影院有点懵,上滚梯的时候恍惚地想,电梯这个方向上去对吗?会不会往后退?要是退了,我可怎么回去?是不是要进入一个什么机器装置才能回?……无数个问题闪过,还是被推着购物车的阿姨一声大喝给惊醒了,“会不会走路?智商有问题吧?”

艹,尽说实话!!

虚空的召唤

眼看就到了月底,这个月产出十分可怜,就跟我银行卡上增加的数字一样惨兮兮。

前几天情绪崩溃,产生想要从摩天大厦上跳下来的冲动,当还要除去那天自驾去了“草原天路”的高地现象(法语成为l’appldu vide译作虚空的召唤),有兴趣可以搜一下,就是人在某些空旷的高处会产生想要纵身跃下的错觉。

崩溃的原因很多,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孤独感。这么说可能显得矫情,我有那么一刻特别理解那些看透了生命的本质无法接受然后选择自我了结的人。之前看哪本书来着,生命开始前和结束后的的部分用图像表示是黑色的,只有生命这一段有光亮,仿佛是黑夜里的一盏灯,然而这个过程是线性的,你无法跨越时间线穿梭在生命的前后。有人说,这样才显得生命的可贵。

嗯,生命是可贵,但作为一个人,经历期间的时候,能体会的太多,悲欢离合喜怒哀怨……每个人都在努力地让自己的生活看起来不错,为此不断挣扎尝试,害怕退缩。

虽然在很多年轻人眼里,我这把年纪已经可以成为老太太了,但细算余生还有几十年(如果哪天遇到车祸或者大病那就另算),总要给自己找点事情做。那天看到左边的一篇日志《最糟糕的事不是一个人孤独终老》,题记的话:

曾以为世界上最糟糕的事,就是孤独终老,其实不是,最糟糕的是与那些让你感到孤独的人一起终老。

其实你更在意现世的温暖还是精神的富足?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说什么,先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