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漕河

小时候住在这条漕河的附近,漕河是京杭运河的支流,古时候它运着我们当地的一种黄酒进京给明朝的皇帝享用的。后来也是运输的要道,记忆中的水运码头离家比较远。漕河曾经牵连着小城的经济命脉。

小时候最喜欢的事情是外公领着我去桥上看船队经过,一个船队多的有十几艘船首尾相连,装满货物时船线压得很低,感觉甲板上要进水了,卸了货船会轻飘飘地浮在水上,雨季时候船顶棚能高过沿河路的路基。

遇到下雨天,撑伞也要去看,傻楞楞地看船队经过,大部分时候是单向的行驶,偶尔有相向的,那就是特别精彩的时候,看到首船会稍稍转舵,还会鸣笛,每到这种时候是我最兴奋的时候,可能我默默地期盼过它们会相撞?

有时候会看到船上人家的日常生活,孩子在船舷上嬉闹,大人们在船尾棚子外做饭,如果是清晨还有人家会将夜香倒进河里。那时我问外公,他们怎么不倒去厕所?这样会弄脏河水啊。外公说,他们就是生活在船上的”船上人家“,他们不上岸。小时候不能理解有人会愿意一直漂着生活。

工作后有一次出差在荷兰阿姆斯特丹的河道上游船,觉得这河道还不如老家的漕河宽,也有船上的人家,夜色笼上来的时候,房间里开了灯没有拉窗帘,看到有男主人在沙发上看书,女主人在厨房忙碌,孩子在地毯上玩耍,没有装货的露天船舱,船就是他们的家,原来不为生活所迫也会有人选择这样漂着生活的。

家乡的雨季是在6-7月,记忆里最严重的一次水患是90年代初期。大雨倾盆下了好几天,漕河的水就涨了很多,漕河水几乎已经齐岸了,船高高地浮着跟建在了陆地上似的。桥洞也没进了水里。

到学校有同学说,河的西段,水已经漫过河堤,淹没了沿河路,有人夜归失了方向,朝河中间骑了过去 ,再没能回家;有人经过北新桥看到了一团黑乎乎的絮状物飘在靠岸的地方……

还有同学请假了,因为水淹了一楼,没法出门了;有同学是划着家里的大木澡盆来学校的;有一同学说家里的鱼塘都发水了,养的鱼和虾都跑了,这一年没什么收成了……

小城很多行业是靠水的,他们靠养殖鱼虾蟹为生,父亲的一个朋友也一度以此为生,后来年纪大了,孩子也不愿意继承”家业“,鱼塘盘给了别人。现在很多人靠这个发家致富了,出的蟹虽然不如大闸蟹那么有名,但也有鱼肥虾美蟹鲜的好营生了。

那些年工作出差的时候,也在塞纳河边散步喝咖啡,看情侣们在河边聊天亲吻,和朋友一起在桥上发愣,在莱茵河边看健身跑步的人们来来往往,在瓜达尔基维尔河边( 西班牙语:Guadalquivir )的塞维利亚老城区里溜达,参观斗牛场……再回到老家站在桥上看漕河水,看来来往往的船只,不禁生出点感慨,河水亘古不变,变的岸上和水上的人们、他们给世界带来的变化以及他们的心的变化。

[小时候]漕河》有4个想法

  1. 大致

    去南方出差,觉得河面上跑的拖船就像一串饭盒,没头没尾的,而且吃水特别深,来个浪就能倾覆的样子。
    现在还让漂着生活吗?小孩的学区怎么算?

    回复
    1. sherry 文章作者

      嗯,以前我常常担心水会漫过船舷进到货舱里。现在很少看到以前那样拖家带口的货船了;那个时候,其实不讲究学区这些,孩子们还是快乐地撒欢成长的,嗯,没错

      回复
  2. Always.Life

    我的家鄉被遼河分成了三段,大大小小的河流曾經數都數不清楚,我卻從來沒有這樣的觀察過身邊的這條大河,如今小河都被填“建設”了,只留下了兩條主幹流入大海,沒有什麼水上人家,只剩下“漁翁之利”。

    回复
    1. sherry 文章作者

      那个河是隋朝挖出来的,但是附近乡镇有淡水湖,还有很多鱼塘等等的,号称“鱼米之乡”,水稻和鱼塘基本配置啊,现在“湖鲜”也是我们那里的特色了,漕河也依旧在用,水运到底便宜些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