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归档:sherry

关于sherry

世界终将得到救赎,当真爱如此坚持不懈

2021的第一个1/4

2021年,转眼就过去了四分之一。

感觉自己仿佛过了个寂寞,忙忙叨叨,到最后却什么也没看到,猴哥说自己心性不太稳,其实我又何尝不是,能稳定地呆在博客,可能是没有太把它当回事——若激情尚在,可能烧完了就歇菜了,那几年热衷于博客的时候,可能是潜意识里转移焦虑的一种方式,现在根本不会在意自己博客到底什么样子了,那时候可是执着于css之类,相当不能自拔。

这四分之一年里,似乎完成了一些任务,但好像后继乏力,每天早晨醒来的念头就是:这一天要做点什么,然后到晚上会想,为什么一天啥也没干?——可能就是养膘了。

每天关心国际形势,关心一堆似乎跟自己没什么实际关系的事情,会时不时谴责自己,明明可以关心多一点自己的生活啊,但这生活——

能量也是一种消耗品,可能爆发完了,就歇菜了,可能会对自己说:算了,就这样吧,你不就是这样的吗?没什么大出息,最后也不过是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吗?一边努力告诫自己不要那样不要那样,就真的挺可笑的。

生活比故事残忍的地方是,你不能快进,不能跳到结尾先看结局,也不能拉进度条,必须一餐一餐地过,一夜一夜地熬,时不时可能那个终点就会模糊起来……

一生中可以记住多少人

今年无法跟远在老家的亲人团聚过年,这几天视频和语音消息也就很频繁了。跟我妈聊天,说到最近刚离开的某位音乐人。

其实之前他的歌听得少,最耳熟能详的是《大王叫我来巡山》这一首,这几天被《送你一朵小红花》洗了脑了,跟母上大人得瑟我唱的版本,母上大人竟然也知道这位大眼睛的音乐人。她没听过这位的歌,但是他最后的那篇短文,母上大人看得十分感触,可能更多的是对生命离开的一种惋惜。

时时刻刻都有人诞生也有人离开,生命选择了“发展”就要面对新生和死亡。可能最大的焦虑就是,“有人会记得我曾经来过吗?”他说他从小喜欢下雨天,以后如果下雨了,就是他来看大家了,这真的挺温柔也很伤感,诗人多伤感吧?他们比其他人更为敏感,更能感受到周遭的一切些微的变化。

被推荐B站网络春晚上一个平均年龄74.5岁的曾经的清华学霸们的《同一首歌》和《少年》给打动了,一辈子奉献给了事业的他们,依然希望不要被忘记。但通过那一张张岁月留下痕迹的脸上,仿佛真的能看到他们当年意气风发地奔赴祖国各个岗位并且为之奉献一生的风华!上一代人留下了一些什么,好让下一代人继续前进,进而看到整个社会都在发展。这是任何一个选择永生之物都不可能创造和感受的,这也正是生命精彩的地方吧。

但是发展的另一代价就是大家只会在前人的成绩上继续前进而让前人“失落”在历史的长河里吧?也许是另一种方式被记住,比如在孩子们用稚嫩的童声里:“静夜诗,唐,李白,……”比如在烟花绚烂的夜空里——当然很可能很少人在这时候去想起火药是中国人发明的,而欧洲人却用来制作枪炮反而攻击我们——歪楼了,哈哈哈~~~

有时候会想,即便记住了又能如何呢?小时候不明白生命因为有限而美丽,长大了才慢慢知道,所有前人留下的东西都深深地刻在骨子里,荣格说那是“集体潜意识”,是另一种形式的被记住!

我一直笃信,最后所有认识的不认识的人都会在另一个平行世界里相遇,那里有所有的人,我们渴望记住的,记住我们的,都在。

以上

这瓜好大,得慢慢吃

这几天,吃瓜群众已经提前过年了,流量明星们也是十分给力,不禁看天感慨:原来不仅当普通人难,当个明星也很难啊。(为了不蹭热度,我是憋了几天没写blog)

代孕这事儿,我了解了一下身边人的看法,大部分还是持否定态度的,更有人认为必须抓到一个杀一个的地步!但是也有人觉得,有人出钱有人出力,还能解决传宗接代甚至是人类可能面临的人口下降问题,至少黑市已经存在了吧?

我一个人可以接触到的面毕竟是小的,想来大千世界里,对这件事情的看法就更千奇百怪了。

代孕这件事情可能放在普通人身上,会有人“理解”——想要繁衍却能力不够,退一万步说,这好像也说得过去,由于自身能力的缺陷去求助于“高科技”,其本质还是要由另一个个体来完成的。算是一种弥补遗憾的办法。

无论如何,ZS是女性,这么说容易造成性别对立的争议(虽然我一直认为性别本身就是对立的),但我不想打嘴仗。女性有权利选择生育与否,生育本身不仅意味着那40周,还意味着接下来孩子的抚养和教育,都是父母双方的责任。可能有的人选择不育,个人认为无可厚非,人生而受苦,不把另一个个体在没有通知的情况下带到这个冰凉的世界,也是另一种慈悲。

但是如果选择了要孩子,还是用这种代孕的方式,作为一个正常的成年人是需要深思熟虑的,做出了选择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后悔了!?对生命也是太不负责了。接下来的事情自然从当事人的角度来理解也是符合她自己的逻辑的。

然后是花花和张,这瓜不如ZS的刺激。我的个人看法,花花是配不上张的(如有花花的粉请不要杠,这只是我的看法,你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喜欢你们的爱豆)。其实,两人感情好的时候,水到渠成做些亲密的事情,但有了孩子在国内也是可以“打掉”的,这也是某妹子认为“这孩子打不掉TMD烦死了”的原因,生下来了就得自己或者两人一起负责,现在单亲妈妈吗也不是少数(这么看来,社会对女性还真是苛刻,一个单亲妈妈混生活多难?而她们其实是在为社会的延续做贡献啊,社会怎么回报的?),却又要曝光到大众眼前,也是不太理解张碧晨的逻辑。

据说浪姐2开播了,我对综艺没太大的兴趣,可能我是那种自己跟自己就玩得很快乐的那种人,每天自己的事情也忙不过来,根本无暇顾及别的,只是代孕这事儿有点“超纲”了,再加上弃养,不免想要唠叨两句。

以上。

有感于近期掉落的几个个案

明确说不是“几个”,是两个。具体个案情况,就不详细赘述了。也是之前左边发了一篇日签,转给我看了。

心理咨询其本质还是要面对面地进行的,任何其他形式,都可能使隔靴搔痒,不得要领。如果说有效果的话,也是源于来访者的高度配合。

可能之前的一个治愈较为成功的个案,本质上TA是十分配合的,并且症状也是相对轻一些的。

这两个月来掉落了两个“个案”,都是采用网络“文字”方式进行的咨访。以前我对于咨访形式相当佛系,文字或者语音都可以,但我忽略了网络这样的方式本就“松散”得很,我再佛系,治疗关系的建立就非常困难。

文字咨询很难,①五感里只能通过文字方式获得对方的反馈;②对方的反馈的时间会很随机:如果一个问题是来访者愿意乐于回答的,回复会是立刻的;但如果问题不那么令人愉悦,对方可能会反复修改回复的内容,导致沟通效率立刻下降。

有很多人,对于自己需要心理帮助这件事,非常羞于启齿。这件事情是掉落个案给我最大的启示。并不是所有人的认知都一样,只是大家对真相的理解都是从不同角度切入的,他们的那个面(façade)跟我的不一样,这不意味着谁比谁怎么样。

我是真的对于掉落的个案,有点愧疚,也许是我学艺不精,也许是我很多地方可以改进,这样就能更多地帮助到对方,而不是让对方感到“更无助”。

经验:①网络咨询必须至少语音方式;②不可用自己的认知代替所有其他人的认知。

以上。

=====补充=====

PS:如果咨询是收费模式的话,也许会有不一样的情况。

《同步》2019

时间线一直是让我着迷的东西,小时候喜欢看穿越的小说,席绢的《交错时光的爱恋》,当时并没有时间概念,只是觉得这是个故事,只不过女主有着现代女性的很多特质罢了,之后看过《不负如来不负卿》等等很多穿越的小说,也从没想过时间线的问题。

《星际穿越》这部电影在我看来是将时间线描述的比较“科学”和“接地气”的了,但它实际主讲的并不是时间而是宇宙之类的吧,后面男主在时间线上“穿越”,却无法介入任何一个点,让我之前的所有关于时间线的想像具象化了——但又具象得很憋屈,但是不这么具象就没法推进剧情,这个故事还是在讲三维世界啊,而电影中的那个“they”是虚构出来,推进故事的原动力。我想象中能游走在时间线上的那个高维里,能随意切入任何一个时间段,但也并不会停留在任何一个时间段,其实这本质上对三维世界来说,不具意义,所以各个维度的世界只会在自己的世界里——那么问题来了,人类如果有灵魂,它会是那个维度里的?

《同步》(2019)电影里提到了“松果体”,有兴趣可以搜索一下各大百科对这个词条的解释,但一定要用多家百科看看每一家的词条解释,非常有意思。但电影并没有涉及到很多这方面的内容。核心内容还是让大家珍惜眼下,世界上有比死亡更糟的事情。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uDE0KuoDFnTwtfuiVAIoww
提取码: yjnb

故事就那样吧,毕竟人们胃口都被养刁了,水涨船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