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零嘴

我小时候很瘦,小学毕业那年体重69斤。外公说我是“吃零嘴的小猴子”,跟现在相比,那时候的小零食品种和数量是很匮乏的了。然而我现在却是胖了很多。

图片来自网络

大部分时候,同学们都热衷的是校门口摊贩售卖的“麦芽糖”(如右图),3分钱可以买两个吧(具体价格已经不太清晰了差不多这个水平吧),下课之后,出校门就能看到,蜂拥而至的学生几乎将小摊贩淹没,吃到嘴里甜甜糯糯的,有一点儿粘牙,但不影响口感,着实是那时候吃得最多的零食了。

家里人收入高了些的时候,会喝2毛一瓶的橘子味汽水,口味跟北京人喝的北冰洋极其相似,我才可能那时候每个城市都有生产这样的汽水的厂家吧?能做到北冰洋这样的,也不多。

图片来自网络

小时候的泡泡糖,3分钱一个,一厘米见宽,大约十厘米长的形状。大人们那时候警告我们说,千万别吞下去,吞下去会黏住肠子,就会死了哦。刚开始不会吹泡泡,嚼泡泡糖纯为了甜味,有一次不小心吞了下去,郁闷了一个下午,也不敢告诉大人,最后外公看不下去了,直接问我,我只好说了实情,估计老爷子当时背着我肯定笑了,只跟我说:“那想个办法让泡泡糖自己出来吧?”说完去厨房给我弄了一勺子菜油,让我吞了。后来我也没有什么不适,那次之后很久都不敢再吃泡泡糖了,初一的时候学校来了上海师范大学的实习老师们,我们班的是一个娇俏玲珑的生物老师,她周末时就会去买这个泡泡糖来,周一的时候悄悄地奖励给回答问题好的同学。

图片来自网络

麦丽素这样的零食,小时候可是我们最爱的食物,当然价格那时候是很高的,属于奢侈零食类。那时候住在上海的大姨每次回来都会带,我就是悄悄地藏着,自己慢慢吃,偶尔会带个要好的同学几棵。

小时候我有个私藏的癖好:吃鱼油。家里总会备着鱼肝油,那种小颗粒的,每天我自己去拿一颗吃,到现在也喜欢吃,将外面的包裹咬碎了,油就流出来,蜜汁喜欢那个口感……后来上了五年级吧,就没再吃过。

那时候小学对面有一家浴室,门口有个小铺子,会卖煮的五香豆干以及其他类似豆制品,那家是在我们小学高年级时候才有的,买的不贵,味道很好!到现在我也爱吃豆制品,豆干儿,素鸡,豆腐丝等等。

因为母亲这边的姐姐哥哥们都在外地,他们年年会回来,尤其是外公在的时候。除了上海的姨妈还有个在杭州的姨妈,姨父是大她很多的一个老红军,抗战胜利70周年还拿了勋章的,只是那时候他已经病倒在床了,没能来北京。杭州姨妈最喜欢带的是肉干和各种松子糖。其实松子糖也是苏州特产吧?苏州有一个“津津”豆腐干是一切品牌中我最爱的,小时候5毛钱一个小的扁的纸盒包装(那时候倒是很环保),上海的姨妈回来的时候会带很多,可以吃一段时间。

有一年我生日,南京的大舅带回来一个奶油蛋糕。外公看了十分嫌弃,这个东西是什么?在我放学回来之前,外公把上面的那层奶油统统刮干净了,扔进了垃圾桶!!!我到家看到了罪案现场,当时就眼泪唰唰地,问外公为什么?他说:“那个东西是什么?也不知道干不干净,不准吃!”为此我气了三天!

外公似乎对这种从未听闻过的东西十分抵触,刚小学入学的时候,姨妈送给我一个嫩黄色的双肩书包,颜色特别嫩而且可爱的造型。外公也看不下去,直接给我拆了,做成了最普通的单肩书包,我当时的反应——好像就是瘪了瘪嘴吧,也没太多抗议,只在心里抱怨了一下。

后来上了中学,零食种类越来越多,零花钱也开始渐渐地多起来,能记住的零食反倒没有小时候的多了。

[小时候]零嘴》有15个想法

  1. 大致

    我也喜欢偷吃鱼肝油,油脂在舌头上能产生快感。我还偷吃维生素片呢。
    麦丽素出场的时候大概是91年了吧,跟另外一种金米虾条一起,是最早的大规模宣传的小食品,那个虾条也是最早送玩具的。

    回复
    1. sherry 文章作者

      哇,同好啊!!!到现在偶尔也会拿两颗孩子的鱼油来嚼一嚼……
      印象深的零食其实不多,可能还偶尔吃过别的吧。虾条也是我的最爱,竟让给忘了,可能是现在也常吃就没归类到小时候的零食系列里了。对对,送个小玩具有时候是小漫画那种吧?同学之间还会分享呢。。。

      回复
  2. sagitar

    麦芽糖我们叫“尿糖”,有两种,一种是你说的颗粒状的,还有一种是圆饼状的,可以拿牙膏皮之类的去换,攒够了牙膏皮拿过去,小贩就会拿刀在糖饼上砍一刀给你。
    那时候汽水有两种,一种是白汽水,其实类似现在的雪碧,一毛五,还有一种是橘子汽水两毛,但你买的时候得先把瓶子钱也付了,等退瓶子的时候再把钱还你。
    浴室门口卖的卤素鸡可能是印象里最美味的食品了,可惜只有冬天需要到浴室洗澡的时候才能有机会享用,那时候浴室比较有名的有几个,一个叫沧浪,一个叫金沙,都是大澡堂子大通铺,冬天特别温暖热闹。
    鱼肝油我也吃,不过我吃的都是那种大瓶子装的,每次倒一小杯出来,甜甜的,这也许是那个时代的家庭能给孩子提供的最高档的营养品了吧。
    还有一道美味的小吃就是爆米花,自己从家带上几两米,到爆米花摊子上给到大爷,大爷就把米装到一个黑罐子里,然后在炉子上烤,边烤边转,等到黑罐子上的压力表到了一定的数字,大爷就会把黑罐子对准到一个布袋子,然后打开罐子,只听到“砰”的一声巨响,白花花的爆米花就躺在帆布袋里了,一般会在米里加一些糖精,出来的爆米花就是甜的了。
    至于麦丽素、锅巴、仙贝、虾条之类的那是后来的高端零食了,一般只有过年才能吃上。还有咖喱牛肉干和烤鱼片,都是记忆中的美味。

    回复
    1. sherry 文章作者

      你是给我做补充说明来的?
      汽水退瓶子那个确实的。爆米花那个,因为怕那个响声,我很少去找他们爆,倒是有同学去爆了,我会想办法蹭点儿吃。
      麦丽素也是高端?小时候还常喝麦乳精这样的东西,奶香很足啊,现在少了,几乎看不到这种冲调饮品了。
      小时候还有个常喝的是鲜牛奶,外公每天帮我去河对岸取回来,风雨无阻的,现在订的鲜奶都是送货上门了,那时候都是自己去取呀。

      回复
      1. sagitar

        以前取牛奶只有一个点,那边原来有一个码头,一路都是卖菜的,记忆里是在现在的沿河东路靠北新桥的位置,每天一大早会用那种手扶拖拉机从奶场把牛奶拉到那里,负责送奶的叔叔告诉我奶场在直溪,一直感觉那是一个好遥远的地方。
        那时候牛奶都是按月订的,付了钱就会给几张那种很薄的奶票,夹在挂历的夹子上面,每天撕一张。
        我都是自己去拿牛奶,大冬天的我也会在六点种到那里,拿回家煮出来的牛奶有厚厚的一层奶皮,很香。

        回复
        1. sherry 文章作者

          是男新桥和北新桥中间地带的一个地方取牛奶的吧?码头我记得要在北新桥再过去已点的。牛奶票是有的,跟日历似的那种。奶皮挺香的,不过有人不喜欢吃。

          回复
      2. sagitar

        麦乳精倒是经常喝,香,甜,后来又有了阿华田,其实就是加了可可粉的麦乳精。
        另外还喜欢把奶粉做零食,拿勺子到奶粉袋子里挖上一勺子,然后赶紧塞到嘴里,奶粉会瞬间吸干嘴里多余的口水,接着大脑因为受到美味的刺激会分泌出更多的口水,于是奶粉就一点点化开了,就如同后来吃大白兔奶糖的那种滋味。当然后来又有了金丝猴等一系列的奶糖。

        回复
        1. sherry 文章作者

          阿华田到了高中我也还在喝挺香,不是能量足吗?麦乳精我也喜欢吃干的,就是特别浓郁的奶香味到吸引人。正宗的大白兔确实好吃呀,气味图书馆最近主推“大白兔”香味的香水吗?我觉得过于甜腻了

          回复
  3. 青山

    吃过麦芽糖,一个老人担着担子,用个小铁锤敲,不过小学时候吃的不多,换牙期,怕松动的牙齿被麦芽糖粘起来,以前吃椰子糖就有这种经历。不知道现在的麦丽素和你们以前吃的麦丽素味道有什么不同

    回复
    1. sherry 文章作者

      口味基本没变,奶香浓郁。嗯,我们小时候吃的麦芽糖就跟图里的一模一样的。听说过那种敲一块下来这样吃的,但我们小时候吃的那种是加了面粉之类的东西的。

      回复
    1. sherry 文章作者

      人老了就开始回忆从前了吧?科科
      地域不同可能流行的零食也会不一样吧?
      说起来都是记忆啊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