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COVID-19

被宅日记1

疫情肆虐的时候,老家的那个小镇竟一直保持着无确诊无疑似的“净土”模式,小学同学群里每天都看到有人在汇报情况——初中高中群里的同学很多都已不在家乡生活工作了。

突然前两三天,突然一颗炸弹放了出来,出现了一例从武汉回乡过年的确诊个案,然后“乡亲们”就开启了更加严格的“封闭”措施,各种大喇叭喊话和教育,但病毒可能早就潜在了,接着又爆出了一例医院护士的确诊案例,然后同学群就炸了锅。他们纷纷开始盘点老家各大小区和平常人群集中的地方的可能性……

然后我就默了,他们说得很多地方和小区是我完全不知道的,就算我最长不超过两年不回去。

小时候曾经想过自己可以去像常州这样的“大城市”工作,有公交车,有大公园,有百货公司——比老家的那个大很多很多的,有大酒店,还有火车站呢。现在常常做梦也会去到老家那个百货大楼以及大楼对面的影院,以及沿街的那些小吃店,五金店,物资公司,早点铺子还有银行信用社什么的。

上了高中之后知道,原来还可以想想去更大的地方,比如南京、上海、苏州或者杭州什么的。那时候想的最多的是南京,因为那时我喜欢的男生在南京上大学了。

然后上了大学我知道,很多事情不是喜欢就够的。

工作了我知道,自己不努力的话可能将来也就这样了。

然后我离开了老家,辗转到了帝都,终于落下了脚跟,做了想做的事情,然而其实我还是那个我,依然会梦见那些过去,依然会做不到的事情,只是那些“想要”也渐渐地离我远去。

这场疫情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些小小的愿望,比如每天出去运动,或者找个熟人一起喝杯茶聊个天,再或者跟家人一起出去旅行。

大家都健健康康的。

别被作者洗脑

去“路易大叔”家看到他总结了2019年的阅读记录,阅读量惊人啊!!!

图片来自google

想想自己的阅读清单,似乎从那本“How to Be Idle”开始就卡住了,虽然中间我有跳出来看过很多没太多营养价值的脆皮鸭文学,但时不时还是捡起来这本英文书看的,但是为什么一直没能看下去呢?

阅读这件事情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之前看了一本《The 5AM Club》(权且译作《清晨五点俱乐部》),作者是个比较著名的培训师,他倡导每天早晨5点起床以及一些其他的相关自我约束的生活方式。

然后我又看到了”How to Be Idle”,感觉所有的理念和五点俱乐部的都是背道而驰!感觉自己先被五点的作者洗过的脑,又被这篇文章作者打碎了……〖我太难了〗

我想这件事情可能是想告诉我,阅读什么的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你自己是怎么想的!谁关心你几点起床?谁关心你是不是喜欢钓鱼?你什么时候喝咖啡?什么时候去楼下抽烟?GTH……关键是你是否过得恣意?是不是有创造力?是否懂得生活?

嗯。

其实我更想知道我啥时候读完这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