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聊聊闲话

一百年前的个案

「我是標題黨,但的確是100年前的個案,幾乎沒有檔案可以查詢,彼時還沒有諮詢師這個職業,全靠當時醫生的各種閱歷,一切都是萌芽,一切都是初始……」 《弗洛伊德與安娜•O》,講述的就是這個一百年前的懸而未決的個案,卻一直為精神分析以及心理學領域 …

爱恨都是自己的

丈夫晚归,妻子积了一肚子的怨气,却还是等来夜归人。妻子愤怒道:“怎么又这么晚回来?你去哪里了?你心理还有这个家吗?你还有我吗?”丈夫无语,洗漱睡觉,三番几次这样,丈夫也就不跟妻子多话了。——假设妻子说:“你回来了!累了吧?我给你打了几次电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