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聊聊闲话

这瓜好大,得慢慢吃

这几天,吃瓜群众已经提前过年了,流量明星们也是十分给力,不禁看天感慨:原来不仅当普通人难,当个明星也很难啊。(为了不蹭热度,我是憋了几天没写blog)

代孕这事儿,我了解了一下身边人的看法,大部分还是持否定态度的,更有人认为必须抓到一个杀一个的地步!但是也有人觉得,有人出钱有人出力,还能解决传宗接代甚至是人类可能面临的人口下降问题,至少黑市已经存在了吧?

我一个人可以接触到的面毕竟是小的,想来大千世界里,对这件事情的看法就更千奇百怪了。

代孕这件事情可能放在普通人身上,会有人“理解”——想要繁衍却能力不够,退一万步说,这好像也说得过去,由于自身能力的缺陷去求助于“高科技”,其本质还是要由另一个个体来完成的。算是一种弥补遗憾的办法。

无论如何,ZS是女性,这么说容易造成性别对立的争议(虽然我一直认为性别本身就是对立的),但我不想打嘴仗。女性有权利选择生育与否,生育本身不仅意味着那40周,还意味着接下来孩子的抚养和教育,都是父母双方的责任。可能有的人选择不育,个人认为无可厚非,人生而受苦,不把另一个个体在没有通知的情况下带到这个冰凉的世界,也是另一种慈悲。

但是如果选择了要孩子,还是用这种代孕的方式,作为一个正常的成年人是需要深思熟虑的,做出了选择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后悔了!?对生命也是太不负责了。接下来的事情自然从当事人的角度来理解也是符合她自己的逻辑的。

然后是花花和张,这瓜不如ZS的刺激。我的个人看法,花花是配不上张的(如有花花的粉请不要杠,这只是我的看法,你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喜欢你们的爱豆)。其实,两人感情好的时候,水到渠成做些亲密的事情,但有了孩子在国内也是可以“打掉”的,这也是某妹子认为“这孩子打不掉TMD烦死了”的原因,生下来了就得自己或者两人一起负责,现在单亲妈妈吗也不是少数(这么看来,社会对女性还真是苛刻,一个单亲妈妈混生活多难?而她们其实是在为社会的延续做贡献啊,社会怎么回报的?),却又要曝光到大众眼前,也是不太理解张碧晨的逻辑。

据说浪姐2开播了,我对综艺没太大的兴趣,可能我是那种自己跟自己就玩得很快乐的那种人,每天自己的事情也忙不过来,根本无暇顾及别的,只是代孕这事儿有点“超纲”了,再加上弃养,不免想要唠叨两句。

以上。

再见,2020

再艰难的日子也会一分一秒地过去,当然快乐的日子也是一分一秒过去的,时间是个毫无感情机器。

总结2020,真的一直在我的日程上,但也一直推后,这不是不舍得,而是这一年有太多的事情,不知道怎么总结。

2019年的时候,谁会想到2020年会这样呢?一场全球范围内的新冠疫情爆发,大家不能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我们的耳朵也发展了新技能:挂口罩!刚开始带口罩的时候,耳朵生疼,渐渐地也习惯了吧?也许经过这场疫情,人类也能发展出一个具有强悍功能的肺呢?

2020我依然在叫嚣“极简生活”依然在“断舍离”,也许日子就是在这样不停摇摆的过程中就消耗掉的。衣服没怎么入手;换了一个笔记本(Thinkpad X390)主要任务就是看视频,文字编辑和一点点图片编辑,后来加上了字幕压制,完全够用了;下半年换了手机,被吐槽,就玩连连看的人用P40 pro是不是有点浪费?

这一年不那么高产,很多事情依然拖拖拉拉的,没干完;手工方面的好消息是一直有进展,搞完了一件毛衣~,打算再给娃弄一件。

下半年终于开始真正地“一人食”了,一个人炒一个菜,一顿吃完。

2021年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并不期待也不拒绝,日子总会一天天过去,时间是个没感情的机器。

P.S. 祝你们一切都好!

嗨,好久不见

上一次在帝都的高中同学聚会还是很久很久以前,当时喝到微醺,感觉很好。

昨晚又聚了一次,算作告别2020的闹心和焦虑。

非常愉快的用餐,吃到了一些家乡独有的菜式,聊天也很快乐,说起了以前的一些趣事,现在看看当时的自己真是幼稚得很,但当时不觉得,所以追忆青春算不上,只是人生经历不同的阶段,每个阶段都有美好和惆怅吧!

我们老家有个说法,拼死吃河豚,所以我一直没有试过,可能是不想拼死吧…… 然后昨晚就上了一份,我的天,,,人间美味,鲜美极了!!!!
这个其实是我自己的“执念”,荠菜团子,用糯米粉还有藕粉什么的做的皮儿,荠菜是老家运过来的,我一气儿吃了三个!!东道主见大家都爱吃,于是把“食堂“剩下的都给我们打包了,每人18个!有个这么豪横的同学真是……太美好了!
而且这团子是用鲶鱼汤煮的,我觉得自己真是太幸福了!
这个是老家那儿特有的,被称为”水芹菜“,熟悉的清香扑鼻,啧啧啧……

现在想想,都会觉得昨晚是不是不太真实了。

因为喝大了,导致上午醒来还是晕的……码完这么几十个字,依然是晕的,我要再去睡会儿。

对了,2021一定会好起来的,嗯!

随便聊会儿

你们会不会在追完某个剧/小说之后,产生不想和这个故事说再见的失落感?可能是我生性敏感,前几天追的一个广播剧结束了,就有点失落;然后追完了《一人之下》第一季和第二季,有点不知所措,因为没有兴趣看新的,旧的又结束了……可能是内心体验太过丰富了?

之前织了一件毛衣,但没有晒,觉得用旧线翻织的,没有新线那么平整,为什么不用新的呢?因为断舍离的时候那些线我舍不得扔,放着又“碍眼”,这样一来还能穿。

还找到了之前给娃织到一半,然后就夏天了,结果现在他早已grown out of it了,只能拆掉重新再织……

年初定的目标,我想少打脸一个~

下半年接了几个心理咨询,其中一个已经结案,三个月的咨访之后,觉得自己的收获甚至比来访者还要多,这位来访者是少见的自知力和配合度都非常高的一位,虽然建立关系用了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疗程时间,但随后的进展相当顺利,上个月中结束了个案,这位就是能够好起来的三分之一里的吧;

而这个月刚接的一个,目测会很慢,但没关系,慢慢来吧!这个任务并没有在年初的目标里,之前的某一年有立过要帮助N位朋友,现在想想,这事儿还可以继续,但以前都是公益性质,以后要做成适当收费的模式吧,虽然我助人之心高涨,但也得要吃饭不是?

这个还是放到年终总结里再细说吧~

就酱!

土著语录

就是娃的一些语录,只有这些年来的1%吧,他从小就总能随口出金句。

娃三四岁的时候,我问:胃既然可以消化东西,它会不会把自己也消化了?他坦然答道:你想啊,太阳一直在燃烧它会不会把自己也烧了?

某天我在感叹自己老了丑了之类的,4~5岁的他自己在玩游戏,突然抬头说:妈咪你永远都是公主!(他已经很久没有叫我妈咪了,最近总用“亲”连妈字都省了……总觉得自己是某宝客服)

7~8岁的时候,我在收拾屋子,有点恼火,看着他说,“你以后能不能自己收拾一下东西,你觉得你爸妈很闲吗?”他看着我,说:“我觉得你们不闲,你们很淡啊!” 这样的情况,笑场应该可以理解的吧?

这些年,每每跟他聊天的时候,总会听到一些让我“茅塞顿开”的话语,他小时候不太喜欢图画的形式,而是更愿意从文字上获得知识或者信息,所以我书架上的书,他看了不少,尤其是心理学相关的,以至于近日家庭会议的时候,他字正腔圆地说,“每个人都是对自己一个标准,对别人又是另一个标准,比如你们,我们老师,或者同学们,这就是人性,你有什么办法呢?” 小小年纪就真的需要这么“认真”吗?人性什么的,不该是老了以后慢慢总结体会的吗?

不过,这些年来,他对手机和网络的依赖益发多了,最近迷上了自助攒电脑,什么主板,处理器,显卡,水冷,内存条……很多很多我不太明白的名词,然后对它们的性能如数家珍……这一辈孩子们,从小就是对着屏幕长大的,以后的世界可能也不能脱离互联网吧?只希望娃还能保持那份“人性”吧!

(某日,悄咪咪问他,想不想长高个,以后可以勾搭个漂亮媳妇,他嫌弃地说:“勾搭个女朋友那么累,媳妇就更累了,不要!”也不知道是敷衍我还是真的不想,可能年纪还小?或者是他知道我要套路他去锻炼身体?这年代,当爹妈真的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