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聊聊闲话

刚醒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这是个夏日的清晨,不盖毯子也不觉得凉。一贯以来我都是意识清醒了大半之后才会睁眼活动身体,脑子里先出现的肯定是之前的一个梦,感觉自己回到了现实,昨天发生过什么,今天可能有什么任务或者想做的事情——当然大部分时候有没有理由赖床再睡10分钟,把事情捋个七七八八自己明白了才开始活动身体。

某年飞德国时经过某个山头吧,阿尔卑斯,少女峰?。。。

唯一一次意识清醒在身体之后,一次全身麻醉的手术之后,觉得是身体将意识唤醒了,眼睛先睁开了,脑子里一片空白,“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做什么”……一系列哲学问题奔过去,哲学不是高深的东西,它就是人类最初的疑问以及回答,只是那时候我们还不会表达,不会归纳总结,千百年来的思想家们将它整理归纳了出来,可好多人慢慢地长大了,也就忘了最初的那些了吧,倒说哲学深奥。

好一会儿,护士才看到我睁眼了,大声叫了我的名字,我应了,心说,我听得见,你不用那么大声。她继续问:能说话吗?我又应了一句,她挪动步子过来,看了我几眼,没说话,走了。可能我的颜值不是她那挂的吧?

跟着一股强大的力量又让我的眼皮砸了下来,又昏睡了过去。临睡前什么都来不及想,只想她那一眼简直堪比如来神掌啊!

再次醒过来就是意识先清醒了,努力保持身体不动,我努力回忆,想起来自己为什么来的,记起护士的”诡异“行为……

关于睡眠,小时候总听老人说,”今天脱了鞋明天不知还来不来“(方言中这是押韵的),也许很久以来都有夜里睡了,早晨就没有醒来的事情发生。倒不是要悲观情绪,就觉得睡前道声”晚安“是十分温柔的事情。

北京人好养鸟取乐,隔壁公园晨间总有鸟语传来,偶有散步行人从窗下的甬道路过,低语声或谈论时事或某段过往的历史,这一点与老家的人们大相径庭。

想着起来做饭要去上班,突然记起什么,满脸微笑地躺了回去,象天上掉下来的一块馅儿饼,一个工作日的早晨,显得多睡半小时比往常幸福多少啊?

He didn’t even do the f**king!

婚姻故事》,去年被炒的很热的电影,当时一直想看,前一阵看到视频网站都有片源,只是在会员基础上还要再加几块钱才能看。当时觉得太坑,想着“我就不信你还能不给看了”之后许久依然收费ing,闲着无聊便看了。

结合最近的女性权力被提上热搜的情形,深感女人接受了高等教育之后再回归家庭不仅是资源的浪费更是造成女性诸多心理问题的症结所在。古人说“女子无才便是德”,本身自然是不对的,但现实却是纵有诸多抱负和理想,回到真实的生活里时,逃不掉的依旧是亘古至今的柴米油盐酱醋茶,是平凡琐碎并且一天天重复的“日子“。

是的,这个世界上不是没有将事业家庭平衡到完美的人,我们来掰手指数一数,只怕一只手也数的过来,大多数绝大多数事业攀上高峰的,还要被”卫道夫们“”诟病“——作为女人不成家不生娃如何不完整(比如之前杨丽萍的一番言论居然过了这么多年又被翻出来,仅仅因为一条评论……),而投身到家庭生活中的女人,每天挣扎在各类家务和家事之中——心中是否也曾问过自己早知道在尚可发挥热量的时候回到这样的生活,是否后悔当年挑灯夜战只为了上个好的大学?前者享受到了事业巅峰的成就感,后者收获了什么呢?我也想知道。

大多数人都是淹没在平凡普通的生活中了吧?每日早九晚五的无味工作,回到家里还有一大摊子事情等着,也许还有同事领导追来的电话问询/追问某日工作的细节,等终于忙完了歇下来的时候,已经过了22点,明日还有新的一天的“事情”在等着,能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情倒也罢,如果再是一件自己并不热爱,但为了生活必须做的事情呢?

前一阵被热议的“离婚冷静期”,私以为公平起见,也该设立一个“结婚冷静期”,进入围城和拆掉围城都需要冷静期。而且这个结婚冷静期比离婚冷静期更有必要,毕竟如果没有脑子一热结婚也不会到头来需要去离婚?

影片中的男女主角最后分开了,剥离得很痛苦。其中为女方律师的一番精彩台词绝对圈粉:

People don’t accept mothers who drink too much wine and yell at their child and call him an asshole. I get it. I do it too. We can accept an imperfect dad. Let’s face it. The idea of a good father was only invented like 30 years ago. Before that, father was expected to be silent and absent and unreliable and selfish and can all say we want them to be different. But on some basic level, we accept them. We love them for their fallibilities. But people don’t absolutely accept those same faillings in mothers. We don’t accept it structurally and we don’t accept it spiritually. Because the basis of our Judeo-Christian whatever is Mary, Mother of Jesus. And she is perfect. She is a virgin who gives birth, unwaveringly supports her child and holds his body when he’s gone. And the dad isn’t there. He didn’t even do the fucking. God is in heaven. God is the father and God didn’t show up. So you have to be perfect and Charlie can be a fuck up and it doesn’t matter. You will always be held to a different and higher standard. And it’s fucked up, but that’s the way it is.


是不是要点击“发布”按钮,我也是斟酌了很久。
六月已经过去三分之二,疫情大有反扑之势,一切的一切都未可知
一地鸡毛也罢
诗和远方也行
到头来不过是一抔黄土而已。

我是战无不胜的

眼看即将月末,这里也几近荒废。

月初搞了一个字幕,月末又是一个。月末这个简直要了我半条命……时间紧任务重,说起来都是泪,但总觉得吧,人在一种“极端”的情况会激发出一些以往少见的能量,我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为了一件事起早贪黑——困这种东西就是码字,码着码着就一头倒在键盘边上,惊醒过来一看时间,过去了三分钟!——而我多希望一醒过来,我还在初中教室里,下午第一节的铃声响起,语文老师拿着作文本进来……

Travailler moins, produire plus. 少工作才能多创造。可能我以前的工作就是比较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的,现在这个短期,让我深深体会到了卓别林在《摩登时代》里经历的,心下想着要写一篇日志“以示纪念”这段人生经历。

神兽终于要去学校了,开学前的事情纷涌而至,又觉得还不如在家学习更省事——归根结底是我家的神兽省心吧?

6月即将来了呢,请一定也要温柔以待啊!

巴黎二三事

那天左边在博客里贴了阅读《巴黎记》的感受,看得有点儿玄乎,因为我认识的巴黎是十分wordly,很入世的,也许我打开的方式不同吧。

二十岁刚出头的时候看了《情人》的电影,当时的认知觉得有点“可耻”,之后看了译本的《情人》觉得不过瘾,为了能看懂原著,二外选择了法语,进而发现它其实是个坑,而真正接触法语及其文化可能是在2012年之后。

我的感觉里,法国文化跟华夏文化地域上相去甚远,却在很多地方有相似。《优雅的刺猬》电影和书都推荐一下,虽然作者初衷并不是推销法国文化,但这个“门房”文化在法国的存在却是真实的;法国很多女人,应该说很多欧洲女人抽烟很厉害,很奇怪,法国女人抽烟的样子也近乎是个刻板印象了。当然刻板印象并不独属某个文化,是人类的特质吧,科科。

可能大多数延续时间久远的文化都有着无可比拟的“接地气性”,大多数人都不是阳春白雪的高端“人”,日常生活的柴米油盐的枯燥中方能开出诗和远方的花来。


巴黎街头艺人不少,周末时候随便沿塞纳河逛,某个艺术家甚至会将自己的立式钢琴搬到路中间,打开钢琴顶端的盖子,坐下来,如入无人之境般地演奏一曲,引来逛累了的路人们,围着席地而坐,吹吹小风,听着音乐,孩子们会拿着钢镚给艺人,然后欢快地回去,接着快乐地聆听;又或者某个乐队,一起演奏名曲或是自己作曲的音乐,一定会有听众……

那年六月在巴黎,约了朋友圣母院门口见,我就先在圣母院的后院溜达,那里有退役的海军乐队在表演,一水儿都是上了年纪的演奏者,我赶上了谢幕曲,他们穿着厚厚的演出服,周围有路人也有他们的亲戚朋友在聆听,或站着或坐着,衬着六月时候的花团锦簇,甚是抓眼。跟友人见面之后,我们又在那里逗留了一会儿,友人在巴黎住了好些年,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景,但对我这个异乡客却十分新鲜,这就大家说的“自己过腻了的地方”和“别人过腻了的地方”之间的差别吧?


上一次去巴黎,终于去了莎士比亚书店,那是个被很多文人墨客膜拜的地方,以前很多大文豪在那里碰头聊天喝咖啡,现在很多人不会将自己脑子里想写的东西说出来怕被“偷”了梗,但那时候不会,他们尽享聊天和饮酒的乐趣吧?在读的《How To Be Idle》也提到谈话,尤其是在酒吧这类地方,可能是酒后的话当不得真,也就可以不用负什么责任地胡侃了吧?

也许你会问,难道他们不担心这样随意的聊天不会被“偷梗”/“溶梗”吗?但其实真正自己的“梗”是不会被偷的,而且那时候的文人大多骄傲,不屑于用别人的梗来给自己撑场面吧?几百年来才出了多少流传下来的文字?而用键盘敲出来的字一天就可以数万,那么梗也就捉襟见肘了吧。

图片来自莎士比亚书店官网

书店里养了几只猫,懒洋洋地睡在窗口的花盆里,对光临的顾客态度十分淡漠,哪儿的猫主子们都如此,书店格局十分狭小,人多了就必须侧身走,几张单人沙发十分破旧了,通道的门楣上也摆了书,多为旧版,门口也摆了促销降价的,店员说着标准的英式英语,我想着要买几张明信片,盖他家的章子,却被女店员冷酷地拒绝了,说没有买书是不能盖章的!我不善言辞,也没争辩,不给就不给吧,我还能跟你打一架?

可能我的表情被旁边的男店员注意到了,他接过明信片,打了个圆场,“今天天气这么好,我们给购物超过2欧元的顾客一个特权,可以随意在明信片上盖章哦!”天,这是什么神仙大帅哥!女店员一脸无奈地笑了笑,假装没听见也没看见,接待下一个顾客了。

怕你无聊,餐垫纸上列出了一些简单却有意思的小问题。

紧挨着书店是他们家开的咖啡馆,自制的小点心很好吃,但也很贵。门口露天座椅上坐了我们四个,对面隔着塞纳河就是巴黎圣母院的塔顶,不过现在可能没法再看到那场景了,把圣母院的那次大火,伤害几乎是无法修复的了。母亲还感叹了一下,还好我们在这之前就去看过了,我点头称是,她对巴黎圣母院的感情就来自那著名的《巴黎圣母院》中的吉普赛女郎埃斯米娜达还有样貌丑陋却心地伟大的敲钟人加西莫多。

四通八达且历史悠久的巴黎地铁网倒是值得一说的。我们几个在那儿度假时,住在地铁和小火车附近,感觉巴黎地铁的存在仿佛是街边的一家自生自灭的小咖啡馆,没什么醒目招牌,进入地铁站时也不见有如同北京地铁这样高密度的指示信息的,导致我们离开那天坐地铁去机场颇费了一番周折……

小火车可以坐到近郊的凡尔赛宫,确实很方便,也可以去到迪士尼乐园——虽然这个迪士尼可能是全世界最不招揽游客的一个了,那天还下了暴雨,把游客和工作人员浇了个透,回程时一杯热巧克力还打翻在了地铁车厢里,真的很尬了……

我愿能与你再次亲密接触

在我的脑海里,西班牙一直是一颗明珠,是弗拉门戈舞者的长裙,一袭三角长巾撩动了多少人的心弦?是俊逸斗牛士手里的一方红布,永远撩动公牛的奋不顾身最终英勇“牺牲”。

喜欢西班牙真是没什么硬指标,接触的西班牙人不太多。他们普遍五官立体,很多人喜欢蓄胡,当然也又不蓄的。街头艺人不少,位置也固定,2004年去的时候那个拉手风琴的艺人在马德里大皇宫出口那里,2010年冬天去的时候他还在那儿,2011年夏天去的时候,出口依然是他!

因为喜欢弗拉门戈,买了午夜的剧场表演秀,夜里十点出去觅食时遇到了饭店里正有人聚会,人山人海,我找了个旮旯坐下,看到服务员百忙之中抽空还要随着音乐扭动几下投入滴吼几嗓子。跟客人对舞一番,直到突然想起来自己还要干活,速度过来给我个单子,就撤了……

塞维利亚的老城区有有轨电车,上去之后坐几站下来,可以看教堂或者随便找个长椅坐下来,咬个冰淇淋,看小帅哥玩自行车或者看街头艺人现场卖艺或者是白马驮着马车经过……

马德里郊区的某个家乐福里我曾买过打折的车厘子,应该2.5公斤左右,2.5欧,味道还十分仙灵。

西班牙有个“太阳海岸”,海滩上的太阳伞很多拍着,没多少人在伞下,多数在阳光下晒着,那架势大有国内咖啡馆里的办公的人群的架势,电脑一架”我今儿要在这儿待一天“的意思。

巴塞罗那自然是个特别美丽的城市,高迪充满想象的建筑,仿佛置身童话世界般的感受……

但,

近几个月以来,西班牙的疫情也严重了起来,也不知道这波疫情要什么时候才能到尾声,很想再次回去,吃街头的爆栗子,去小饭馆里吃每家特色的tapas,火腿肉配上美味的橄榄油和绿橄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