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宅日记2

每天都在记录“全国新肺确诊病例”数量。上周一到周日,从11000多升到了30000多,然后昨天一下子涨了15000多,数了好几遍〇,才确认自己没看错。

传播渠道不明确,潜伏期不明确,有效药物尚未明确。没有症状也可能是携带者,人在不自知的情况下,去过很多地方,接触了很多人——毕竟人还是群居动物。

昨天去工作了一天——在家也在办公,工厂里给到岗员工每人一个N95,还配了5个KF94,工位上每两个小时进行一次消毒,为了减少接触几率,午餐也不去食堂餐厅……

即便这样其实内心还是隐隐地恐惧,这种恐惧可能不是任何积极的防御措施能消除的。来自灵魂深处的一种对死亡的矛盾心理作怪吧?小时候常常做一种梦,就是自己面对一片没有边际的水体,我在唯一的石头上站着,虽然没有落水,但脑子里都是落水之后,一脚踩不到底的虚空,因为这个,学游泳的时候特别困难,教练一直说,你还真是我见过最恐惧水的了,能学到这个程度真是不容易。

“大致”在上篇日志里评论说,在没有的时候向往,在拥有的时候觉得平常。这是人性的弱点吧?总是用习惯代替珍惜,总喜欢这山看着那山高。

老话说,好了伤疤忘了疼。SARS之后人们依然“随地吐痰”,这次疫情之后,大家能不能学会排队的时候不要紧贴着钱一个人,给他人留出空间也是给自己空间啊!

被宅日记1

疫情肆虐的时候,老家的那个小镇竟一直保持着无确诊无疑似的“净土”模式,小学同学群里每天都看到有人在汇报情况——初中高中群里的同学很多都已不在家乡生活工作了。

突然前两三天,突然一颗炸弹放了出来,出现了一例从武汉回乡过年的确诊个案,然后“乡亲们”就开启了更加严格的“封闭”措施,各种大喇叭喊话和教育,但病毒可能早就潜在了,接着又爆出了一例医院护士的确诊案例,然后同学群就炸了锅。他们纷纷开始盘点老家各大小区和平常人群集中的地方的可能性……

然后我就默了,他们说得很多地方和小区是我完全不知道的,就算我最长不超过两年不回去。

小时候曾经想过自己可以去像常州这样的“大城市”工作,有公交车,有大公园,有百货公司——比老家的那个大很多很多的,有大酒店,还有火车站呢。现在常常做梦也会去到老家那个百货大楼以及大楼对面的影院,以及沿街的那些小吃店,五金店,物资公司,早点铺子还有银行信用社什么的。

上了高中之后知道,原来还可以想想去更大的地方,比如南京、上海、苏州或者杭州什么的。那时候想的最多的是南京,因为那时我喜欢的男生在南京上大学了。

然后上了大学我知道,很多事情不是喜欢就够的。

工作了我知道,自己不努力的话可能将来也就这样了。

然后我离开了老家,辗转到了帝都,终于落下了脚跟,做了想做的事情,然而其实我还是那个我,依然会梦见那些过去,依然会做不到的事情,只是那些“想要”也渐渐地离我远去。

这场疫情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些小小的愿望,比如每天出去运动,或者找个熟人一起喝杯茶聊个天,再或者跟家人一起出去旅行。

大家都健健康康的。

别被作者洗脑

去“路易大叔”家看到他总结了2019年的阅读记录,阅读量惊人啊!!!

图片来自google

想想自己的阅读清单,似乎从那本“How to Be Idle”开始就卡住了,虽然中间我有跳出来看过很多没太多营养价值的脆皮鸭文学,但时不时还是捡起来这本英文书看的,但是为什么一直没能看下去呢?

阅读这件事情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之前看了一本《The 5AM Club》(权且译作《清晨五点俱乐部》),作者是个比较著名的培训师,他倡导每天早晨5点起床以及一些其他的相关自我约束的生活方式。

然后我又看到了”How to Be Idle”,感觉所有的理念和五点俱乐部的都是背道而驰!感觉自己先被五点的作者洗过的脑,又被这篇文章作者打碎了……〖我太难了〗

我想这件事情可能是想告诉我,阅读什么的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你自己是怎么想的!谁关心你几点起床?谁关心你是不是喜欢钓鱼?你什么时候喝咖啡?什么时候去楼下抽烟?GTH……关键是你是否过得恣意?是不是有创造力?是否懂得生活?

嗯。

其实我更想知道我啥时候读完这本……

雪夜

夜里醒来,看窗户透进来亮光,没有开灯,掀被子起来,整个天空透着奇怪的红色,加上积雪的反光,凌晨三点多的天空十分诡异。

借着光能清楚地看到小公园里,没有一个人,树枝静静地戳着,公园里小径上的雪已经很厚,路灯冷冷地照着,在这天光下似蝼蚁般。

轻轻走去阳台,打开了窗户,寒风夹着雪花扑进来,紧了紧衣服,翻出来藏在抽屉底下的烟,点了,淡淡的薄荷味混着霉味充斥在鼻腔里,这还是去年买的一盒,刚抽了一根。

烟蒂的光,在夜色里有些怪,一朵雪花落在光上,发出了嗞嗞声,又一朵落下来,在我的拇指上,静静地没有声音也没有温度。

房门开了,家人睡眼惺忪的样子,我不知所措地解释,他叹了口气,“别得瑟了,这么冷,关窗户进屋睡觉,我给你暖暖。”

窗外依然泛着红光,这雪亮的夜空终将引领我们穿过黎明前的黑暗走进春暖花开的光明。

愿大家健康

春节快乐!

这样冷清的一个春节确实是活了这把年纪从未想象过的。小时候的年节时最快乐的,可以有新衣服穿,可以吃到很多好吃的,炸肉丸,带鱼,红烧肉,虎皮鸡蛋……还可以跟表哥表姐堂哥堂妹一起游戏玩耍,可以拿压岁钱,可以看元宵时候闹元宵的舞龙灯,还能拖着兔子灯出去玩,真是数不清的乐趣。

但每天依然24小时,依旧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的迹糟日子。[迹糟:就是一种很难用普通话形容的某个意思,请想象一下。。]收到服务器空间即将到期的通知,想着能不能换个节省点的方案,找LMS,他给了我一些建议,挺好,而且在他的协助下,顺利无缝切割到了新的服务器空间里。

以前热衷贴图片,现在图片也少了,单反已经搁柜子里很久了。空间虽然没剩多少,想着就写文字也该够用了。

春节假期普遍都被延了吧,居住的这个小区昨天开始也正是“封闭”了,快递外卖都不能进来,有快递就得去门口取了。

希望大家都能顺利度过这个突如其来的疫情,待春暖花开时,也许大家对自己和身边的世界有一个全新的认识!

顺祝,鼠年顺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