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的2019总结

这是怎样丧的一年啊,容我慢慢算来……】算这种会不会招来更多的“丧”?就随便聊聊吧,并没有什么特别想总结的。

这一年基本上在“自由散漫”中度过去的,今早通勤路上在想,那时候去欧洲,看到沿街乞讨的吉普赛人,不免唾弃鄙夷,明明有手有脚得闲却不思工作,只乞讨为生的人生哲学到底是什么鬼?那时候我28岁,感觉自己面前有一整个未来——至少那时候28岁还没被排到老阿姨那一档——怎么样也得努力一把?也不知道是要提升自己的“阶级地位”还是“经济层面”。

前几年开始接触了解“极简生活”,德国一位妇女,一只行李箱没有住所,没有牵挂,到处打工换饭吃换地方睡觉,这样无货币交换地活了将近20年,只偶尔去自己孩子家里看看,然后就走。去饭店打工换餐食,去火车站睡觉或者长椅上,或者是青年旅馆打工,所有家当都在那个行李箱里——还是个半大的可以随身带上飞机尺寸的箱子。这——这不就是另一种形式的吉普赛人吗?不为工作所羁绊,或者只是一段时间里工作着而已。某本书上提到过,现代社会一个人可能一年只需要工作两个月左右,挣到的钱足够基本生活一年的,可现代社会里,谁敢每年干两个月就辞职?试用期还没过呢……

虽然吉普赛人长途迁徙的缘故尚未找到,崇尚自由也许只是看起来的样子而已。但不役与物的生活,确实是干净清爽到极致的生活,是真正的生活。

不小心扯远了。

2019年还真是一言难尽的,有喜悦的也有不太愉快的。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健康渐渐地被摆到了更显眼的位置,心理健康更是需要百般呵护。小朋友越来越像个大人了,长高了,心里也比之前成熟了很多。

当然说自己身体健康的时候也必然会要更加关注父母的身体,生命像河流,奔向大海才是宿命吧?

也许2020年的总结会不一样,嗯,肯定会不一样的,至少现在我在做着以前没有做过的事情,很新鲜,也让我接触到了不一样的人群和事情。

迟到的2019总结》有16个想法

    1. sherry 文章作者

      并不是。。。主要是垃圾留言太多了,想换个强大的“防火墙”,结果——这个新的算术题可能太简单了,垃圾评论又是满天飞。。。

      回复
      1. Yan

        这个math captcha不好用,先要翻译英文再要做数学题,时间稍微长一点还经常出现ERROR: Invalid captcha value.、ERROR: Captcha time expired.这种错误信息……

        留个言根本不想动脑子……推荐myQaptcha,一拉到位。

        p.s. 这个总结太偷懒了……

        回复
        1. sherry 文章作者

          已经安排上了你推荐了,我自己用那个数学题的也不好用,登陆用户似乎还是会提示要填写答题,但我也看不到答题的框。。。。谢谢推荐啊

          回复
  1. 爱里瓜

    之前看大原扁理的书,他选择在东京市郊租便宜的房子,一周只工作两天,做二休五,过着简朴自在的生活,觉得好羡慕好佩服啊!后来他来到台湾,给杂志社供稿,工作一个月,休息两个月。

    回复
    1. sherry 文章作者

      简朴自在的生活可能意味着清贫和不知道下一顿在哪里这一类的潜台词,现代社会无论是社会舆论还是媒体宣传都不引导人们去过那样的生活啊,因为那样是跟现代工业化消费社会相悖的。要逆流而上就必须切断那些可能“给洗脑”的媒体和舆论呀,确实难,也就意味着有值得羡慕和佩服的地方了。

      回复
    1. sherry 文章作者

      也祝你的新年一切顺遂,身体健康哦!
      孤零零一个人去流浪这种事情还真是没想过,毕竟苦行僧在中国也少了

      回复
  2. Always.Life

    看完評論,突然我就不敢說什麼了,顯得自己沒有文化,沒有見過世面,沒有讀過多少書。
    春節前,孩子問我什麼是自由,我說是框架內能擁有更多的選擇權,即可謂之自由。今天發覺也可能是長久束縛中的一小段時間內的掙脫。畢竟我不覺得沒有追求的人生的是美麗的,沒有羈絆的人生就如同掉進河裡的易拉罐,你看不見它,也沒有它必然存在的意義。或許我們看見她的自由就像我們羨慕天空的鳥,短暫的羨慕只是為了梳理有些犯懶的自己。

    回复
    1. sherry 文章作者

      说到自由,真是一个非常大的话题啊。第一个念头就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咯”,然而也有人说是“不想做什么就可以不做什么”,像是个文字游戏,但实际上却是大相径庭的。弗罗姆的《逃避自由》推荐看一下,小小的一本十分精辟且一阵见血地指出了现代人对自由的自相矛盾的态度,一方面向往,而潜意识里又无处不在逃避着。
      个人觉得自由这个东西,就像是手里的沙子越抓的紧越会丢掉其中的精髓,人类的身体本身就是一种被束缚的有机体,却在这个有机体里诞生了所谓思想这种极尽“自由”可以海阔天空的东西,难道这本身不就是矛盾吗?
      大过年,讨论这个似乎太低沉了些,但这个年真是个有史以来最冷清的年份了吧?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