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归档:sherry

关于sherry

世界终将得到救赎,当真爱如此坚持不懈

蓝色小猫贝壳包

贝壳包是手工基础的级别吧?

在女士通勤包里装点小化妆物件或者零碎钥匙卡片小东西是个讨喜的小包包。

先做了蓝色小猫咪帆布的,但友人看到喜欢,便应了在做一个给她,这个色系略为“老气”了些,看她喜欢吧

颜色老气的送给了妈妈,今天又整一个,贴图。。。。


]]>

为家庭疗伤

图片来自网络

兩冊加起來差不多900頁,十分厚實的兩本。

李維榕,網絡上的介紹極少,看她的文字,讓我極其自戀滴以為她也是天秤座,因為只有天秤座才會有如此淡定又中肯的心。她的心理治療工作以家庭為主,她是美國家庭治療大師米紐琴的唯一入室華人弟子,現任香港,美國很多關於家庭治療的要職。這是我第一次接觸她的文字以及她的家庭治療——《為家庭療傷》。

兩本書所涉及到的個案數不勝數,其中不乏看到自己或者朋友家庭的縮影,每個家庭都是一個系統,外人輕易無法入內,而家裡的人也不易真正走出系統。

起初以為,她這樣不斷列舉個案以及自己的見聞,是要留給最後的一個總結性闡述。但實際上看到下冊時,明朗起來。她不會給總結性闡述,對於家庭治療也許沒有人能給“總結性闡述”,其變化多端其隱藏晦澀隨時能出乎你的意料。

但明眼的治療師一定能看到端倪,但也易束手無策。

其中幾篇印象深刻。

“當孩子患上貪食癥”這一篇,貪食癥是一種極其讓家人苦惱的病症,患者會不停滴吃食,知道家中沒有任何食物,他們甚至將攻擊目標直指馬桶!有父親說每天上班很累回家還有更累——必須跟孩子爭奪洗手間的大門!

往往“問題孩子”的問題不是孩子而是家庭。孩子只是被無辜滴拖拽到了這個問題漩渦中,不能自拔只能將問題從自身甩出來,所以,他們看起來有問題,比如逃學,比如厭食,比如作惡等等。

文中的個案安排不是信手拈來,是精心設計的結果。從個體問題到兩元家庭問題到親子家庭關係問題再到個體發展問題,這分明就是一個成長的過程。

作者寫作時融入了她大量的治療經驗,通篇看來雖然每一篇都沒有涉及具體的治療方向和治療方法,但卻展現了家庭治療無限的可能以及家庭本身所蘊藏的巨大的自我療愈能力,如心理治療/訪談所要治療師/諮詢師所潛藏的理念:每個來訪者都帶著能自愈的潛在能量,作為諮詢師要做的是幫他們發現自己的能量。

 

我可以进屋吗?

大部分吸血鬼小说都沿袭了一些他们的共同特点,比如他们都会害怕尖木桩,不喜欢大蒜的味道,不能见阳光,睡在棺材里,必须要主人邀请才能进入人类的家里等等。

从《德拉古拉》到 《惊情四百年》 ,真是大爱导演和编剧的改编了,把个几乎跟浪漫关系毫无瓜葛的冷酷吸血鬼变身为一个为了爱情穿越时间的海洋来寻找爱人的痴情种。那个留了一撇小胡子,带着高高的绅士帽穿着燕尾服的“王子”对着爱人“米娜”转世,深情的眼神,端庄的礼仪,这是四百年来的期盼,王子只为这一刻,愿时间仅停留在这一分这一秒,天地万物都虚掉,只要她在眼前,只要她好好的。

《暮光之城》,吸血鬼的形象从未如此“温柔深情”,他是这些吸血鬼里间或唯一一个能行走在人间,阳光并不能真正伤害他,不用邀请也能进入人类居住的地方,不会害怕大蒜或者木桩,还能“素食”的大众情人。这个故事更加像个小言,男主是个无所不能有钱又有智慧身体健壮还不老不病的超级男友,很多女人都无法抗拒的类型⋯⋯

《真爱如血》是个彻头彻尾的吸血鬼故事,充满了血腥暴力甚至色情镜头的系列剧。剧情里人类和吸血鬼可以共存,人类甚至发明了“真爱如血”的类血饮料供吸血鬼饮用。当然,他们还是吸血鬼,阳光可以烤焦他们,木桩能让他们立刻分崩离析。

不得不提的还有两大帅哥担纲的《夜访吸血鬼》,布拉德•彼得和汤姆•克鲁斯,加上那个古灵精怪刁钻的小吸血鬼姑娘路易斯。吸血鬼除了嗜血,他们看起来大多数长相俊美极具诱惑魅力,当然他们容易陷入基情四射的圈子里,比如《真爱》里的King和他的小情人托波特。当然我以为,这些故事里多个把这样的,十分圆满,哇卡卡~~

斯蒂芬的这一本 《撒冷镇》 只能算是这些吸血鬼小说里的又一笔,却没有十分出彩的地方,全靠他老人家的恐怖氛围渲染功底和对大场面的把控能力,人物心理描述等等让这一小说尚能引人入胜。

吸血鬼的故事还会继续被各种人重新编写演绎,也许他们还会增加新的特征。吸血鬼的故事也许满足了人们对永生,对无限能力的渴望。当然永生是不是一定真的是人们所望,无所不能怕是也有力不从心的时候。纵然很多人怀疑精神分析学派的医生带着病人走过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的自我成长,但人生的成长难道不是伴随一生的吗?

 

再说弗洛伊德

自上一篇义正言辞的《 一百年前的个案 》之后,在 字里行间 与朋友聊完事情,看到了这本《弗洛伊德:梦 背叛 野心》,找了弗洛伊德老人家的孙女知名的教育家的“真知灼见”来铺垫,好奇之下翻了几页,还有对安娜以及布洛伊尔的描述,于是借来看。

一百年前的个案是说安娜·O的癔症个案,布洛伊尔当时是安娜(化名,本名为:伯莎·彭博还姆,后称为犹太妇女联合会创始人,著名的社会工作者)的主治医生,彼时弗洛伊德还是一个医学院的学生。布洛伊尔与弗洛伊德分享了这个个案的很多细节,布洛伊尔1847年便已经从医学院毕业从事医疗工作,接手安娜时在维也纳以及整个奥地利小有名气,可以说他与安娜一起开创了“谈话疗法”,他们称之为“扫烟囱”疗法。

布洛伊尔医生让在催眠状态下的安娜说出了很多记忆深处的片段,而这些片段在被说出之后,由这些被压抑的记忆所转换的躯体症状就消失了。但在后来的接诊中,他就没有再如此大规模地使用这个办法,但这一点却被弗洛伊德吸收,并且融合进了自己将来的理论王国里。除了安娜的案例,还有很多,比如露西小姐的案例等。

从传记中看,弗洛伊德老人家对病人有时候十分专断甚至是蛮横,病人必须按照他的意思进行治疗,跟现代意义上的咨询天差地别。

我是典型天秤座,认为世间万物必讲平衡。他有这么多的理论并且一生不遗余力地维护自己“如神一般”的学术地位。当某个点走到了极致必然诞生另一个极点,这两个极点可以在同一个人身上,好像很多伟人有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窃以为没有必要为了这一个面去否认其颇有成绩的另一面,这两面虽然不相容,但却让这个人有血有肉,你可以单纯意义上地将他看作“神”,也可以看作人,谁见过不是以人为原型的神。现代精神分析已经大部分放弃了弗洛伊德古典精神分析的那一套完全归咎与力比多的形式,而更多的讨论客体关系理论,这很大程度上比力比多容易接受。

这一再说,要给布洛伊尔正名,他认为“创伤”和“分裂”更是各种精神疾病的根源已经越来越为心理学行业的人们所接受和深入研究。

 

一百年前的个案

「我是標題黨,但的確是100年前的個案,幾乎沒有檔案可以查詢,彼時還沒有諮詢師這個職業,全靠當時醫生的各種閱歷,一切都是萌芽,一切都是初始……」

《弗洛伊德與安娜•O》,講述的就是這個一百年前的懸而未決的個案,卻一直為精神分析以及心理學領域“傳唱”不已的個案。安娜是後來法國一位著名的女社會活動家,以及猶太婦女聯合組織創始人伯莎•彭博海姆的化名,之後她對自己1881-1882年的病程避而不談。

對她當時的病程,現代大多數人願意相信,她患的是顳叶性癲癇,這類癲癇會導致面部神經痛(又被確定為三叉神經痛),言語混亂,四肢麻木以及幻覺等症狀,可以通過藥物治療。

但支持該個案的各種診斷的線索混亂複雜而實證資料又極少,一些往來書信,一些公開或者非公開場合的言論,發表的文字也是利用了這些書信或言論中的一些甚至是斷章取義地試圖解釋和重構該個案。

本書涉及最多的是弗洛伊德與布洛伊爾他們對個案的闡述。他們原是一對十分要好的摯友,但因為對該個案的看法不一致——移情與反移情,導致兩人後來分道揚鑣。弗洛伊德認為布洛伊爾沒有正確處理病人的移情,而選擇逃開。從現代的各種精神分析個案來看,移情對於精分的治療是如此重要。當移情產生治療師才有更大的可能去把握好來訪者的“心圖”來進行工作。但在當時,女病人對男醫生產生了超出正常的病患關係是不被接受,男醫生的妻子為此十分苦惱,男醫生所受的教育也讓他立即“逃”開了病人與妻子去二度蜜月。而病人則繼續現在“移情”的深坑裡無法自拔,病情益發嚴重,不得不進入療養院治療。——病人在布洛伊爾醫生要結束治療的時候,採取“假性懷孕”的方法企圖留住醫生,當醫生選擇退卻,她的病症不但不能好轉反而會陷入新的一輪可能更加嚴重的病況裡去。雖然百年過去了,但人性上的發展幾乎為零,很多現代病症中因為移情或者醫生無法處理病人的移情中斷治療之後病人的症狀嚴重化的個案在一百年前會發生也不足為奇。

爭論最多的還是弗洛伊德對此的各種前後矛盾的言論。各種想要打擊他的言論充分完美地利用了這一點,即便現在對於他的性力理論還是很多人在詬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