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归档:sherry

关于sherry

世界终将得到救赎,当真爱如此坚持不懈

雪夜

夜里醒来,看窗户透进来亮光,没有开灯,掀被子起来,整个天空透着奇怪的红色,加上积雪的反光,凌晨三点多的天空十分诡异。

借着光能清楚地看到小公园里,没有一个人,树枝静静地戳着,公园里小径上的雪已经很厚,路灯冷冷地照着,在这天光下似蝼蚁般。

轻轻走去阳台,打开了窗户,寒风夹着雪花扑进来,紧了紧衣服,翻出来藏在抽屉底下的烟,点了,淡淡的薄荷味混着霉味充斥在鼻腔里,这还是去年买的一盒,刚抽了一根。

烟蒂的光,在夜色里有些怪,一朵雪花落在光上,发出了嗞嗞声,又一朵落下来,在我的拇指上,静静地没有声音也没有温度。

房门开了,家人睡眼惺忪的样子,我不知所措地解释,他叹了口气,“别得瑟了,这么冷,关窗户进屋睡觉,我给你暖暖。”

窗外依然泛着红光,这雪亮的夜空终将引领我们穿过黎明前的黑暗走进春暖花开的光明。

愿大家健康

春节快乐!

这样冷清的一个春节确实是活了这把年纪从未想象过的。小时候的年节时最快乐的,可以有新衣服穿,可以吃到很多好吃的,炸肉丸,带鱼,红烧肉,虎皮鸡蛋……还可以跟表哥表姐堂哥堂妹一起游戏玩耍,可以拿压岁钱,可以看元宵时候闹元宵的舞龙灯,还能拖着兔子灯出去玩,真是数不清的乐趣。

但每天依然24小时,依旧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的迹糟日子。[迹糟:就是一种很难用普通话形容的某个意思,请想象一下。。]收到服务器空间即将到期的通知,想着能不能换个节省点的方案,找LMS,他给了我一些建议,挺好,而且在他的协助下,顺利无缝切割到了新的服务器空间里。

以前热衷贴图片,现在图片也少了,单反已经搁柜子里很久了。空间虽然没剩多少,想着就写文字也该够用了。

春节假期普遍都被延了吧,居住的这个小区昨天开始也正是“封闭”了,快递外卖都不能进来,有快递就得去门口取了。

希望大家都能顺利度过这个突如其来的疫情,待春暖花开时,也许大家对自己和身边的世界有一个全新的认识!

顺祝,鼠年顺遂!

迟到的2019总结

这是怎样丧的一年啊,容我慢慢算来……】算这种会不会招来更多的“丧”?就随便聊聊吧,并没有什么特别想总结的。

这一年基本上在“自由散漫”中度过去的,今早通勤路上在想,那时候去欧洲,看到沿街乞讨的吉普赛人,不免唾弃鄙夷,明明有手有脚得闲却不思工作,只乞讨为生的人生哲学到底是什么鬼?那时候我28岁,感觉自己面前有一整个未来——至少那时候28岁还没被排到老阿姨那一档——怎么样也得努力一把?也不知道是要提升自己的“阶级地位”还是“经济层面”。

前几年开始接触了解“极简生活”,德国一位妇女,一只行李箱没有住所,没有牵挂,到处打工换饭吃换地方睡觉,这样无货币交换地活了将近20年,只偶尔去自己孩子家里看看,然后就走。去饭店打工换餐食,去火车站睡觉或者长椅上,或者是青年旅馆打工,所有家当都在那个行李箱里——还是个半大的可以随身带上飞机尺寸的箱子。这——这不就是另一种形式的吉普赛人吗?不为工作所羁绊,或者只是一段时间里工作着而已。某本书上提到过,现代社会一个人可能一年只需要工作两个月左右,挣到的钱足够基本生活一年的,可现代社会里,谁敢每年干两个月就辞职?试用期还没过呢……

虽然吉普赛人长途迁徙的缘故尚未找到,崇尚自由也许只是看起来的样子而已。但不役与物的生活,确实是干净清爽到极致的生活,是真正的生活。

不小心扯远了。

2019年还真是一言难尽的,有喜悦的也有不太愉快的。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健康渐渐地被摆到了更显眼的位置,心理健康更是需要百般呵护。小朋友越来越像个大人了,长高了,心里也比之前成熟了很多。

当然说自己身体健康的时候也必然会要更加关注父母的身体,生命像河流,奔向大海才是宿命吧?

也许2020年的总结会不一样,嗯,肯定会不一样的,至少现在我在做着以前没有做过的事情,很新鲜,也让我接触到了不一样的人群和事情。

独立博客十二年

写下标题,觉得自己仿佛也挺厉害的亚子。然而并不。

2007年还是独立博客的黄金时代吧?所谓的黄金就是有很多可供选择的独立博客程序,从asp到php(然而我一直没弄明白这些程序语言),从国外到国内的,林林总总,那时候的乐趣和困惑可能同在“到底选哪个程序?”我一只觉得折腾博客程序也是独立博客本身的乐趣吧?

爱折腾的我用过很多种程序,包括并不限于:Z-blog,Bo-blog,Text Pattern,Movable Type,TextCube,Nucleus CMS,b2evolution……每一种我都亲自安装实验过,其中跟随我超过三个月的是TextPattern,Movable Type,TextCube。当然还有WordPress。

那时候wordpress还很轻盈,程序很小,安装需要按照指示步骤来,安装好了,打开很友好,跟b2evolution很相似(有传闻b2的某个团队人员出来之后创立了wp,或者是wp初期的某个人出来创立了b2evolution)。还没有那么多插件——可能是用的人还没那么多吧。

那时候还有相册程序,我也捯饬过很多个,但是都忘了,现在连网络相册都没落消失了,想找个放图的地方都很难……

说回来正题,那时候没什么长性,常折腾换程序。博客程序之间的兼容性很低,丢了很多初期写的博客日志。有一次电脑系统崩溃,丢了2009年之前的照片,幸亏保留了一些在一些博客网站上。尤其是孩子满月的周岁的等等。

以前折腾wp的时候,还会偶尔改改CSS,或者在footer上加点个性化的东西,后来拜托LMS写过几个主题,用的一直挺好,但架不住wp官方一直更新,我也越来越搞不懂那些代码的东西了——可能以前也是一知半解吧。

博客多年前就已经被微博取代了吧?还在坚持独立博客的,更是少了。其实还是觉得需要一个这样的地方,偶尔写写想法,或者立个肯定会打脸的flag之类的。

十二年都够一个孩子从诞生到小学毕业了;十二年抗战+内战都结束了(从1937开始算);十二年生肖都轮一圈了……

希望下一个十二年这个博客还在,你们也都会来看我。

PS:此篇回应响石潭的“独立博客十一年

The Night of

这部剧的中文译名还是很奇葩的,各种都有…… 作为一个字幕译者,我也不知道哪种更贴合主题,尤其在看完了剧集之后,就更加唏嘘了。〖以下内容可能有剧透,介意的请跳过N段。〗

人证物证齐全的情况下,嫌疑犯是不是已经算是“坐定了”罪名?一般都是这样的,人证物证俱在,何况还有犯罪动机存在。

嫌疑犯被收押,等待着漫长的司法程序,检方言之凿凿,辩方律师一个接一个地换,嫌疑人家里无法负担高额的辩护费用。

嫌疑犯在被羁押期间,遇到了常见的狱中霸凌,他幸运地被某位大佬罩着——我一度以为这位大佬是不是看上他了,但是事实我想多了——大佬需要一些人帮他“运毒”什么的,于是这位嫌疑人开始接触毒品了。

最后陪审团无法达成一致,以6:6的结果提交法庭,法官宣布需要检方重新收集证据,辩方重请律师继续冗长的司法程序。

检方其实已经获得了新的嫌疑人,直接当天宣布不再对嫌疑人提出控诉。

〖可能剧透部分结束。〗

有些事情你无法自证,但经过这些事情之后,你认清了很多人和事,然后生活还在继续。

就酱吧!

PS:题目有叫《罪恶之夜》的(腾讯视频),也有译作《罪恶之奔》的,我看叫《夜色迷雾》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