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了两部电影

最近午饭看了两部电影,《催眠·裁决》和《雪人奇缘》。

先说动画片吧,《雪人奇缘》主角雪人简直就是中国版的龙猫般的存在吧?只可惜雪人得回珠穆朗玛峰,而龙猫却一直一直在“后院”里存在着。一如既往的动画治愈系路线,分别的时候那张全家福还是让我落泪了,family是什么级别的存在呢?尤其对一个星盘里有巨蟹座的来说。

《催眠·裁决》上映的时候并没有想过要看,但午饭实在无聊,就点开看了。催眠的神奇很多文学作品和影视声作品里都提到过了。个人觉得由于催眠的“入场”方式被渲染的过于神奇不可思议,导致很多人至今对它有偏见——下意识地会认为催眠是一种可以控制你让你听催眠师的话去做任何事情。

不不不,这完全错了。No no no. This is totally wrong.

是的,没人喜欢被“操控”。但我个人对催眠的理解是,一种发自个体内部的具有强大自我治疗的能力。它可以缓解压力,减轻疼痛甚至可以追溯久远的记忆。这种能力可以是自发也可以被外界激发的——外界激发就很有可能给人一种被操控的感觉。

〖敬告:以下这段为个人膨胀部分,不喜可跳过或者直接关闭窗口,谢谢!〗有一年去西班牙做一个行业演讲,即将面对的是一群老外,之前我是有些紧张的,但其实内容已经都在脑子里了,于是我在倒时差的那个早醒的晨间给自己做了一个场景式的自我催眠:让自己以一个舒服的姿势做着,闭上眼睛全身放松,深呼吸几下之后,想象自己已经在会场,面对一百多人的会场,我如何一步步走上讲台,第一句话说什么,演讲内容逐条在脑子里过一遍,什么时候要穿插些俏皮话之类的活跃气氛,什么时候又需要十分正式地讲解某些分析等等,最后是接受观众的掌声和微笑。整个过程简直完美,我一点儿都不紧张了,而且对演讲信心十足。实际场景比我想得还要顺利,最后我还分别接受了好几家企业的单独询问,邀请方简直乐开了花,请我吃了一顿美美的海鲜大餐!陪我吃饭的金发蓝眼小帅哥一个劲儿说:“你真的太厉害了!”吃完饭,我揣着小一千欧的“奖金”去逛街啦~

催眠在缓解疼痛方面也有奇效,曾经有催眠师在广播里给一位临盆女子实施催眠,同时女子又是水下分娩,疼痛值迅速降低到可以忍受的的地步,最后顺利产出双胞胎。(这个是美国的真人实例,一个靠谱老外朋友介绍的。)

回到电影,其实这一次催眠师没有被吹得过于神乎其神。人容易对潜在的危险过于关注,也不是不可理解很多作品里把催眠和催眠师“妖魔化”。

应用催眠用的最成功的可能就是广告业了吧?你曾经冲动买下过多少并不十分需要的东西呢?

好吧,电影还是值得一看的。

我的外公

〖此篇以及“小时候”系列献给最最爱我的外公,无论现在你在哪里,愿你一切都好更希望今晚你能入梦。〗

三十年前的清明节前半个月,应该是个周末,和母亲以及母亲交好的同事一起去看电影,张艺谋导演的。我先去了母亲同事家,吃点东西,母亲要回去照顾腿脚不方便的外公的晚餐。

我记得当时我正在吃的是咸泡饭,青菜蛋花汤加上隔夜的米饭做的,很鲜美。愉快地等着母亲过来,我们一起去看电影。一场电影有一个半小时,每次说要去看电影,我就会很高兴,有一个半小时看别人的故事。

母亲说好过半小时回来,但一小时过去了,还不见人影。有些着急,怕错过开场。突然有人敲门,母亲同事家在院子后,她去给母亲开门,俩人在门口 不知道做什么,我端着碗出来看,我看到她扶着母亲,母亲在哭,我听到她用方言说着“怎么办怎么办”。

直觉有不好的事情,再仔细听,是外公出事了。

外公是民国时候出生的老一辈人,上过几年私塾,因家境不得已辍学了。一辈子在外都端着大家长的架子,回到家却不一样,他对外婆,自己的女儿们以及我这样的孙女们却从不吝惜有爱和表达爱。

母亲是他最小的女儿,我是母亲唯一的孩子,他对我格外疼爱,时时事事护着我,因为父亲对我格外严格,他总有微词,甚至跟父亲有过一次特别严重的争执,父亲气得离开了家。我跟父亲姓,但父亲却一直是跟我和外公外婆一起住的。

外婆生大舅的时候,受了大罪,外公看不下去她一个人收拾自己,给端了热水来清洗,却被自己的婆婆骂了很久,说女人生个孩子还要男人来照顾,简直玷污了她儿子的身份,外婆无话,外公也没直接顶撞,而是改成人后默默地照顾。

外公十分自律,上年纪之后他得了老年性肺气肿,却不听大夫的,自己愣是用食疗给自己治好了。六十岁成功戒烟,一年四季遵循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模式。

南方夏季夜间也很燥热,他会一直给我用扇子扇凉风,有时候他睡迷糊了会停下来,我就会哼哼,他又开始扇……

我的记忆里,外公和外婆都是各自睡自己的床铺的。我从小就跟着外婆睡家里唯一一张正儿八经的大床,外公的床铺则是需要每天睡前再拾掇的。两个长凳架上床板,夏季铺竹篾凉席,冬季铺一层厚厚的稻草再加孺子,还要加个汤婆子,厚厚的杯子以及一个高高的枕头,每晚我都会跟他一起铺床,每做完一个环节,就会大声地跟我念叨一遍,有时候我也会蹭到外公那里睡,早上醒来必然是在外婆的床上。

虽然乖巧如我,也会偶尔淘气一下,犯错。他只会面上凶凶的,从不舍得真的教训我,记忆里教训我最肯下狠手的是母亲。有一次实在错得狠了,外公气得不行,直接拿起案头的竹尺,先狠狠地敲了桌子,然后说“快说你错了,不然我这戒尺下面要敲的就是你的屁股了“还作势要来揍了,我那是却是个特别倔的,就是不肯认错,然后外公只是佯装打了几下,戒尺还是没舍得落下来,只跟我母亲狠狠地告了一状,母亲说”下次别心疼,直接下手“,结果外公却回”你倒是舍得,这么个小人儿,下不去手啊。”

可能每个人的记忆里都有一个这样的长辈吧?无底线的宠溺无条件的爱。

三十年过去了,他没能看到之后那座小城和我们家经历的一切,甚至我梦见他的次数都少得可怜。他跟我们告别的方式实在太异于常人,他走之后的几年,他生前住的小屋一直空着,家人甚至把屋子封了一段时间,我上了高中之后,那个小屋成了我的房间。我大学毕业之后,家里重新装修了一下,小屋早就没了之前的样子。

很长的时间里我都不会想起他老人家,人天生就具有一种逃避痛苦的本能,会劝自己生活总要继续,日子总不能不过了吧?会觉得走了的人也会希望我们过得好,但谁知道呢,也没人活过来告诉我们他们到底怎么希望的?

旧事

【许久以前似乎写过这个事情,但用wp自带搜索没找到,可能屡次折腾数据丢了,我就当没写过重写一回吧。】

好多年前,应该是孩子还小的时候,冬夜我跟孩子爸爸一起出去遛弯,空气凛冽里带着一股子焦煤碳味道,路口红灯和车灯交相辉映,站了一会儿,看见路边一辆车急煞停在了一个中等身材女子旁边,女子怀抱一个小婴儿,车窗打开,有人在跟女子说话,但听不清楚,看着像是偶遇的熟人。

不过一分钟,车里说话的人下来了,女子立刻退开了好几步,似乎是躲着,又好像是怕对方。下车的男人比她高了近一个头,他拽女子的左胳膊,女子惊呼,并继续往后退,孩子依然没哭。

男子去抓住她的两个胳膊,试图把女子弄进车里去,女子开始呼救,“家暴,求你们帮我报警,他要家暴我和孩子,求求你们,帮我报警吧!”昏黄的灯光下,她的声音几乎淹没在车声中,几乎没有路人驻足,我开始往那边走,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后来的事情我记不清楚了,基本上就是女子被车子带走了,路面上依旧是车水马龙灯火通明。

之后的事情,我不得而知,她会不会被更狠的家暴了连同孩子一起?又或者孩子在这样的家暴环境里长大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如果我是这个女人,我会怎么办?[我真没有答案,也许我会努力让这个关系破裂,从而不被家暴,也或许我会因为很多原因而不得不固守在这个暴力的家庭中吧?]

[小时候]漕河

小时候住在这条漕河的附近,漕河是京杭运河的支流,古时候它运着我们当地的一种黄酒进京给明朝的皇帝享用的。后来也是运输的要道,记忆中的水运码头离家比较远。漕河曾经牵连着小城的经济命脉。

小时候最喜欢的事情是外公领着我去桥上看船队经过,一个船队多的有十几艘船首尾相连,装满货物时船线压得很低,感觉甲板上要进水了,卸了货船会轻飘飘地浮在水上,雨季时候船顶棚能高过沿河路的路基。

遇到下雨天,撑伞也要去看,傻楞楞地看船队经过,大部分时候是单向的行驶,偶尔有相向的,那就是特别精彩的时候,看到首船会稍稍转舵,还会鸣笛,每到这种时候是我最兴奋的时候,可能我默默地期盼过它们会相撞?

有时候会看到船上人家的日常生活,孩子在船舷上嬉闹,大人们在船尾棚子外做饭,如果是清晨还有人家会将夜香倒进河里。那时我问外公,他们怎么不倒去厕所?这样会弄脏河水啊。外公说,他们就是生活在船上的”船上人家“,他们不上岸。小时候不能理解有人会愿意一直漂着生活。

工作后有一次出差在荷兰阿姆斯特丹的河道上游船,觉得这河道还不如老家的漕河宽,也有船上的人家,夜色笼上来的时候,房间里开了灯没有拉窗帘,看到有男主人在沙发上看书,女主人在厨房忙碌,孩子在地毯上玩耍,没有装货的露天船舱,船就是他们的家,原来不为生活所迫也会有人选择这样漂着生活的。

家乡的雨季是在6-7月,记忆里最严重的一次水患是90年代初期。大雨倾盆下了好几天,漕河的水就涨了很多,漕河水几乎已经齐岸了,船高高地浮着跟建在了陆地上似的。桥洞也没进了水里。

到学校有同学说,河的西段,水已经漫过河堤,淹没了沿河路,有人夜归失了方向,朝河中间骑了过去 ,再没能回家;有人经过北新桥看到了一团黑乎乎的絮状物飘在靠岸的地方……

还有同学请假了,因为水淹了一楼,没法出门了;有同学是划着家里的大木澡盆来学校的;有一同学说家里的鱼塘都发水了,养的鱼和虾都跑了,这一年没什么收成了……

小城很多行业是靠水的,他们靠养殖鱼虾蟹为生,父亲的一个朋友也一度以此为生,后来年纪大了,孩子也不愿意继承”家业“,鱼塘盘给了别人。现在很多人靠这个发家致富了,出的蟹虽然不如大闸蟹那么有名,但也有鱼肥虾美蟹鲜的好营生了。

那些年工作出差的时候,也在塞纳河边散步喝咖啡,看情侣们在河边聊天亲吻,和朋友一起在桥上发愣,在莱茵河边看健身跑步的人们来来往往,在瓜达尔基维尔河边( 西班牙语:Guadalquivir )的塞维利亚老城区里溜达,参观斗牛场……再回到老家站在桥上看漕河水,看来来往往的船只,不禁生出点感慨,河水亘古不变,变的岸上和水上的人们、他们给世界带来的变化以及他们的心的变化。

满身伤痕的你熠熠生辉

We are all in the gutter, 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

我们生活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奥斯卡·王尔德

《少年的你》这次的周冬雨真的挺惊艳。看不到安生的影子,看不到那个古灵精怪丫头。她是那个仰望星空的人,小北被她吸引自然而然。她会给跳楼自杀的同学盖上校服,看到有人遭到殴打会悄悄电话报警。 全程素颜的周冬雨却让角色熠熠生辉。

这个特质可能在很多人眼中是个“异类”,是需要被“拔除”的,魏莱那帮就是那个来“拔刺儿头”,努力想让陈念成为自己一类的人, 她一边嫉妒这种光芒,一边想要灭掉它,这从她后来努力想拉陈念“入伙”可见一斑。因为她折射出来的是人性的光辉。

很多反应底层社会文学作品里都会看到作者努力想要展示那些最脏的污垢里微弱的人性的亮点,以前并不很喜欢看这样的作品,觉得太过压抑低沉,更喜欢看阳光温暖的作品。然而,污泥里绽放的花朵才更为耀眼吧?

强烈推荐周冬雨和易烊千玺的《少年的你》,两位演员演技太在线了。当然有人提到了原著“抄袭”的问题,这几年抄袭这个词一直出现在很多电影电视剧的“评价”列表里,像是一幅近乎完美书画作品上的一个苍蝇,一方面瑕不掩瑜另一方面又是不完美的铁证似的,无论是站原作抄袭立场的,还是站演员不应该被连坐立场的,都有自己的道理。

PS:之前《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也被认为是抄袭了大风刮过的《桃花债》,于是我也去找了后者来看,我的结论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也去看了大风刮过的作品。《枕上书》也要播出了,还是有人在说抄袭,仿佛每一篇网络作者的文字都带着这个”先天不足“。但抄袭毕竟不是可以一辈子的,后劲是不是乏力,便能一目了然了吧?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