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能与你再次亲密接触

在我的脑海里,西班牙一直是一颗明珠,是弗拉门戈舞者的长裙,一袭三角长巾撩动了多少人的心弦?是俊逸斗牛士手里的一方红布,永远撩动公牛的奋不顾身最终英勇“牺牲”。

喜欢西班牙真是没什么硬指标,接触的西班牙人不太多。他们普遍五官立体,很多人喜欢蓄胡,当然也又不蓄的。街头艺人不少,位置也固定,2004年去的时候那个拉手风琴的艺人在马德里大皇宫出口那里,2010年冬天去的时候他还在那儿,2011年夏天去的时候,出口依然是他!

因为喜欢弗拉门戈,买了午夜的剧场表演秀,夜里十点出去觅食时遇到了饭店里正有人聚会,人山人海,我找了个旮旯坐下,看到服务员百忙之中抽空还要随着音乐扭动几下投入滴吼几嗓子。跟客人对舞一番,直到突然想起来自己还要干活,速度过来给我个单子,就撤了……

塞维利亚的老城区有有轨电车,上去之后坐几站下来,可以看教堂或者随便找个长椅坐下来,咬个冰淇淋,看小帅哥玩自行车或者看街头艺人现场卖艺或者是白马驮着马车经过……

马德里郊区的某个家乐福里我曾买过打折的车厘子,应该2.5公斤左右,2.5欧,味道还十分仙灵。

西班牙有个“太阳海岸”,海滩上的太阳伞很多拍着,没多少人在伞下,多数在阳光下晒着,那架势大有国内咖啡馆里的办公的人群的架势,电脑一架”我今儿要在这儿待一天“的意思。

巴塞罗那自然是个特别美丽的城市,高迪充满想象的建筑,仿佛置身童话世界般的感受……

但,

近几个月以来,西班牙的疫情也严重了起来,也不知道这波疫情要什么时候才能到尾声,很想再次回去,吃街头的爆栗子,去小饭馆里吃每家特色的tapas,火腿肉配上美味的橄榄油和绿橄榄……

记忆里的意大利

渐渐地全面复工了,国内的情况缓解了,但国际形势尤其是意大利十分堪忧。

去意大利的次数不比去法国,但是却十分喜欢这个国家,他们不造作也不宣传或包装什么,佛罗伦萨小镇上那些流传几百年的雕像仿佛国内某些出产石料的镇子上对方的大批量生产的各种雕像一样,一尊尊地戳着,每一尊都可以欣赏半个钟头,雕像人物的肌肉血管骨骼,衣服仿佛被风吹起般,表情或狰狞或安静或幸福,我只想一个人在那里住个一年半载,每天去对着雕像发呆…… 那里还埋葬了我最爱的米开朗基罗。畅想一下他活着时候所经历的林林总总,他为自己挚爱的艺术所付出的一切,有过后悔吗?不存在的,那是他最爱的。

这是但丁生前的居所。那个写就了《神曲》的但丁,请一定有机会要读一下,这三部曲充满了无限的想象力啊!

之前看《我的朋友马基雅维利》,对着地图和自己脑海里记得的弗洛伦萨的样子,觉得阅读的乐趣有一半来自你有机会去看一下曾经读到过得地方,某次去意大利的时候,带着《天使与恶魔》写的是关于梵蒂冈的那些“事”。

圣母百花大教堂正对着的那个小咖啡馆,一杯意式浓缩才2.5欧,走累了就进去歇一歇, 吹个空调,抬头就能看到大教堂;街头艺人可以给你做幅人像画,如果语言可以通,还可以跟他们聊会儿天,语言不通也能笔画几下,仿佛能明白对方似的……

意大利是个后劲很足的地方,去过之后才会深深地怀念它。那天在微博上看到意大利人民“在家隔离”,自家阳台唱歌搞起了小型邻里音乐会真的太戳了……

有件趣事,那年去罗马的时候,来接机的是当地华人导游,但夜里视线不好,导航也不给力,我们预定的酒店又比较“隐蔽”,那个路口来来回回绕了七八次,才终于找到宽不足四米的小道入口,进去开了200多米之后才看到酒店,司机兼导游连声道歉,一边还嘟囔,“明明地图上就有,怎么就来回倒几次”,语气里颇有些“这事太诡异”了的意思,好在同行人都没太过介意他的业务不熟练。第二天晨起,推开窗户新鲜的空气,室外宜人的景色,楼下其他住客们在喝咖啡聊天,酒店工作人员在忙碌,远处红色的网球场,更远的还有远山……(闲暇的时候跟酒店前台聊了会儿,方知道那个酒店是个旧的修道院改建的,每个房间都很小,可能是之前修女们的房间吧?)

经历这次疫情之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有机会去欧洲,再去的话心态也会不一样了吧,但那些雕像,那座金银桥,那些故事和记忆都将永远在那里,静静地。

被宅日记7

这可能是被宅日记的最后一篇了吧?毕竟全国人民都在逐步复工,没有条件的也要创造条件各种形式的复工了,这个“魔幻”的突如其来的假期毫无征兆地出现了,很多人说:“如果我知道……,我就……”这个假设我从来不做,就算再厉害的大师算命,人的心性是这个世界上最不稳定的东西,不遵循任何”物质”原则,建立极慢,打碎极易,越禁止的就会越有人想尝试……

图片摄于3月2日晨间三环。

公交车上人极其少,路上车倒没少,早高峰时的三环已经十分拥堵。不过,不要被阳光蒙蔽了,其实很冷,风带着冷水糊脸上的感觉。

前几天看到豆瓣怨声载道,凹3被禁了!一度凹3是我看各位“大咖”们写各种不可描述小文(或者同人文或者作者给的福利文)的地方,主要是看作者的福利文的,每次点进去都要确认是否已经成年之类的,我——倒是想回到未成年的时候呢,一切还能重来——里面的文章有写得不错的,也有纯堆砌的。据说这次被禁事件是一些流量明星的粉丝们搞出来的,只能说凹3还是挺无奈的,不过我也很久没去那个网站了,也许有一天网站能被解封吧。

COVID-19已经是世界范围的事件了,挨骂也是可以理解,网络一篇文字,大意说,不要太在意那些谩骂,毕竟你是要人家尊敬你不是要人家爱你!没毛病啊!

现在最头疼的问题是学校还没开学,家长已经复工了!娃们自己在家可还行?尤其是年纪尚小的,没有帮忙照顾的,应该是比较麻烦。我家是错开了上班的时间,不至于娃在家里要自己收拾午饭——说起来他自己也能给自己做吃的了。

天气渐暖,北京下了两场春雨了,风调雨顺了只盼接下来人口也顺利就是个好年景了!

被宅日记6

已经二月底了,依稀记得月初时,期待着那个14天结束。

今天做了个新的Pocket Size活页的月打卡(三月和四月翻折 • 英文版)放下载页面了,有兴趣可以看看,免费下载,请以同样方式分享并附链接回来即可咯。如果你也喜欢手账,欢迎留言交流分享~

除了拿快递和去上班,基本不下楼,父亲这几天倒养成了饭后去散步的习惯。我每天的任务就是家人的一日三餐……今天在豆瓣看到一个妹纸说“家务是个黑洞”,真是完全填不满的坑,只要人还活着,这些事情没有终结。

很多人已经复工了,学校开学还遥遥无期。据说暑假泡汤了,还计划娃录取之后出去玩一圈的,太可惜了——但我怎么没有失望呢?

——日记越来越短了。。。——

被宅日记5

served by my sweet sweet little man, Henry

之前一直关心着那个不断变化的数字,时而升的快时而慢,我不知道这是随着实际情况变化的还是有其他原因,但是我不想再关注那个毫无意义的数字了,它多大多小都不能概括整个全貌,因为那背后是一个个鲜活生命的。

北京的情况似乎并没有好转,每天都有公布确诊人员活动频繁小区,之前回家过节的好友们也大多被困在了老家,没法回京,本就在京朋友稀疏的我更加感到蜜汁孤独。

中午做了油豆角土豆炖肉,没有放糖味道也挺好。

今天阳光好,洗了被子还把开了线的褥子缝了一下,那是婆婆在我俩结婚时做的,我妈说,这种东西在南方应该是女方家“陪嫁”的,然而我这么远,于是婆婆就都给做了,还有枕头——是她老人家用稗草子缝了个枕芯。十来点钟洗完的,这会儿已经快干了。母亲说,北方的衣服能晒干,在老家冬天是不可能的。

下午追了会儿剧《The Good Doctor》(良医),又加了会儿班——周五因为我的蠢哭了的表现,导致邮箱爆满,没收到的邮件需要跟同事沟通一下,我在本地存的文档也可以操作,不小心就五点多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