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中可以记住多少人

今年无法跟远在老家的亲人团聚过年,这几天视频和语音消息也就很频繁了。跟我妈聊天,说到最近刚离开的某位音乐人。

其实之前他的歌听得少,最耳熟能详的是《大王叫我来巡山》这一首,这几天被《送你一朵小红花》洗了脑了,跟母上大人得瑟我唱的版本,母上大人竟然也知道这位大眼睛的音乐人。她没听过这位的歌,但是他最后的那篇短文,母上大人看得十分感触,可能更多的是对生命离开的一种惋惜。

时时刻刻都有人诞生也有人离开,生命选择了“发展”就要面对新生和死亡。可能最大的焦虑就是,“有人会记得我曾经来过吗?”他说他从小喜欢下雨天,以后如果下雨了,就是他来看大家了,这真的挺温柔也很伤感,诗人多伤感吧?他们比其他人更为敏感,更能感受到周遭的一切些微的变化。

被推荐B站网络春晚上一个平均年龄74.5岁的曾经的清华学霸们的《同一首歌》和《少年》给打动了,一辈子奉献给了事业的他们,依然希望不要被忘记。但通过那一张张岁月留下痕迹的脸上,仿佛真的能看到他们当年意气风发地奔赴祖国各个岗位并且为之奉献一生的风华!上一代人留下了一些什么,好让下一代人继续前进,进而看到整个社会都在发展。这是任何一个选择永生之物都不可能创造和感受的,这也正是生命精彩的地方吧。

但是发展的另一代价就是大家只会在前人的成绩上继续前进而让前人“失落”在历史的长河里吧?也许是另一种方式被记住,比如在孩子们用稚嫩的童声里:“静夜诗,唐,李白,……”比如在烟花绚烂的夜空里——当然很可能很少人在这时候去想起火药是中国人发明的,而欧洲人却用来制作枪炮反而攻击我们——歪楼了,哈哈哈~~~

有时候会想,即便记住了又能如何呢?小时候不明白生命因为有限而美丽,长大了才慢慢知道,所有前人留下的东西都深深地刻在骨子里,荣格说那是“集体潜意识”,是另一种形式的被记住!

我一直笃信,最后所有认识的不认识的人都会在另一个平行世界里相遇,那里有所有的人,我们渴望记住的,记住我们的,都在。

以上

这瓜好大,得慢慢吃

这几天,吃瓜群众已经提前过年了,流量明星们也是十分给力,不禁看天感慨:原来不仅当普通人难,当个明星也很难啊。(为了不蹭热度,我是憋了几天没写blog)

代孕这事儿,我了解了一下身边人的看法,大部分还是持否定态度的,更有人认为必须抓到一个杀一个的地步!但是也有人觉得,有人出钱有人出力,还能解决传宗接代甚至是人类可能面临的人口下降问题,至少黑市已经存在了吧?

我一个人可以接触到的面毕竟是小的,想来大千世界里,对这件事情的看法就更千奇百怪了。

代孕这件事情可能放在普通人身上,会有人“理解”——想要繁衍却能力不够,退一万步说,这好像也说得过去,由于自身能力的缺陷去求助于“高科技”,其本质还是要由另一个个体来完成的。算是一种弥补遗憾的办法。

无论如何,ZS是女性,这么说容易造成性别对立的争议(虽然我一直认为性别本身就是对立的),但我不想打嘴仗。女性有权利选择生育与否,生育本身不仅意味着那40周,还意味着接下来孩子的抚养和教育,都是父母双方的责任。可能有的人选择不育,个人认为无可厚非,人生而受苦,不把另一个个体在没有通知的情况下带到这个冰凉的世界,也是另一种慈悲。

但是如果选择了要孩子,还是用这种代孕的方式,作为一个正常的成年人是需要深思熟虑的,做出了选择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后悔了!?对生命也是太不负责了。接下来的事情自然从当事人的角度来理解也是符合她自己的逻辑的。

然后是花花和张,这瓜不如ZS的刺激。我的个人看法,花花是配不上张的(如有花花的粉请不要杠,这只是我的看法,你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喜欢你们的爱豆)。其实,两人感情好的时候,水到渠成做些亲密的事情,但有了孩子在国内也是可以“打掉”的,这也是某妹子认为“这孩子打不掉TMD烦死了”的原因,生下来了就得自己或者两人一起负责,现在单亲妈妈吗也不是少数(这么看来,社会对女性还真是苛刻,一个单亲妈妈混生活多难?而她们其实是在为社会的延续做贡献啊,社会怎么回报的?),却又要曝光到大众眼前,也是不太理解张碧晨的逻辑。

据说浪姐2开播了,我对综艺没太大的兴趣,可能我是那种自己跟自己就玩得很快乐的那种人,每天自己的事情也忙不过来,根本无暇顾及别的,只是代孕这事儿有点“超纲”了,再加上弃养,不免想要唠叨两句。

以上。

有感于近期掉落的几个个案

明确说不是“几个”,是两个。具体个案情况,就不详细赘述了。也是之前左边发了一篇日签,转给我看了。

心理咨询其本质还是要面对面地进行的,任何其他形式,都可能使隔靴搔痒,不得要领。如果说有效果的话,也是源于来访者的高度配合。

可能之前的一个治愈较为成功的个案,本质上TA是十分配合的,并且症状也是相对轻一些的。

这两个月来掉落了两个“个案”,都是采用网络“文字”方式进行的咨访。以前我对于咨访形式相当佛系,文字或者语音都可以,但我忽略了网络这样的方式本就“松散”得很,我再佛系,治疗关系的建立就非常困难。

文字咨询很难,①五感里只能通过文字方式获得对方的反馈;②对方的反馈的时间会很随机:如果一个问题是来访者愿意乐于回答的,回复会是立刻的;但如果问题不那么令人愉悦,对方可能会反复修改回复的内容,导致沟通效率立刻下降。

有很多人,对于自己需要心理帮助这件事,非常羞于启齿。这件事情是掉落个案给我最大的启示。并不是所有人的认知都一样,只是大家对真相的理解都是从不同角度切入的,他们的那个面(façade)跟我的不一样,这不意味着谁比谁怎么样。

我是真的对于掉落的个案,有点愧疚,也许是我学艺不精,也许是我很多地方可以改进,这样就能更多地帮助到对方,而不是让对方感到“更无助”。

经验:①网络咨询必须至少语音方式;②不可用自己的认知代替所有其他人的认知。

以上。

=====补充=====

PS:如果咨询是收费模式的话,也许会有不一样的情况。

《同步》2019

时间线一直是让我着迷的东西,小时候喜欢看穿越的小说,席绢的《交错时光的爱恋》,当时并没有时间概念,只是觉得这是个故事,只不过女主有着现代女性的很多特质罢了,之后看过《不负如来不负卿》等等很多穿越的小说,也从没想过时间线的问题。

《星际穿越》这部电影在我看来是将时间线描述的比较“科学”和“接地气”的了,但它实际主讲的并不是时间而是宇宙之类的吧,后面男主在时间线上“穿越”,却无法介入任何一个点,让我之前的所有关于时间线的想像具象化了——但又具象得很憋屈,但是不这么具象就没法推进剧情,这个故事还是在讲三维世界啊,而电影中的那个“they”是虚构出来,推进故事的原动力。我想象中能游走在时间线上的那个高维里,能随意切入任何一个时间段,但也并不会停留在任何一个时间段,其实这本质上对三维世界来说,不具意义,所以各个维度的世界只会在自己的世界里——那么问题来了,人类如果有灵魂,它会是那个维度里的?

《同步》(2019)电影里提到了“松果体”,有兴趣可以搜索一下各大百科对这个词条的解释,但一定要用多家百科看看每一家的词条解释,非常有意思。但电影并没有涉及到很多这方面的内容。核心内容还是让大家珍惜眼下,世界上有比死亡更糟的事情。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uDE0KuoDFnTwtfuiVAIoww
提取码: yjnb

故事就那样吧,毕竟人们胃口都被养刁了,水涨船高吧~

时间都去哪儿了

这是一篇回应“青山绿水”的日志“卸载手机上的游戏之后我在想什么”的日志。

没有抖音帐号的我,可能常常被“流行”和“年轻”甩在后面,去年下半年又把微博帐号给注销了,去年十一月开始又阶段性的关闭朋友圈——这次是连分享音乐这种几乎没人在乎的事情也没做了,以前我还挺喜欢分享听到的爱听的音乐/歌曲的。

极偶尔回去看一下自己十分心水的几个微博,主要是看脸去的,也会看看他们的近况,曾想过要不要注册一个号,又想,有心就打开微博搜到了再看。

部分原因是极简生活给我的改变,极简小组有个帖子问:“极简鹅们,你们极简以后多出来的事情都用来干嘛?”这个问题对于盲目跟风的极简/断舍离人群来说,直击灵魂的问题,也会劝退很多人。你极简的初心决定了你的断舍离可以走多远,可以多久不反弹。

可能现代人的生活里有相当大的时间比例是用来工作挣钱的,还需要花时间来维持人际关系,

手机上的游戏或者娱乐杀时间的app,卸载了只是个单纯的行动,情感和意志都有可能让你轻松地再次点击“安装”,妥协的结果可能是变本加厉地更加沉迷。

没有这些“帮助”你杀时间的东西之后,那些被拯救的时间可以用来做什么?不提整段整段的空闲时间,任何形式的等待时间,都被“手机”填满了,游戏、新闻、短视频等等,刷之不尽。

可核心问题依然没有解决:时间到底用来干嘛?去做真正想做的事情!

——好吧,我招了,其实我就是不知道自己真正想做什么才想办法杀时间的,你让我把时间极简出来了,这不是逼我回到之前的要面对真正的自己的窘迫吗?

找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这本来就很难,加上每天泄洪般的信息流量,基本上一天下来真正属于自己的时间和空间都非常少了。

先把自己的时间留出来,安静地喝茶/咖啡,可以是发呆也可以是思考,集中精力做一件事情。——这本身可能就是一个挑战。然后坚持将这件事情做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