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我爱你

这个小小的假期,过得十分舒适又悠闲,被我啰啰嗦嗦地写了这么多,但似乎还没写够。

巴黎城在8月时候很多人都出去度假了,剩下这个城市看着还蛮清净。

公寓酒店里设施齐全,我们每天在房间做早饭,虽然花样就是简单的煎鸡蛋,拌生菜,法棍配火腿奶酪,以及一些其他周边超市便可买到的新鲜蔬菜和水果,中午在外面吃,晚上或买点周边外卖或者吃完了再回去。

天色暗得很晚,差不多10点才不见光亮。几乎每家住在这里的人,晚间都带着一两根法棍回来,早晨要七点多才见太阳。

附近的交通也甚方便,Tram,地铁等步行距离就到了,每天都地铁出行。虽然很多人说巴黎治安不好,常有一些不法分子/穆斯林之类的仇恨攻击,我们在巴黎的日子还算安静。

唯一让我觉得心惊胆战的也不过是虚惊一场而已。因时差,我们几乎全体不到三点都醒了,好不容易挨到6点,我们就出去散步,我也可以跑一下。即将回到酒店时,听到猛烈的摩托车发动机声音,我们即刻停了下来,那一刻我脑子里闪过几千种场景以及我该怎么应付。但很快声音在我们身后消失了,我们都向后看了,摩托车上一个全身黑衣带着黑色头盔的人坐在车上,似乎在等着什么,我突然想,他也许是在等我们过去——我们正在在一个停车区域。我立刻带着家人走开了一段,他又再次发动机车,慢慢地过来,停车。原来他只是骑车过来上班而已。

很多攻略上都提到,除了要去那些被传说了很久的景点之外,去巴黎还要尝试一在露天咖啡馆喝杯咖啡,二去米其林餐厅吃一顿,三吃一下地道的巴黎甜点。甜点这次并没有去,也许是世界各地的“macarron(马卡龙)”都做的不像样,对这种甜腻过度的食物却是没什么大兴致。

露天咖啡馆倒是在景点区随处可见,一排排座位对着街道,小圆桌上或放一个烟灰缸,或是一个小餐牌,很多人坐那里一杯咖啡,发个呆也可以,他们为什么不刷手机呢?法国不流行朋友圈吧,大概。咖啡馆还有一个小话题,算是巴黎特色?就是这里很少有公用洗手间,如果想了,那就得找家咖啡馆进去,也不知道为什么,男士去可以随便进去,女士偏偏要拿一个各家咖啡馆的小“圆塑料片”,进厕所间时投进去方能打开门,当然咯,店家一般不随便给这个塑料片,那就破费一下,1.5欧来杯浓缩咖啡,s’il vous plait~~

米其林餐厅巴黎有好些个,散落在城市里的大街小巷。无奈8月是度假高峰,选中的第一家就铁将军把门,门上贴了个条,提示食客,我们去度假啦,整个8月都是哦,过了八月再来吧!又搜了个电话过去,话务员甜美无比且幸福地声音说:我们从明天开始休假咯,要两周以后才开张,欢迎到时光临!我心想,你这么开心,我总不好给你泼冷水吧……前前后后找了五家略有特色的,或者口味略能适合亚洲人的——虽然基本没有。最后也只能找了一家“伪一星”的餐馆吃了一顿,觉得两位老人家都没有吃饱,土著是吃撑了……海鲜做的相当不错,尤其是调过的汁儿,甚鲜美!

细数下来那几天,去的最多的是圣米歇尔广场,那里有条类似北京王府井的美食街,各种美食和售卖旅游纪念品的,从巴黎圣母院走过来十分钟,那日正好饿了,买了土耳其烤肉,一大包够我们吃个半饱了。圣米歇尔广场也能溜达着往老佛爷百货公司去,那里聚集了十分多的中国人。

巴黎还有一处Les Halls,也算是个购物中心,极少游客,我们在地图上找到是因为土著吵着要去巴黎的LEGO店。巴黎的这个店并没有比北京的大,但是人却一点也不输北京的,都是大人带着娃。土著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东西,我就给了他足够的钱,让他自己排队结账去了,听到他最后还跟店员哥哥说Merci!孩子们学语言的能力比大人们不知道强多少倍啊!

那里有一家买中式奶茶的小店铺,店主是个中国人,收银机上贴了支付宝的二维码,顿感熟悉。闲聊了两句,经济形势整体不好,回国也没机会,就留在巴黎了等等,在哪里不是生活呢?结完账发现一杯竟然要7欧,NND,生活都一样,收入水平还是有差别的啊!

除了地铁,我们还坐了好几次巴士。巴士站都是小小的一个,站牌上会显示下一趟车约多久会到这一站,也会显示本线路可以跟那些线路换乘等,站上的果汁广告引起了土著同学的强烈兴趣,屡屡摆造型要我拍照,他也是极少有兴趣拍照的。(穿那么多还带了个我的披肩是因为,确实八月份早间的巴黎冷,十几度而已啊。)

距离圣米歇尔广场不远,与巴黎圣母院隔了塞纳河的位置便有一家书店,叫做“莎士比亚书店Shakespeare & Company”,据说很多文艺小青年都会来,我这个大妈级人也顶着伪文艺青年的名号,找到了这家店。店铺不大,也无甚雅致装修,但这一点点发展历史和常来往这家店铺的人物,大家也可知一二,现在很多地方都开了“莎士比亚书店”,但人们一提到莎士比亚书店还是巴黎左岸的这家最为著名。

店铺不大,都是旧书以及一些珍藏版甚至孤本。店里有一只猫,会在花盆里大睡,谁逗都不理睬,只偶尔打个哈欠翻个身继续睡去。店员操纯正的英式英语,在巴黎混了这些日子,听到纯正英语还是如一股清流般让人醒神啊!

书店旁边是他家开的咖啡馆,我们几个真的是走累了,坐下来喝点东西,一抬头就看到了圣母院的塔顶。创始人真心会选址啊!有意思的是餐盘上又一个类似“每日一问”的问题列表,诸如“What’s your favourite way to spend time?”等等,想的甚是周到。店家自制的小糕点味道非常好,价格当然也非常贵了。

其中比较狼狈的一天是我带着娃去迪士尼乐园。早上第一次倒车便弄错了车次,虽然是同一趟小火车,但这个小火车是间隔一辆才去迪士尼,另一辆则中途转去别的方向了,走了一站,觉得不对,幸好还没到岔路。这里有个小插曲,我跟土著要去自动售卖机买水,正在掏钱,却又一个白人过来貌似乞丐,我见他这样,立刻将土著拉到身后,我也站开了一段距离,他见周围很多人,就没说话自己跑了,之后他又在站台晃悠了很久,后来我们上车了,也就不知道后文了。记得上次来巴黎,朋友曾说过,他们这些人最喜欢盯上一个带着小孩子的女人,你要是带土著来要注意这类人。

到了迪士尼一切都顺利,我们吃吃喝喝玩玩乐乐,直到下午四点,工作人员开始招呼游客到中央广场,即将有花车游行,我们便打算看完这个才撤——毕竟如果坚持到午夜看烟花是挺好,但我们就没法回家了。不幸的是,我们刚找到地方坐下,开始掉雨点,十分钟后毫无停止的意思,眼看着已经出来了好几个卡通人物他们还欢快地在雨中歌舞,但雨势已经大到没法在外了,广播宣布取消游行,大家也一窝蜂散了,想来那天纪念品店里卖出了不少雨衣。

很多人说,旅行就是从自己呆腻了的地方到别人呆腻了的地方。爱之深恨之切,偶尔分开一下,去一个面目全新的地方,吃饭喝茶聊天发呆——虽然这个地方可能是别人呆腻了的——但与你至少还是新鲜新奇的。是的,巴黎大都市有着大都市各种问题,但这不影响喜欢她的人蜂拥而至,更不影响呆腻了的人的离开,我想这个地方会一直这样“自我”并且“浪漫”下去。

变化才是常态

出去度了个假期而已,回来发现很多东西的变化,——当然还有很多是亘古不变的,比如国人的各种“赶”,上飞机赶,下飞机赶,出海关赶,入关赶,总之什么事情都很着急。

其实有时候赶一赶也不是什么坏事,也许就能比别人多点——或钱,或时间,或别的什么。但其实多挣来的也没什么,不过是拿来继续“赶”罢了,永远不知道活在当下到底是什么滋味。

这个说法显得我十分愤青。其实我也没那么脱俗,偶尔也会赶一赶,比如下一班车要过半小时才来,而这会儿这一趟离我仅30米距离;或者deadline还有半天,也是要在电脑前发愤图强一下的;又或者自己排了很久的队,被其他刚来的人给掐了,这种拉低了整个社区的素质底线的人就该拉出去关禁闭……

假期很愉快,同行的都是家人,很享受的日子。每天坐地铁出行,到了市区便用步行,差不多也走熟了巴黎那些景点,累了坐在露天咖啡馆里喝杯咖啡,想走了继续随便走走,惬意极了。

这一次也许能写一篇像个样子的游记吧?

无题

豆瓣有个活动,问题是:你们有没有什么事情是在忘记后,又在某一刻突然想起来呢?以下这个答案是精选中的一个:

从未有勇气翻阅过去的日记,要么琐碎无聊,要么黑暗压抑,要么虚伪做作,对日记仍有欺骗。快乐时无意记录,阴暗肮脏时不敢记录。

大概有日记习惯的人,多少都会有这样的感受,“我怎么会写出那样的句子?”“我怎么会那么幼稚?”“我那时候真是太傻了”……等等之类的,但也许心底里还有一些是自己都不敢承认的,更不敢写到日记的自己的阴暗,自私,势利,嫉妒等。

我们穿得体的衣服,行为举止有礼有节,工作积极努力,可能最后的目的只是为了维护一个莫须有的“形象”,在人前我们极尽能力表现完美,力求面面俱到,人后又不免会偶尔怀疑生活或人生。我们每天关注时事关注新闻热点,生怕一个跟不上,就没法跟上朋友圈的节奏,被扔到了圈子外面。但,我只想问,那些真的重要吗?生命终结的那一刻,你还会记得今年的热点吗?你还会记得自己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分做了一件丢人的事情吗?你还会记得小时候因为嫉妒同桌有好看的铅笔,而将TA害怕的昆虫放进TA的铅笔盒里吗?所有这些都不重要了,你会记得依然是想去看的风景还没来得及去,想去见的人还没见,想为爱人或孩子做的事情还没做……

然并卵。

我们依然会下意识地被媒体带动看各种热点和新闻;我们依然生怕被甩在圈子外面……

只愿能早日清醒面对现实。

我不大好

这个春天——注定会命运多舛。

离职似乎已经是遥不可及的事情了,细算起来也不过一月有余。深深滴记得离职那天,走在寒风潇潇的路上,不顾行人偷来的诧异眼光和我脸上的妆,我哭得稀里哗啦。闺蜜惊异地说:你还是离职离得太少!而只有我知道,我这一走,不仅仅是离开了这个岗位这个公司,更可能告别的是由来已久的“舒适圈”。

被人赏识是一件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尤其是对我这种不会宣传包装自己的人来说更是。原公司的老领导将我召回去上班的时候,正是我在就休养了三年以后最低谷的时期,雪中送炭的恩情让人难忘。被新东家招过来也是冲着一些可发展的机会,但未来会如何,谁能知道?

这个舒适圈,我稳稳当当地躺了好几年,虽然是重操旧业,但却再也没有能回到三年休养期前的辉煌,这一点我心知肚明,旧有的辉煌和业绩只留在了历史里,重新回来的我根本找不到旧时的客户群,建立新的关系又何其艰难?只能苟延残喘地吃老本,离职的原因虽然并不是因为我的业务,而是公司的整体业务难以维持,继续在这一行当下去,我也并没有什么优势了。

新的公司是个初创公司,各方面都需要操持,跑银行税务自不必说。团队建立尚在继续,业务机会不少。对于一个已经四张的人来说,重新开始似乎晚了一点,而我也只能随着命运的起起伏伏。以前并不相信有命运这种东西,相信自己可以改变和创造命运,现在只会觉得那时候的我——真好,还会相信这些说法。命运就是个——你进他退,你退他进的东西,就是个在你觉得自己无路可走的时候假意拉你一把,又在你觉得顺风顺水的时候,给你当头一棒的东西,就是个爱开玩笑又不知时机的东西……

前几日看《意外空间》,这真是个好片子。将生命是一种无意义的重复的这层意思体现的淋漓尽致。当然重复的不仅生命,还有历史还有……尼采说,整个世界就是无限的轮回,这话深得我心。眼看春天到了,枯了一冬天的草木都绿了,这难道不是一种重复吗?

看了猴哥的“你还好吗”一篇,突地就行云流水地码了这一篇,以作应答。

以上。

地狱

日前开始看《神曲》,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一位非常重要的人物,世界文学史上三大作家之一,欧洲文艺复兴的开拓者,因为写了此书可谓千古扬名。

《神曲》分为三部分,地狱篇,炼狱篇和天国篇。我还在地狱篇中徘徊,涉及当时的典故和人物颇多,因此一本不厚的的册子倒有一半用来注解其中典故和人物的。典故用的多自然是读书多见闻多,从古希腊文明时代到中世纪的欧洲,他旁征博引,至少有一半是我不熟悉的人物和典故——暗自感叹了一下自己曾经“假装世界历史老师”一段时间,我真是太对不起那时的孩子们了。

这地狱第一层在作者笔下是苏格拉底,荷马等人,当时我就想,我擦,这么大的人物也只能去地狱?

后来再看,MD,在第一层的都是“好人”了。从为数不多的关于但丁的生平记录中,不难看到,这越到后面的人物越与作者的时代接近——不完全概括,不由让人产生当个作家真好的感觉啊!

最近码文又有瓶颈,可能是春天来了,人非常浮躁。偶尔会想,如果但丁生在互联网➕的我们的时代——并不敢这么想下去。毕竟《神曲》这样的诗歌,没有平心静气地坐下来几年的时间,又如何能写就呢?毕竟现在的互联网下,能红上一个星期就算是不错了,如何经得起消失几年?

有时也会想,网络时代下的文化到底会如何走下去?还有传承吗?每天低头看着手机——看新闻的,看小说的,玩游戏的,看视频教程的,这一切的一切来的似乎都那么“容易”,但实际上能记住的有几个?今天的热门必然被明天的取代。以前觉得爱三年很容易,现在似乎爱三个月似乎已经是几个世纪那么久了……

这一生漫长,地狱怎么装得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