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馆里的销售员

这是一家办公大楼大堂里的星巴克,大多数人都是外卖带走一杯美式或者卡布奇诺之类的,偶尔有些自带杯子。

落座之后不过十几分钟,眼前走过一个穿着白色衬衣打着深色领带的中等身材男人,我会注意到他可能是因为他过于不合时宜的装扮,这间咖啡馆在外企大厦里,大多数人都是休闲装扮,他如此正式,还拎了个皮质的公文包,他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伸手紧了紧领带,将公文包小心地平放在自己腿上,双手按在包扣上提了一下,磁扣被提起,但他又松了手,又伸手松了松领带,复又将双手放到包扣上,这次提起了磁扣打开了包,从里面拿出了一小份文件大约5-6张纸那么后,文件一角大了订书钉,上面还有一张名片。

他将文件端正地放在公文包上,双手似乎护着什么宝贵的东西似的,然后他闭上了眼睛,沉默了十几秒之后,似乎在念念有词,咖啡馆里的所有的聊天吵架和磨豆的声音都被他调成了静音模式。从我眼前的那杯冒着热气的咖啡杯看过去,水雾间他整个人颇有些气场。

不过三分钟,他将文件放回公文包里,双手扣上磁扣,伸手再次调整了一下领带的松紧,他起身提着公文包,往大楼里走去。

看着他的背影,在今天放晴的大太阳底下,我觉得今天是个好日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没有攻略就出发的G7公路游

G7开通了,沿途有多美,自驾游达人们早就发过若干图文,让读者垂涎三尺了。对我而言,无人区最让人热血沸腾跃跃欲试,对可能发生的问题和危险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和向往。

我们的行程并没有准备到G7终点那么远,但也没有做什么攻略,哪里停哪里住哪里吃喝,整个过程几乎是随性而至,到哪里觉得累了就歇一歇,看到风景不错,就停下来看看。

第一天出京用了3小时才算出了北京,之后到下午四点到了呼市,这是个不太像省会的省会城市,绿化面积非常少,加上天黑之后本就凉一些,夜间的呼市显得格外凉风飕飕一些。

G7从北京至乌鲁木齐,总长度2000多公里,虽然设计时速100公里,但一望无车的路况,不超过120也几乎都是不可能的,途中停下拍照,经过的车辆发动机的声音颇有赶超飞机的架势。

但,从北京还有一条至西藏的“京藏高速”G6,G6和G7在抵达内蒙“临河”站前一路相依相伴,不时有交错,G7很多路段会封闭车流会倒入G6,真正分道扬镳的便是“临河”,之后京藏向南,而G7则一路向西,沿途地貌逐渐变为沙漠。

临河站边上有个“镜湖”,湖不大,但很清澈,湖水冰凉,并不是个鱼塘。很多游客都会下来稍作休息,这样“荒凉”的地界有这么一处湖,算是G7在往无人区进发前给大家的“厚礼”吧!

临河往西我们约莫奔出去100公里,便还是决定折返回G6,一来往西去的下一站便是额纳济旗(据说可以看胡杨林的地方)约有800多公里,最主要是那边的住宿价格超过了预算(捂脸。。。

往南去近的便是银川。住了一晚我们便出发回京了,途中在吕梁住了,晨起去了这里的“安国寺”。一个始建于唐朝贞观年间的古寺,游客罕至,我们八点半到了那里赶了头柱香,寺庙建筑巧妙地利用了山势,结构精妙,又安静少人,十分可爱。

之后便是漫漫地归家之路,还好一路好风光一路好心情!

假期这样便算是过去了一半,回来之后依然是以前按部就班的生活,没什么起伏,这样也好。

巴黎,我爱你

这个小小的假期,过得十分舒适又悠闲,被我啰啰嗦嗦地写了这么多,但似乎还没写够。

巴黎城在8月时候很多人都出去度假了,剩下这个城市看着还蛮清净。

公寓酒店里设施齐全,我们每天在房间做早饭,虽然花样就是简单的煎鸡蛋,拌生菜,法棍配火腿奶酪,以及一些其他周边超市便可买到的新鲜蔬菜和水果,中午在外面吃,晚上或买点周边外卖或者吃完了再回去。

天色暗得很晚,差不多10点才不见光亮。几乎每家住在这里的人,晚间都带着一两根法棍回来,早晨要七点多才见太阳。

附近的交通也甚方便,Tram,地铁等步行距离就到了,每天都地铁出行。虽然很多人说巴黎治安不好,常有一些不法分子/穆斯林之类的仇恨攻击,我们在巴黎的日子还算安静。

唯一让我觉得心惊胆战的也不过是虚惊一场而已。因时差,我们几乎全体不到三点都醒了,好不容易挨到6点,我们就出去散步,我也可以跑一下。即将回到酒店时,听到猛烈的摩托车发动机声音,我们即刻停了下来,那一刻我脑子里闪过几千种场景以及我该怎么应付。但很快声音在我们身后消失了,我们都向后看了,摩托车上一个全身黑衣带着黑色头盔的人坐在车上,似乎在等着什么,我突然想,他也许是在等我们过去——我们正在在一个停车区域。我立刻带着家人走开了一段,他又再次发动机车,慢慢地过来,停车。原来他只是骑车过来上班而已。

很多攻略上都提到,除了要去那些被传说了很久的景点之外,去巴黎还要尝试一在露天咖啡馆喝杯咖啡,二去米其林餐厅吃一顿,三吃一下地道的巴黎甜点。甜点这次并没有去,也许是世界各地的“macarron(马卡龙)”都做的不像样,对这种甜腻过度的食物却是没什么大兴致。

露天咖啡馆倒是在景点区随处可见,一排排座位对着街道,小圆桌上或放一个烟灰缸,或是一个小餐牌,很多人坐那里一杯咖啡,发个呆也可以,他们为什么不刷手机呢?法国不流行朋友圈吧,大概。咖啡馆还有一个小话题,算是巴黎特色?就是这里很少有公用洗手间,如果想了,那就得找家咖啡馆进去,也不知道为什么,男士去可以随便进去,女士偏偏要拿一个各家咖啡馆的小“圆塑料片”,进厕所间时投进去方能打开门,当然咯,店家一般不随便给这个塑料片,那就破费一下,1.5欧来杯浓缩咖啡,s’il vous plait~~

米其林餐厅巴黎有好些个,散落在城市里的大街小巷。无奈8月是度假高峰,选中的第一家就铁将军把门,门上贴了个条,提示食客,我们去度假啦,整个8月都是哦,过了八月再来吧!又搜了个电话过去,话务员甜美无比且幸福地声音说:我们从明天开始休假咯,要两周以后才开张,欢迎到时光临!我心想,你这么开心,我总不好给你泼冷水吧……前前后后找了五家略有特色的,或者口味略能适合亚洲人的——虽然基本没有。最后也只能找了一家“伪一星”的餐馆吃了一顿,觉得两位老人家都没有吃饱,土著是吃撑了……海鲜做的相当不错,尤其是调过的汁儿,甚鲜美!

细数下来那几天,去的最多的是圣米歇尔广场,那里有条类似北京王府井的美食街,各种美食和售卖旅游纪念品的,从巴黎圣母院走过来十分钟,那日正好饿了,买了土耳其烤肉,一大包够我们吃个半饱了。圣米歇尔广场也能溜达着往老佛爷百货公司去,那里聚集了十分多的中国人。

巴黎还有一处Les Halls,也算是个购物中心,极少游客,我们在地图上找到是因为土著吵着要去巴黎的LEGO店。巴黎的这个店并没有比北京的大,但是人却一点也不输北京的,都是大人带着娃。土著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东西,我就给了他足够的钱,让他自己排队结账去了,听到他最后还跟店员哥哥说Merci!孩子们学语言的能力比大人们不知道强多少倍啊!

那里有一家买中式奶茶的小店铺,店主是个中国人,收银机上贴了支付宝的二维码,顿感熟悉。闲聊了两句,经济形势整体不好,回国也没机会,就留在巴黎了等等,在哪里不是生活呢?结完账发现一杯竟然要7欧,NND,生活都一样,收入水平还是有差别的啊!

除了地铁,我们还坐了好几次巴士。巴士站都是小小的一个,站牌上会显示下一趟车约多久会到这一站,也会显示本线路可以跟那些线路换乘等,站上的果汁广告引起了土著同学的强烈兴趣,屡屡摆造型要我拍照,他也是极少有兴趣拍照的。(穿那么多还带了个我的披肩是因为,确实八月份早间的巴黎冷,十几度而已啊。)

距离圣米歇尔广场不远,与巴黎圣母院隔了塞纳河的位置便有一家书店,叫做“莎士比亚书店Shakespeare & Company”,据说很多文艺小青年都会来,我这个大妈级人也顶着伪文艺青年的名号,找到了这家店。店铺不大,也无甚雅致装修,但这一点点发展历史和常来往这家店铺的人物,大家也可知一二,现在很多地方都开了“莎士比亚书店”,但人们一提到莎士比亚书店还是巴黎左岸的这家最为著名。

店铺不大,都是旧书以及一些珍藏版甚至孤本。店里有一只猫,会在花盆里大睡,谁逗都不理睬,只偶尔打个哈欠翻个身继续睡去。店员操纯正的英式英语,在巴黎混了这些日子,听到纯正英语还是如一股清流般让人醒神啊!

书店旁边是他家开的咖啡馆,我们几个真的是走累了,坐下来喝点东西,一抬头就看到了圣母院的塔顶。创始人真心会选址啊!有意思的是餐盘上又一个类似“每日一问”的问题列表,诸如“What’s your favourite way to spend time?”等等,想的甚是周到。店家自制的小糕点味道非常好,价格当然也非常贵了。

其中比较狼狈的一天是我带着娃去迪士尼乐园。早上第一次倒车便弄错了车次,虽然是同一趟小火车,但这个小火车是间隔一辆才去迪士尼,另一辆则中途转去别的方向了,走了一站,觉得不对,幸好还没到岔路。这里有个小插曲,我跟土著要去自动售卖机买水,正在掏钱,却又一个白人过来貌似乞丐,我见他这样,立刻将土著拉到身后,我也站开了一段距离,他见周围很多人,就没说话自己跑了,之后他又在站台晃悠了很久,后来我们上车了,也就不知道后文了。记得上次来巴黎,朋友曾说过,他们这些人最喜欢盯上一个带着小孩子的女人,你要是带土著来要注意这类人。

到了迪士尼一切都顺利,我们吃吃喝喝玩玩乐乐,直到下午四点,工作人员开始招呼游客到中央广场,即将有花车游行,我们便打算看完这个才撤——毕竟如果坚持到午夜看烟花是挺好,但我们就没法回家了。不幸的是,我们刚找到地方坐下,开始掉雨点,十分钟后毫无停止的意思,眼看着已经出来了好几个卡通人物他们还欢快地在雨中歌舞,但雨势已经大到没法在外了,广播宣布取消游行,大家也一窝蜂散了,想来那天纪念品店里卖出了不少雨衣。

很多人说,旅行就是从自己呆腻了的地方到别人呆腻了的地方。爱之深恨之切,偶尔分开一下,去一个面目全新的地方,吃饭喝茶聊天发呆——虽然这个地方可能是别人呆腻了的——但与你至少还是新鲜新奇的。是的,巴黎大都市有着大都市各种问题,但这不影响喜欢她的人蜂拥而至,更不影响呆腻了的人的离开,我想这个地方会一直这样“自我”并且“浪漫”下去。

变化才是常态

出去度了个假期而已,回来发现很多东西的变化,——当然还有很多是亘古不变的,比如国人的各种“赶”,上飞机赶,下飞机赶,出海关赶,入关赶,总之什么事情都很着急。

其实有时候赶一赶也不是什么坏事,也许就能比别人多点——或钱,或时间,或别的什么。但其实多挣来的也没什么,不过是拿来继续“赶”罢了,永远不知道活在当下到底是什么滋味。

这个说法显得我十分愤青。其实我也没那么脱俗,偶尔也会赶一赶,比如下一班车要过半小时才来,而这会儿这一趟离我仅30米距离;或者deadline还有半天,也是要在电脑前发愤图强一下的;又或者自己排了很久的队,被其他刚来的人给掐了,这种拉低了整个社区的素质底线的人就该拉出去关禁闭……

假期很愉快,同行的都是家人,很享受的日子。每天坐地铁出行,到了市区便用步行,差不多也走熟了巴黎那些景点,累了坐在露天咖啡馆里喝杯咖啡,想走了继续随便走走,惬意极了。

这一次也许能写一篇像个样子的游记吧?

无题

豆瓣有个活动,问题是:你们有没有什么事情是在忘记后,又在某一刻突然想起来呢?以下这个答案是精选中的一个:

从未有勇气翻阅过去的日记,要么琐碎无聊,要么黑暗压抑,要么虚伪做作,对日记仍有欺骗。快乐时无意记录,阴暗肮脏时不敢记录。

大概有日记习惯的人,多少都会有这样的感受,“我怎么会写出那样的句子?”“我怎么会那么幼稚?”“我那时候真是太傻了”……等等之类的,但也许心底里还有一些是自己都不敢承认的,更不敢写到日记的自己的阴暗,自私,势利,嫉妒等。

我们穿得体的衣服,行为举止有礼有节,工作积极努力,可能最后的目的只是为了维护一个莫须有的“形象”,在人前我们极尽能力表现完美,力求面面俱到,人后又不免会偶尔怀疑生活或人生。我们每天关注时事关注新闻热点,生怕一个跟不上,就没法跟上朋友圈的节奏,被扔到了圈子外面。但,我只想问,那些真的重要吗?生命终结的那一刻,你还会记得今年的热点吗?你还会记得自己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分做了一件丢人的事情吗?你还会记得小时候因为嫉妒同桌有好看的铅笔,而将TA害怕的昆虫放进TA的铅笔盒里吗?所有这些都不重要了,你会记得依然是想去看的风景还没来得及去,想去见的人还没见,想为爱人或孩子做的事情还没做……

然并卵。

我们依然会下意识地被媒体带动看各种热点和新闻;我们依然生怕被甩在圈子外面……

只愿能早日清醒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