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的快乐

重回职场的热情和激情差不多被消耗干净了,可能也是之前有过不少职场体验。同事的侧目和“为难”,领导的各种不可能任务压下来,职场上这些从来都不曾缺席。要是什么时候挣钱跟花钱的速度一样,那就好了。

昨天忙完一天的“琐事”之后,大约十一点半,坐下来想起书包里还有一本读到一半就一直放在包里的书《夜航》,于是翻出来,本来也就是小小的一册,很快看完了。

夜里很安静,一个人看书没人打扰,真是个很神奇的时间。这安静跟早起的体验不一样,晚上的安静是处理完了所有一天的事情,静下来给自己留一点时间,而早晨起来是要想斗士一样准备为了一天的事情“战斗”的。

作者是写《小王子》的法国作家圣托万·德·圣埃克苏佩里,他的文字有一种奇怪的力量,值得反复阅读的那种。

今日晨间翻出来朋友送来的另一本《查令十字街84号》,这本真是让人拍案称奇的小书,一个小时多一点看完了,太精彩了,世界上怎么会有海莲·汉芙这么可爱的小女子?我愿意把她想象成一个小老太太,有点小脾气小固执却又愿意为买书掏钱,还给书店寄送各种礼物(蛋类和肉类,当时英国资源紧缺,限制供应),最后她还会说:“你们若恰好路径查令十字街84号,代我献上一吻,我亏欠它良多……”她到底多可爱呢?

真是太久没有这么快乐的阅读了。

以上。

冒泡

最近重回职场。

尚在调试作息和习惯的阶段,算是新的开始,也是延续,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虽然一个月之前我还在深深的徘徊……

变化才是永恒不变的主题。

全球疫情过去之后,也许我的“游记”还会继续,但谁知道呢?

祝好!

永生还是发展?

图片来自网落,侵删。

晨间醒来,依然记得最后一个梦:《超体》里的教授提到的生物的“发展”选择。但我的梦并不是发展以及大脑的开发问题,是关于“永生”和“发展”的话题。

假如生命在那一刻选择了“永生”,那么世界会是什么样子?那一个细胞就保持它的物理和化学状态。半梦半醒的时候,我就琢磨,但世界上有些物质形态也是保持不变的吧——起码是相当长时间里是不变的,比如某些贵金属和不能降解的塑料,或者被污染的核|废水,某些惰性气体等等,跟着我就想到了时间,只要时间够长,有啥是不变的呢?虽然铁生锈了对人类的作用不那么明显了,但那是时间以及空气与铁长时间接触的结果。

那么在时间的作用下,生命产生消失,是宇宙的规律,生命本身有什么权利选择“发展”,根本不存在选择,时间线将所有人锁的死死的。

PS:所以吸血鬼的故事才会有他们的形态会保持在变成吸血鬼时候的样子,他们会”不受时间侵蚀“,但其实逻辑也是说不通的,毕竟是如何在时间线上逃离时间因果的?

再PS:早晨醒了,有点闷,起来开窗,开门通风,一阵凉风吹来,我又躺下,才琢磨出上面的”疯言疯语“,要赶紧记下来,没准儿回头就忘了,上年纪了,这样的疯话越来越少啦。

以上。

人类清除计划5(2021)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看标题就知道吧,新的字幕在我度假的时候抽空完成了,十分血腥十分暴力,想想人类世界如果真的对杀人者放纵的话,不知道世界会是什么样子。

我本身是不看这样血腥暴力的片子,更喜欢无声的颅内厮杀,通过伤害身体而终结性命的行为,总让我有点不耻,如果能够不见一滴血,而能让对方投降或者自我终结,难道不是更美妙的事情吗?

我也不太会评价类似片子,直接甩链接,有兴趣的可以下载来看!

如果想对我的劳动表示肯定的话,请我喝杯咖啡(众筹的也行,哈哈哈哈)吧,多谢!

迅雷云盘链接:https://pan.xunlei.com/s/VMfWNoH2JZ2gZWbYPDzWCeV1A1
提取码:f9a9”

茅山·保朴山房

真是好久好久没有出行了,一来比较懒,二来比较穷。(他们说懒可能导致穷,也许吧,但这不是今天的重点。)

茅山距离老家很近,我的印象里一直是辖区里的景点,但很久以前他们说划给了句容,但我想老家人依然拿茅山当“家门口景点”来看的。

鸟瞰山下,绿色覆盖率极高,小时候来都没有这样看过山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