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碎碎念

2021的第一个1/4

2021年,转眼就过去了四分之一。

感觉自己仿佛过了个寂寞,忙忙叨叨,到最后却什么也没看到,猴哥说自己心性不太稳,其实我又何尝不是,能稳定地呆在博客,可能是没有太把它当回事——若激情尚在,可能烧完了就歇菜了,那几年热衷于博客的时候,可能是潜意识里转移焦虑的一种方式,现在根本不会在意自己博客到底什么样子了,那时候可是执着于css之类,相当不能自拔。

这四分之一年里,似乎完成了一些任务,但好像后继乏力,每天早晨醒来的念头就是:这一天要做点什么,然后到晚上会想,为什么一天啥也没干?——可能就是养膘了。

每天关心国际形势,关心一堆似乎跟自己没什么实际关系的事情,会时不时谴责自己,明明可以关心多一点自己的生活啊,但这生活——

能量也是一种消耗品,可能爆发完了,就歇菜了,可能会对自己说:算了,就这样吧,你不就是这样的吗?没什么大出息,最后也不过是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吗?一边努力告诫自己不要那样不要那样,就真的挺可笑的。

生活比故事残忍的地方是,你不能快进,不能跳到结尾先看结局,也不能拉进度条,必须一餐一餐地过,一夜一夜地熬,时不时可能那个终点就会模糊起来……

随便聊会儿

你们会不会在追完某个剧/小说之后,产生不想和这个故事说再见的失落感?可能是我生性敏感,前几天追的一个广播剧结束了,就有点失落;然后追完了《一人之下》第一季和第二季,有点不知所措,因为没有兴趣看新的,旧的又结束了……可能是内心体验太过丰富了?

之前织了一件毛衣,但没有晒,觉得用旧线翻织的,没有新线那么平整,为什么不用新的呢?因为断舍离的时候那些线我舍不得扔,放着又“碍眼”,这样一来还能穿。

还找到了之前给娃织到一半,然后就夏天了,结果现在他早已grown out of it了,只能拆掉重新再织……

年初定的目标,我想少打脸一个~

下半年接了几个心理咨询,其中一个已经结案,三个月的咨访之后,觉得自己的收获甚至比来访者还要多,这位来访者是少见的自知力和配合度都非常高的一位,虽然建立关系用了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疗程时间,但随后的进展相当顺利,上个月中结束了个案,这位就是能够好起来的三分之一里的吧;

而这个月刚接的一个,目测会很慢,但没关系,慢慢来吧!这个任务并没有在年初的目标里,之前的某一年有立过要帮助N位朋友,现在想想,这事儿还可以继续,但以前都是公益性质,以后要做成适当收费的模式吧,虽然我助人之心高涨,但也得要吃饭不是?

这个还是放到年终总结里再细说吧~

就酱!

W46の碎碎念

【其实每天片段式的念头很多,一转身就忘了,随着年纪慢慢变大,要培养一个新的习惯了,随时记下想法/念头。】

  • 在追一个有声小说,但想弃了,也不想再重新追新的了。个人看法:作者已经写的完全放飞了自己吧,想问:初衷和结构还有吗?或者你自己也不知道都跑去哪里了?(2020.11.11)
  • 第一次在双十一的时候跟了风,只能今天付款。Hobonichi的五年日志2021~2025,优惠40元,附赠垫板,文库本大小。去年想入的,但去年入的话是2020~2024,看起来怪怪的年份,想入的时候已经年底,到手的话,前面几天是用不上了。(2020.11.11)
  • 今日又看到有人提到了那个德国老太太(写了”Living without Money”的女子),退休金捐了,自己也不花钱,到处流浪的活着(挺像吉普赛人的理念的)。人的选择大多来自经历和教育文化影响,目前我们的教育养出来的多数是兢兢业业被剥削的产品,而不是一个个鲜活的个体。

虚空的召唤

眼看就到了月底,这个月产出十分可怜,就跟我银行卡上增加的数字一样惨兮兮。

前几天情绪崩溃,产生想要从摩天大厦上跳下来的冲动,当还要除去那天自驾去了“草原天路”的高地现象(法语成为l’appldu vide译作虚空的召唤),有兴趣可以搜一下,就是人在某些空旷的高处会产生想要纵身跃下的错觉。

崩溃的原因很多,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孤独感。这么说可能显得矫情,我有那么一刻特别理解那些看透了生命的本质无法接受然后选择自我了结的人。之前看哪本书来着,生命开始前和结束后的的部分用图像表示是黑色的,只有生命这一段有光亮,仿佛是黑夜里的一盏灯,然而这个过程是线性的,你无法跨越时间线穿梭在生命的前后。有人说,这样才显得生命的可贵。

嗯,生命是可贵,但作为一个人,经历期间的时候,能体会的太多,悲欢离合喜怒哀怨……每个人都在努力地让自己的生活看起来不错,为此不断挣扎尝试,害怕退缩。

虽然在很多年轻人眼里,我这把年纪已经可以成为老太太了,但细算余生还有几十年(如果哪天遇到车祸或者大病那就另算),总要给自己找点事情做。那天看到左边的一篇日志《最糟糕的事不是一个人孤独终老》,题记的话:

曾以为世界上最糟糕的事,就是孤独终老,其实不是,最糟糕的是与那些让你感到孤独的人一起终老。

其实你更在意现世的温暖还是精神的富足?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说什么,先这样吧。

近期的文化生活

五六月份以来,读书这件事情似乎被排到了后几名,看书喜欢一气呵成,虽然不至于通宵达旦(遥想高考备战也没通宵过),但一本书基本上三天左右也能磕完了(文学类)。

最近看的几本《镇魂》、《默读》等都是耽美系的,也抽空瞄了本《俄狄浦斯情结》以及嫡亲的大师兄写的《玉雕师》,《默读》尚未看完,《玉雕师》已经落了半层灰。

不想多看是怕影响自己写文的风格,我的风格就是“没有什么风格”,随时能被带跑。记得那年去欧洲参加行业会议,我的口音都能随着对话人的习惯变化,美式英式的,甚至差点也能飚两句纽约波士顿口音了。当然口音被带跑没什么风险,顶多让听者觉得你还蛮亲切的,但如果写文被带跑了,找来的风险各异,小点的就是被几个读者鄙视骂脑残,大的可能就是——认为你在抄袭了吧?

《如懿传》一直怎么看电视剧版,也是因为抄袭诟病,拍完了很久也没播出。据说结局挺悲凉的,不过这不影响作者什么,也不影响演员什么,更不会影响投资拍片商什么……维权的作者辛苦,这几年没太多作品出来,忙着维权打官司,可惜了,但她也算是个高产作者了,有了一些作为基本,想来等她“落停”下来,还能有好作品吧,毕竟经历对一个作者来说,算是好事。

对了,最近粉“不才”这个歌者,不说别的《化身孤岛的鲸》这一首就足够让人折服的了,还有《参商》,还有《岁月成碑》等等,怎么会有这么会唱歌的人,还这么低调,长得还周周正正的!

刚织完的披肩,正在定型,很快可以出成品图了,送给小姑娘的二十岁生日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