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碎碎念

近期的文化生活

五六月份以来,读书这件事情似乎被排到了后几名,看书喜欢一气呵成,虽然不至于通宵达旦(遥想高考备战也没通宵过),但一本书基本上三天左右也能磕完了(文学类)。

最近看的几本《镇魂》、《默读》等都是耽美系的,也抽空瞄了本《俄狄浦斯情结》以及嫡亲的大师兄写的《玉雕师》,《默读》尚未看完,《玉雕师》已经落了半层灰。

不想多看是怕影响自己写文的风格,我的风格就是“没有什么风格”,随时能被带跑。记得那年去欧洲参加行业会议,我的口音都能随着对话人的习惯变化,美式英式的,甚至差点也能飚两句纽约波士顿口音了。当然口音被带跑没什么风险,顶多让听者觉得你还蛮亲切的,但如果写文被带跑了,找来的风险各异,小点的就是被几个读者鄙视骂脑残,大的可能就是——认为你在抄袭了吧?

《如懿传》一直怎么看电视剧版,也是因为抄袭诟病,拍完了很久也没播出。据说结局挺悲凉的,不过这不影响作者什么,也不影响演员什么,更不会影响投资拍片商什么……维权的作者辛苦,这几年没太多作品出来,忙着维权打官司,可惜了,但她也算是个高产作者了,有了一些作为基本,想来等她“落停”下来,还能有好作品吧,毕竟经历对一个作者来说,算是好事。

对了,最近粉“不才”这个歌者,不说别的《化身孤岛的鲸》这一首就足够让人折服的了,还有《参商》,还有《岁月成碑》等等,怎么会有这么会唱歌的人,还这么低调,长得还周周正正的!

刚织完的披肩,正在定型,很快可以出成品图了,送给小姑娘的二十岁生日礼物!

不准备甩锅给星星的碎碎念

据说集体逆行的行星们大多开始恢复顺行了,或者在阴影期——就是说一切要开始顺利了![星星说:这个锅我不背!!!]

星星背不背锅,反正人们是找到了一个很好的甩锅对象了,就像他们说,玩电子游戏对视力不好,但我们小时候大人们不是有别的理由来剥夺我们进存的快乐源泉吗?我家娃自从上了小学之后,好奇心创造力想象力的数值,如果幼儿园大班如果是谷峰的话,那么到三年级是谷底,世界那么精彩,学校里的课堂还是那么枯燥无味,还一本正经地教你“形式主义”,90后都不买单了,何况00后呢?

好像大家都习惯对于自己无法解决的问题,无法克服的困难以及做不到的任何事情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这个大家当然也包括我。星座这种不能自辩的东西,自然是重灾区。

前几天梦醒,迷迷糊糊看到天色微亮,看不清楚东西,但似乎又有些东西在眼前晃悠,三个小篆字一组,一组组地叠加然后前一个消失,仿佛是一篇古文,我的古文很差,也没记住,只依稀记得一个字“剑”,笔画十分遒劲有力!然后迷糊着想,这究竟是什么意思?是要告诉我什么吗?我这个不学无术的真是辜负了…… 当然也许可能是追剧追多了,五毛钱特效深入潜意识的一种鄙视显现而已。

在京的好友不多,其中一个还要移民走了,十分难过,我们之间算是无话不说的好友,彼此了解性格,世界观也颇认可,但以后可能就不能随时拉出来喝个咖啡吐个槽了;可喜可贺的是,又认识了一个也极喜欢手帐的女子,老家位置很接近,她正在为自己找不到跟自己一起热爱手帐的人,一下认识了一个,亦十分欢喜!

生活里的这种事情总是来来回回的,走了一个又来一个,关了门,就开了窗,慢慢地时间耗过去,生命也就到了尽头吧。

以上。

世间万事渺小至斯

整个二月过的十分健康,晚上十点前入睡,早晨五点起身,码点字或者写晨间日记,然后做早饭或再准备一个饭盒当午饭,时间也十分紧凑。

二月还在读《语言与沉默》,获益很多,让我对写文章和阅读有了新的认识,也激励了我继续码字码下去。语言虽然在传递思想上的作用有限,但也要感谢语言让思想可以传承,纵然理解上千差万别。

其实——还蛮喜欢古希腊文明时代的社会,生活就是戏剧舞台,舞台就是生活,每个人扮演着自己的角色。沉浸在“幻想”中的世界也许是我不对,但你怎么知道你的世界不是你自己臆造出来的呢?

标题是一句台词,后一句是“没什么值得惦念的”,只是——说话人也并没有能做到什么都不惦念,纵然自然变化无常,作为有七情六欲有喜怒哀愁的人总要用不同的情绪和情感对这些变化作出反应的。

已经进入三月,早晨每到四点五十便会悠悠醒转回来,有时候反复回味一下梦里的“故事”,或者闭着眼睛想一下最近几天的事情。

小朋友也开始面临小习作的练习,有时候压力大了,他会写作业的同时王顾左右而言他,时间便在左看右看中耗尽,直到快要睡觉的时候才恍然,但作文本依然摊在桌上,只有开了头的几个字趴着,他便更焦虑了;我努力回忆自己小时候写作文的情形,似乎是要说的太多,而自己的笔尖太慢……我并不建议看太多的习作范文,虽然短时间内会有助于作文分数提高,但长远来看,思维模式被禁锢了,倒不是什么好事——我就是个典型的例子,作文常常当作范文被念的我,现在写文章被鄙视“太过散文”了……

RT,毕竟短短几十年,谁会在意你写过什么想过什么爱过什么恨过什么?最在意的始终是只有短短几十年生命的自己而已。

儿子和妈妈的对话

兒子對媽媽說:[媽媽,我今天不想去學校。]
媽媽問:[爲什麽不想去?]
兒子答:[理由有兩個,我不喜歡學校的學生們,他們也不喜歡我。]
媽媽答:[你必須去的理由也有兩個。第一,你已經四十五嵗了。第二,你是校長。]

——歐文·亞龍《叔本華的治療

理想和现实

這個世界上大約沒有人
從未想過自己要什麽
想要過什麽樣的生活
想要跟什麽人在一起
曾經有人說
『我的夢想漸漸地成了内褲,每天都穿著
常常忘記自己穿著,卻縂也不能拿出來示人!』

小時候我們被問將來長大了要做什麽
教師,科學家,作家,攝影師……
這些職業看起來對社會貢獻多多
被標榜得很仿佛“很高尚”

可再看看眼下
教師醜聞層出
科學家不專心科學專心掙錢
作家……好吧,還有莫言這樣的得諾貝爾的尚算沒有淪陷的
攝影師,滿大街都是挂著大炮筒單反相機的“大衆藝術家”
這種感覺仿若夢想坍塌在眼前
瞬間不知道要將所謂的夢想放到哪裏去才好
猴哥說
最討厭那種一邊不努力一邊抱怨生活艱難夢想遙遠的人
這就是所有心理衝突的根源

其實照我說
要麽渾噩到底不知理想為何物到最后壽終正寢
要麽奮鬥到底只為理想的真諦让人生熠熠生煇

可大多數人的生活還是介於理想和現實之間
糾結矛盾引發出了易激惹不耐煩等等
滋生出許多的衝突也不難理解了

有時候我真的想那些實現了理想的人們
會不會生出新的什麽夢想
以彌補當下目標在實現時產生的目標失落感
而往往一直在路上的狀態才是最佳的吧?
縂有一個目標在前面等著

綜上所述
基本上你也能看出來了
我也是個在理想和現實閒糾結的人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