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疫情

我愿能与你再次亲密接触

在我的脑海里,西班牙一直是一颗明珠,是弗拉门戈舞者的长裙,一袭三角长巾撩动了多少人的心弦?是俊逸斗牛士手里的一方红布,永远撩动公牛的奋不顾身最终英勇“牺牲”。

喜欢西班牙真是没什么硬指标,接触的西班牙人不太多。他们普遍五官立体,很多人喜欢蓄胡,当然也又不蓄的。街头艺人不少,位置也固定,2004年去的时候那个拉手风琴的艺人在马德里大皇宫出口那里,2010年冬天去的时候他还在那儿,2011年夏天去的时候,出口依然是他!

因为喜欢弗拉门戈,买了午夜的剧场表演秀,夜里十点出去觅食时遇到了饭店里正有人聚会,人山人海,我找了个旮旯坐下,看到服务员百忙之中抽空还要随着音乐扭动几下投入滴吼几嗓子。跟客人对舞一番,直到突然想起来自己还要干活,速度过来给我个单子,就撤了……

塞维利亚的老城区有有轨电车,上去之后坐几站下来,可以看教堂或者随便找个长椅坐下来,咬个冰淇淋,看小帅哥玩自行车或者看街头艺人现场卖艺或者是白马驮着马车经过……

马德里郊区的某个家乐福里我曾买过打折的车厘子,应该2.5公斤左右,2.5欧,味道还十分仙灵。

西班牙有个“太阳海岸”,海滩上的太阳伞很多拍着,没多少人在伞下,多数在阳光下晒着,那架势大有国内咖啡馆里的办公的人群的架势,电脑一架”我今儿要在这儿待一天“的意思。

巴塞罗那自然是个特别美丽的城市,高迪充满想象的建筑,仿佛置身童话世界般的感受……

但,

近几个月以来,西班牙的疫情也严重了起来,也不知道这波疫情要什么时候才能到尾声,很想再次回去,吃街头的爆栗子,去小饭馆里吃每家特色的tapas,火腿肉配上美味的橄榄油和绿橄榄……

记忆里的意大利

渐渐地全面复工了,国内的情况缓解了,但国际形势尤其是意大利十分堪忧。

去意大利的次数不比去法国,但是却十分喜欢这个国家,他们不造作也不宣传或包装什么,佛罗伦萨小镇上那些流传几百年的雕像仿佛国内某些出产石料的镇子上对方的大批量生产的各种雕像一样,一尊尊地戳着,每一尊都可以欣赏半个钟头,雕像人物的肌肉血管骨骼,衣服仿佛被风吹起般,表情或狰狞或安静或幸福,我只想一个人在那里住个一年半载,每天去对着雕像发呆…… 那里还埋葬了我最爱的米开朗基罗。畅想一下他活着时候所经历的林林总总,他为自己挚爱的艺术所付出的一切,有过后悔吗?不存在的,那是他最爱的。

这是但丁生前的居所。那个写就了《神曲》的但丁,请一定有机会要读一下,这三部曲充满了无限的想象力啊!

之前看《我的朋友马基雅维利》,对着地图和自己脑海里记得的弗洛伦萨的样子,觉得阅读的乐趣有一半来自你有机会去看一下曾经读到过得地方,某次去意大利的时候,带着《天使与恶魔》写的是关于梵蒂冈的那些“事”。

圣母百花大教堂正对着的那个小咖啡馆,一杯意式浓缩才2.5欧,走累了就进去歇一歇, 吹个空调,抬头就能看到大教堂;街头艺人可以给你做幅人像画,如果语言可以通,还可以跟他们聊会儿天,语言不通也能笔画几下,仿佛能明白对方似的……

意大利是个后劲很足的地方,去过之后才会深深地怀念它。那天在微博上看到意大利人民“在家隔离”,自家阳台唱歌搞起了小型邻里音乐会真的太戳了……

有件趣事,那年去罗马的时候,来接机的是当地华人导游,但夜里视线不好,导航也不给力,我们预定的酒店又比较“隐蔽”,那个路口来来回回绕了七八次,才终于找到宽不足四米的小道入口,进去开了200多米之后才看到酒店,司机兼导游连声道歉,一边还嘟囔,“明明地图上就有,怎么就来回倒几次”,语气里颇有些“这事太诡异”了的意思,好在同行人都没太过介意他的业务不熟练。第二天晨起,推开窗户新鲜的空气,室外宜人的景色,楼下其他住客们在喝咖啡聊天,酒店工作人员在忙碌,远处红色的网球场,更远的还有远山……(闲暇的时候跟酒店前台聊了会儿,方知道那个酒店是个旧的修道院改建的,每个房间都很小,可能是之前修女们的房间吧?)

经历这次疫情之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有机会去欧洲,再去的话心态也会不一样了吧,但那些雕像,那座金银桥,那些故事和记忆都将永远在那里,静静地。

被宅日记3

——哇,今天贴图了呢!
——是的呢。

开篇谢谢Yan同学帮我改了一下主题,然后现在再也不会评论回复连发两个一样的通知邮件啦~~ 撒花撒花!

早上就和了面,中午蒸了猪肉大葱馅儿的小包子,鲜酵母已经过期了,但和面时没注意,以为要失败,然而面发的挺好。[Tips:发馒头包子的面,需要一次发酵之后,揉面将空气排尽之后让面团再次发酵,这样蒸出来比较容易不软塌一些。]

下午又做了蔓越莓司康,可是黄油不够,感觉味道怪怪的。。。而且略有点烤过了。

可能我比较传统,认为没有实体支持的行业依附性太强,特别喜欢前面办公楼后面工厂的模式,来京之前去过一家中法合资企业,纯实体生产,总觉得没有实体生产的支撑,实际并没有增加经济总量(当然经济学类以及相关的读者就不要跟我计较措辞和内容的正确性了)好吧,晚上吃什么呢才是个值得当下研究的问题。

每天在家里趴窝,很多精力都用在了研究吃食上,天然气用的比以前快得多,一家人每天一起吃饭、聊天还有打牌什么的,原来的计划其实是去庙会逛逛——虽然已经逛过好几次也没什么好买的东西还贵——或者去天坛公园看看,去天安门或者前门大街也行。

同小区发现了确诊病例,密切接触者已经开始隔离,虽然并不在我们院里,还是可能在超市购物之类的有“交集”,但这种事情真的是防不胜防了啊,尽可能不出门吧!

大家都健健康康的哦!

被宅日记2

每天都在记录“全国新肺确诊病例”数量。上周一到周日,从11000多升到了30000多,然后昨天一下子涨了15000多,数了好几遍〇,才确认自己没看错。

传播渠道不明确,潜伏期不明确,有效药物尚未明确。没有症状也可能是携带者,人在不自知的情况下,去过很多地方,接触了很多人——毕竟人还是群居动物。

昨天去工作了一天——在家也在办公,工厂里给到岗员工每人一个N95,还配了5个KF94,工位上每两个小时进行一次消毒,为了减少接触几率,午餐也不去食堂餐厅……

即便这样其实内心还是隐隐地恐惧,这种恐惧可能不是任何积极的防御措施能消除的。来自灵魂深处的一种对死亡的矛盾心理作怪吧?小时候常常做一种梦,就是自己面对一片没有边际的水体,我在唯一的石头上站着,虽然没有落水,但脑子里都是落水之后,一脚踩不到底的虚空,因为这个,学游泳的时候特别困难,教练一直说,你还真是我见过最恐惧水的了,能学到这个程度真是不容易。

“大致”在上篇日志里评论说,在没有的时候向往,在拥有的时候觉得平常。这是人性的弱点吧?总是用习惯代替珍惜,总喜欢这山看着那山高。

老话说,好了伤疤忘了疼。SARS之后人们依然“随地吐痰”,这次疫情之后,大家能不能学会排队的时候不要紧贴着钱一个人,给他人留出空间也是给自己空间啊!

被宅日记1

疫情肆虐的时候,老家的那个小镇竟一直保持着无确诊无疑似的“净土”模式,小学同学群里每天都看到有人在汇报情况——初中高中群里的同学很多都已不在家乡生活工作了。

突然前两三天,突然一颗炸弹放了出来,出现了一例从武汉回乡过年的确诊个案,然后“乡亲们”就开启了更加严格的“封闭”措施,各种大喇叭喊话和教育,但病毒可能早就潜在了,接着又爆出了一例医院护士的确诊案例,然后同学群就炸了锅。他们纷纷开始盘点老家各大小区和平常人群集中的地方的可能性……

然后我就默了,他们说得很多地方和小区是我完全不知道的,就算我最长不超过两年不回去。

小时候曾经想过自己可以去像常州这样的“大城市”工作,有公交车,有大公园,有百货公司——比老家的那个大很多很多的,有大酒店,还有火车站呢。现在常常做梦也会去到老家那个百货大楼以及大楼对面的影院,以及沿街的那些小吃店,五金店,物资公司,早点铺子还有银行信用社什么的。

上了高中之后知道,原来还可以想想去更大的地方,比如南京、上海、苏州或者杭州什么的。那时候想的最多的是南京,因为那时我喜欢的男生在南京上大学了。

然后上了大学我知道,很多事情不是喜欢就够的。

工作了我知道,自己不努力的话可能将来也就这样了。

然后我离开了老家,辗转到了帝都,终于落下了脚跟,做了想做的事情,然而其实我还是那个我,依然会梦见那些过去,依然会做不到的事情,只是那些“想要”也渐渐地离我远去。

这场疫情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些小小的愿望,比如每天出去运动,或者找个熟人一起喝杯茶聊个天,再或者跟家人一起出去旅行。

大家都健健康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