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小故事

也许错了,但绝不后悔[乃里子向]

[本文有电影版的情节剧透,请酌情阅读。] 致木下纱和以及北野裕一郎 那天一早他洗漱干净,出门的时候说:“今天可能要晚一点,可以不用等我吃晚饭!”他今天要去三滨做一个演讲,我送他出去,跟他说“路上注意安全”。 自从三年前的事情之后,我将研究工 …

那个喝醉的夜晚挡不住我们的步伐

已经夜里十一点多了,江云的宿舍还亮着灯,她很少这么晚睡,尤其是在周日晚上。 我过去敲门,她很快来应门,就着昏黄到了极致的楼道灯,看到她红扑扑的脸蛋以及傻乎乎的笑脸以及扑面而来的酒气,这妞儿终于还是把自己弄醉了。 醉是醉了,但看着脚步倒还稳妥 …

小纸条

那天早晨,夏日阳光透过树叶斑斑驳驳地铺在甬道上,她突然就忆起了二十多年前的一桩旧事:她当时是如何有勇气将那张纸条传给他的?

那时的他是所有女孩眼中的焦点,身为副班长的他聪明,能干,又是运动健将,几乎要完美无瑕了。她并不懂这些,只是感到了自己的眼睛总会不知不觉地就被他牵着走。每每看着他的时候,会想如果他感应到了我的目光回头看我一眼,哪怕一眼?惟一一次他对她的注视有回应的一次,他回头却没有对上她的目光,她想是注视他的人太多,他根本无从对焦。

渐渐地他的目光有了焦点,她看到了那个焦点。那是她的好友,是她的好玩伴,她们的二人行变成了三人行。她有时尽量刻意回避他们的对视,有一次,她撞见了,他的目光依然炯炯有神,依然可以让她脸红心跳,那么热烈的目光,她那么渴望的。心被狠狠地抽了一下,她渐渐地少跟他们一起。

老伴

也不记得是哪一天开始,便不用闹钟也能准时在天微微亮的时候醒来。 整个屋子安静极了,仿佛没有人住。 老伴的那张照片挂在墙上,他微笑的看着我,心里觉得暖了些,“没有你跟我拌嘴的二十四小时变长了。” 他已经走了快一年了,我渐渐地习惯跟自己说话,邻 …

暗恋

如果我是一顆細小的鐵屑,他就是那個巨大的磁鐵,被他吸引回來是我的宿命,我無法逃避,更不願逃避;又或者我從來沒有離開過。 電郵裡說:二十年聚會,我等你。 席間,觥籌交錯,笑聲連連。 他舉杯到我身邊,像我記憶中的一樣,不仔細看不到他鬢角的幾根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