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欧文·亚龙

“Becoming Myself”是欧文·亚龙先生最新的一本书,出版于2017年10月,副标题是:一位心理治疗师的回忆录。

作为一名治疗师作为一个团体治疗法的先驱者创始人,他这一辈子都在“帮助别人”,与很多人“心灵相通”。他也是一位成功的作家,《当尼采哭泣》《爱情刽子手》《给治疗师的礼物》《斯宾诺莎问题》《妈妈及生命的意义》等等一系列作品,将他推到了世界的“舞台”。他的小说有完全创作的角色也有历史上的角色,为了写书,他做很多功课,泡图书馆,甚至与妻子“躲”到某个热带岛屿不受打扰的全身心写作。

但书里的亚龙似乎更像一个普通人,而不是治疗师或者小说家。他的童年有快乐也有痛苦,甚至还有作为移民遇到的文化冲突,有青少年时期的种种困惑,甚至也有他被自己的来访者吸引的细节,但是他能保持自己的职业态度和操守。直到今天85岁高龄的他已经开始渐渐遗忘了很多来访者的面容和他们带来的“故事”,“遗忘”成了他整本书的一个关键词,他甚至忘了自己多年前写下的书,兴致勃勃地从头读起,完全不记得结局和过程,他笑称,遗忘的一个好处是,以前你喜欢的小说你可以重新读一遍,真正的重新读一遍。

另一个关键词,我想应该是死亡焦虑了。他是为数不多的组织面对死亡焦虑的团体治疗的治疗师,大多数人不愿提及死亡,可能是因为这是大家不可逃避的宿命。

==========分割线=============

再继续写这一篇已是翌日,可能也是我下意识地不想讨论“死亡焦虑”吧,那就跳过这一段吧。

通勤路上在看讨论艾里希·弗洛姆的理论著作的书,正好读到了讨论他的《占有还是存在》的,突然觉得,亚龙先生也是个期望将事情做到完美的人吗?这样不停歇的工作研究,是他的生活方式是生活的一部分就像,你会抽空给自己做一顿好吃的犒劳自己,而他可能是读几封读者来信,并且认真滴敲一段话表示感谢等,与他这就是放松这就是休息——虽然他也提过自己喜欢在热带岛屿生活,其实隐隐地觉得,如果不是这熙熙攘攘的生活,也许他也会是个并且能学好法语的人吧。

隆重推荐欧文·亚龙先生的书,除了早期讲团体心理治疗的书以外,本本都推荐(文首列举的),尤其是90年代以来的书。

以上。

Author: sherry

世界终将得到救赎,当真爱如此坚持不懈

Tags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