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好眠好梦

有些事情,表面上看起来无情,实则是多情;而有些看起来冷漠的人未必就内心真的冷漠了。

不管是王菲和谢同学复合了,还是周杰伦和谁谁订婚了,又或者是某某歌星过世了,看起来仿佛离我们的生活遥远,他们也许能忘记年龄去任性地爱,或者遵循男人“专一”的原则永远只爱那个18岁的姑娘,也或者按照自己的心去活着。

感情的事情,外人终究不能说什么,不管王菲多大年纪,我想只要有人陪她一起“疯狂”,她就不会“老”她永远是做自己的王菲,是那个可以在情人腿上坐着撒娇却毫不矫情造作的女人。

他跟谁结婚都会有人暗地里说“她也不怎么完美嘛”,他这样的男人身边不管有了什么人,都会一人幸福死,千万唾弃声吧?——你敢说,你没暗暗地觉得昆凌也不那么出色?!

姚的过世,对大众来说有些突然。弥留之际她还不忘将角膜捐献出来,真是好姑娘!即便这样媒体也会拿她来消费一下,这是媒体的本性决定了这样的行为方式,大众完全可以选择不予理睬。

只是姚过世的消息一经放出,竟然那么多人表示了难过和祝祷。很多人甚至并不知道她到底唱过哪些歌,他们也并不认识姚,可为什么会感到难过?

我只想说精分学派可能会给出的解释:这是投射了自己内心的焦虑。年轻的生命在几乎没有什么征兆前,香消玉殒,这不能不说是被人们长期压抑的存在焦虑的一次集体性爆发,像是集体性癔症,但善良点说,是前者。

我们几乎从来不会直视阳光,就像我们很少真正考虑死亡一样。(请参考欧文·亚龙先生的《直视骄阳》一书)阳光太刺眼,根本无法直视,而死亡意味着生命的终结,是一切感觉器官信号的消失和大脑思维运作的截止。

欧文·亚龙认为积极努力的生活去完成自己的各种愿望和梦想是缓解死亡焦虑,能让死亡前的那段时间能轻松度过的唯一办法。可他自己也觉得,这样也不能阻止人们在弥留时会产生,即便我做了这么多,还是不能避免会面对这样的结果。

生命因为有限而精彩异常,试想一个活了千年的吸血鬼,这个地球对他而言还有任何的意义吗?时代的变迁是唯一的变化,但这一千年来人们感受世界感知世界的方法却丝毫未变,内心里,吸血鬼是最可悲的一群生物——如果有的话。

一个不朽的灵魂是一成不变的,是不能鲜活的。鲜活的是每一个在我们身边的人,他们的嬉笑怒骂,喜怒哀愁,才是人类最珍贵的情绪情感。

那些已经去了天堂的人们——平凡或伟大,都已经远离了我们的信息范围,是的,我们可以学习他们说身上的什么什么,但有时R.I.P才是对往生者最大的尊重和敬意。

愿今夜好眠好梦!

4 评论

        1. 从出生的一刻开始我们所有的心理防御都是针对这个吧?无论是压抑,否定,理想化,合理化,甚至是升华不都是一种“安慰方式”吗?嘿嘿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