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20年09月

本片不太值得一看

【备注:本片虽然不太值得一看,但文中有剧透,介意者可以点击左/右上角×关掉窗口哟】

中午休息了半小时,醒来的时候迷迷瞪瞪的,关了闹铃,然后又躺了回去。

脑子里浮现的都是睡前看的一个“下饭剧”《唯一的受害者》。觉得虽然后面有一段黑底白字的“陈述性句子”让我觉得不太舒适,其他部分拍的倒还不错,虽然有一点点拉了进度条,整体很紧凑也算是一气呵成了。

但躺着的时候想,怎么会是多重人格?明明就是妄想症患者啊!豆瓣有人说”抄袭“了,但我觉得这跟当年的《致命ID》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多重人格的定义,大家可以各种搜索查到其定义。而女主很明显没有被其他人格控制或被主导行为,从始至终她都是所有针对的对象都是嘲笑过她的人(除了双亲),她在幻想里将那些人要给个杀死,心中的执念还是弟弟。弟弟的存在一直是她所有幻想的伴随状态,她的世界里,弟弟从没离开,一直跟她一起生活。

她在”正式“跟弟弟告别了之后的自我对话部分,还挺迷的。恐惧像是小怪兽,奥特曼随时要出击的意思啊!但难道在人类的心理世界里,不该是奥特曼带着小怪兽一起做游戏吗?

当然扯得厉害的是用来治疗的”仪器“搞得像个科幻片,这样进入精神世界的方法,有经验的催眠师以及十分配合治疗的患者的合作就可以做到,就算是《盗梦空间》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科幻“的东西出现,只是有些类似麻醉剂的东西配合而已。

所以整体片子我觉得鉴别诊断期便有了分歧,然后手段还依托了“科幻”,最后的交代更有点故弄玄虚。

想到这里,我突然有种自己身在何处的迷惑。我不会把自己也整分裂了吧?赶紧给自己敲了敲警钟。想起来生活的一地鸡毛居然松了一口气,还好还是那个焦头烂额的我。

(说明:以上内容中鉴别诊断的妄想症系个人观点,有心理爱好者,欢迎扔过来你们的看法,但我捍卫自己的观点,嘻嘻)

观影难度五颗星

带着无比激动的心情去看了《信条》。可能刚开始太用力了,后半场有点乏力。

整体观感,我的智商一定是在进场的时候被发射去了外太空。(当然,现在应该已经落地回来了。),如果前50分钟还能跟得上故事的节奏,后面就是被导演拽着各种专场,看着形形色色的人在说一些奇怪的话做一些奇怪的事……

其实《盗梦空间》还是很好理解的,一层层的梦境关系毕竟很多人有过切身体会,时间按照累积计算也在常人理解范围中,只是需要转换潜意识的模式和方式就可以了。印象深刻的是,Cob带着那个小姑娘造梦师在梦境里,巴黎街头的水果店咖啡店瞬间变成了各种高射炮发射水果蔬菜等等东西的时候,视觉震撼还是很强烈的(当然后面把法式屋子反转过来盖在另一栋的屋顶上就更刺激了,这想象力张扬又仿佛在情理之中!)。

十年过去了,诺兰觉得这样的冲击力已经没意思了,他需要将时间翻转过来,对,是的,让高射炮的射线转向自己!!所以你先看到的是炮弹痕迹,然后才是射程到最后回到射堂内!别晕,这是在跟时间玩游戏。跟普通的穿越压根不是一个逻辑。

但是,我们习惯的是什么?是穿越,是切到时间线的某一个点,然后顺着原有的方向继续走,这是穿越。逆转时间是——让时间向后转然后流动。

当然他还提到一个因果关系和时间关系的问题。时间关系又是因果关系,就是没有时间就没有因果,想想也是,你看到苹果在桌子上,是因为之前有人把苹果放那里了,如果你抹去了时间,那就这个苹果是不是在那里就很,,,随机(随机也是时间概念?)了?天,我在说什么?

这些年虽然年纪有了,但去影院观影一直是我喜欢的方式,所以在影院的状态一直很饱满。这片子的后半场,让我不由自主地开始上眼皮接下眼皮,跟不上导演的智商,配乐又显得极其催眠……努力睁开眼睛看到有观众到一个半小时开始离场,坚持到最后的可能一半吧。

以前一直是给剧情打分,好的五颗星,甚至满天星。

这回要给“观影难度”打个分,五颗星。

PS:女主的身材堪称全剧担当,一米九的身高,大长腿直接SUV后座用高跟鞋撬开驾驶位的车锁(对角线位置哦)!又是金发碧眼的美女啊!!

——————9.7补充——————

记起来,出了影院有点懵,上滚梯的时候恍惚地想,电梯这个方向上去对吗?会不会往后退?要是退了,我可怎么回去?是不是要进入一个什么机器装置才能回?……无数个问题闪过,还是被推着购物车的阿姨一声大喝给惊醒了,“会不会走路?智商有问题吧?”

艹,尽说实话!!

陪你度过漫长岁月

非常感谢大家在“做个小小的调查”日志的踊跃留言分享自己的“阅读习惯”。

据不完全统计,选择1的有12个+!这真的让我意外,之前google的RSS服务挂了之后,我就很少用了,看到大家有各种各样的订阅方法,很开心,毕竟还是有一大批人会用这种方式关注他人的博客/网站,你们都太可爱了!

当然心里十分感动,有部分同学是直接输入网址来访问的(还有两者兼有的,真的好感动!!!),这需要在如此浮躁的世界里,记住一个平平凡凡的网址,有人跟我说我的网址为什么是“his herry”,其实我的初衷是“hi Sherry”然后.com,想来这位同学也是纳闷了很久才问的吧?

真的非常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访问和交流!本来博客也是诞生在SNS的时代吧,是需要在网络上的互动。刚开始我的博客门可罗雀——当然现在也不多,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仍再坚持,而你们也都在坚持,有些“老人”走了又回来了。

我的博客像立在沙漠边关的一个小客栈,一个中年老板娘在打理(歪,门口那张桌子落了很多灰尘,请擦一下,谢谢。。。),夜里爬楼顶天台,喝酒,跟星星聊天什么,还是跟LMS还有猴哥干过。有的人来了又走了,为了更好的自己;有的人来了会常来;也许这本身就跟生命一样,有人来了有人走了,有人陪着你一段有人会一直一直陪着你,但你都要按照自己的方向去走,因为这条路是你自己的不是任何人的。

这个客栈时而热闹,时而冷清。冷清的时候是大多数时候,毕竟是个边关的小客栈,没多少客房,也没什么花式好吃的招待,只有一些家常小菜,还得是老板娘亲历亲为。

老板娘觉得,日子不能过成到了中年就无所事事,然后混吃等死了。(要谢谢大家在上上一篇日志里的不着痕迹的鼓励,这种来自一个个ID的祝福和激励,这背后也是一个个鲜活的有血有肉的生命和灵魂啊!谢谢你们大家!)去接触更多的同类的人,去做想做的事情,tous les hommes sont mortels.(波伏娃《人都是要死的》)。

原本想要不再更新的博客,现在会继续陪着我度过以后的人生吧,只要我还能继续维持域名和服务器空间的费用,所以,大家都一起加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