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標題黨,但的確是100年前的個案,幾乎沒有檔案可以查詢,彼時還沒有諮詢師這個職業,全靠當時醫生的各種閱歷,一切都是萌芽,一切都是初始……」 《弗洛伊德與安娜•O》,講述的就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