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9年05月

观《如影随心》

上映时间一再延后

整部电影没有一个尿点,我没有拉动进度条,甚至感觉快要结束的时候不无遗憾地看了一眼进度条,艹,这是要BE啊?

如影随心》4月19日上映的片子,故事一开始老套,青年男女相遇在巴黎,因为一张唱片和一段小提琴曲,认识相爱,然后回国,住到了一起,然后期待着可以永远在一起生活下去。这可能是所有爱情发生之后会产生的后续效果吧,被剧透过一点点,想着这小三什么时候出现?

然而从相遇开始就是一场外遇,两人各自有家庭,其中一个还有孩子。母亲的本能是要保护孩子,要给孩子最好的,她查手机,查信用卡,查开房纪录,甚至查流产记录(从整体剧情来说,明明最后的最后女主才怀上的?)……

最后青年男女终于挣脱了彼此家庭的束缚,在一起了,可人类的心智虽然千差万别,但本性却是一样,仿佛几千年以来,女性始终担任着各种作妖嫉妒的角色,而男人始终承担着见异思迁的重任。

张爱玲写过《红玫瑰与白玫瑰》,这个故事仿佛是在演化深入那个故事,我想到的却是西蒙·波伏娃以及她写的《女宾》。

《女宾》中的女主跟自己的男神始终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很多人说这真实再现了波伏娃自己和萨特的关系(这种据说并没有什么理论根据,权当一种噱头吧。) ,一种纯“伴侣”关系。

但萨特是男人,正如《女宾》里的男主一样,会被各种各样的女人吸引,波伏娃努力让自己以及小说里的人物都保持着“柏拉图”似的精神关系,不落到婚姻的柴米油盐里去,但结局并没有什么美好的,波伏娃和女主都忍不住会嫉妒会作妖。

嫉妒算是人性里的非常大的弱点,从小时候嫉妒母亲抱别人包括自己的父亲开始,而爱情这种亲密关系就是它发扬光的最佳土壤。人世间饮食男女,谁也逃不掉,除非你不爱。

“他们说爱情是婚姻的坟墓,而第三者就是盗墓的。”堪称整出电影的金句。盗的只是墓里的陪葬品,而不是那具或腐或未腐的主人,正妻就像那座几乎什么都做不了的墓穴,东西被盗了还在其次,如果人被盗了,却也无能为力再将人装回来。当然大多数盗墓的,冲着墓主人的名气,为着那点陪葬品而去的,拿了东西就撤,很少人还会带着墓主人一起走的。

“出轨外遇的人都会给自己辩解‘自己那是真爱’,那是不可信的,为了户口,为了钱,为了别的所有都可信。真爱,那个我早就给过了。”想起来可笑,这么说来真爱倒成了极不真诚的借口。

婚姻跟生活相关,生活里就是柴米油盐的普通日子,就是一地鸡毛的琐琐碎碎,就是没娃时两看相厌,有娃后接踵而来的事情更多,林林总总都是“生存”“活着”。越来越多人恐婚恐娃,可能到最后恐的只是活着本身而已。

故事结局个人认为处理得很好,各人物“各得其所”。来人间一趟,谁还不遇到个把真爱,谁还不犯个错,谁还不能为自己的错忏悔啊?

陈晓,杜鹃,马苏都演得十分好。

《公子向北走》

网易日推,边听边看评论,有人说“听第二遍哭了”,第二遍听得时候,果然哭了。

小女子不才
未得公子青睐
扰公子良久
公子莫怪
公子向北走
小女子向南瞧
此生就此别过了
难以忘怀

愿你三冬暖
愿你春不寒
愿你天黑有灯
下雨有伞

愿你善其身
愿你遇良人
暖色浮余生
有好人相伴

所有爱慕之意
止于唇齿间
掩于岁月
匿于将来
与君今生无缘
请勿需挂念

雨打芭蕉
无可无奈
愿你三冬暖
愿你春不寒
愿你天黑有灯
下雨有伞

愿你善其身
愿你遇良人
暖色浮余生
有好人相伴

小女子不才
未得公子青睐
扰公子良久
公子莫怪

弄丢了一些留言,十分抱歉。

很多时候我们做事都会“不由自主”,尤其是对一些电子产品的升级等,比如WP的升级提示已经挂了好几天,偶尔登陆看到想要点升级,后台却提示我PHP版本不够高,于是联系服务器空间商,于是我就开始了漫长的“等待工单回复”的路程。

经过种种折腾之后,切换节点之后终于能到比较高版本PHP下了,才升级了WP后台,但由于我自己的疏忽没有备份数据库(仅备份了网站文件),5月13日之后尤其是留言的访客信息都丢失了,在这个还能访问博客并且留言的各位贵客们,我感到十分抱歉,如果有机会再次看到你们回访,我将荣幸之至。

再次抱歉!

目前来看除了访问速度以外,其他的都还不错,不知道你们的访问体验如何?

再次感谢!

一年一次戒台寺

戒台寺位于北京西郊,距离远近文明的“潭柘寺(“柘”念zhè) ”约十公里山路车程,有公交车可以直达戒台寺和潭柘寺。

老北京有话“先有潭柘寺再有北京城”,戒台寺不如潭柘寺那么出名,却是个幽静雅致的去处,每到春天都会去一趟,烧香拜佛,慰藉下虚浮的心,在香烟袅袅中让自己尽可能回归本心。

不仔细看真的看不出来
这个塔做工非常精细。
(点击可看更大的图)

中国的寺庙与西方的教堂不一样,多建在远离聚居地的山里,也许是深刻明白,纷扰凡世可能如何影响修行之人。

我不是严谨的素食,偶尔也会腹诽个把自己不喜欢的人或者事,去庙里转转并不是为了向神明求个名或者利,从未将自己乃至全家人的幸福托付给别的什么人,这个世界依然有这样的一群人,每天都在山里过着简朴的日子,只为深入理解佛法(暂不考虑假僧人的个别案例),也还是值得来看看听听感受他们的生活。

清早的寺里很清静,阳光洒下来,僧人们已经洒扫完庭院,点点水迹散布在庭院里,合着百果树和袅袅青烟,周围偶尔有些鸟鸣声传来,或是僧人们的窃窃私语,深吸一口气,能闻到早春绿色和红色的味道,从内心翻涌出来的安宁和平和霎时就弥漫到了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里,被下了药般的愉悦感混着静脉血回到心头,可真是太美了。

以前看这棵松树,从未有过“犹如蛟龙出水般的气势”感。

小时候,外公尚在,他喜种花,小院子里种了各种花卉,其中一株十分少见的白牡丹,春天的院子里很多色彩缤纷的花,但唯独那一株是我最爱,跟羊脂白玉似的,后来搬家去了公寓楼里,那株牡丹也不知去向了。

戒台寺里有个牡丹院,据说是道光之子恭亲王奕欣为避难而蛰居于此种下的,大约40-50株牡丹(目测,实际可能远比这个数字多了去),成了戒台寺最美的去处。四月下旬,就能看到她们盛开的模样。

去的时候是四月初,未见花苞,叶子也还将将冒出,仿佛香椿芽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