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5年03月

五更雨

晨间似醒非醒的时候,听到窗外有水滴敲打金属栅栏的声音,这是我曾经极为熟悉的声音。没什么固定的节奏,仿佛无意间洒落的水滴般,自在又惬意的感觉。

第一场春雨就这样来了,悄悄地润到心底里。记得高中时候的某同学写了《三更雨》发到报社并被发表,颇让我们语文老师得意的学生。通篇阅读,当时并无心感悟什么春雨的我觉得:其实什么都没说啊,就是夜间醒了听到下雨,发点儿感慨而已。

今晨我却觉得这无为的“春雨”也是极淳的,这里有小时候穿着雨鞋在水洼里盘水嬉戏的笑声,有缠着家里大人带着自己撑着伞在雨里的那种温暖,还有和小伙伴共撑一把伞的交情;当然也有因为连连阴雨气温偏高导致空气里弥漫的植物和动物发酵后的气味,也有因为突降大雨让我们的春游计划泡汤的沮丧……

我闭着眼睛想,我的那位同学过于未老先“忆”了吧?何以我到这个时候才对一场稀松的春雨感慨良多呢?

上班途中,有父女俩在雨中撑伞行走,心想:这也是一个拗不过女儿的父亲,被拽出来雨中散步的吗?此时两人换了下位置,却听女儿稚嫩地说:“爸爸!”爸爸“嗯”了一声,“你好聪明啊!”父亲笑了,我也跟着笑了。小小女儿的眼里爸爸就是“男神”吧?

我迈着轻松的步伐走进办公室。想,小时候觉得春雨从来都那么多,现在看来,果然珍贵。

一场关于翻译的公益讲座

微博上fo了翻译资格考试CATTI的官方账号,有外文局办的讲座,电话预约。

今天提前十分钟到了,教室里满满坐了小一百人。

主任介绍整个翻译考试的情况,竟有一女学生在14岁上就考到了三级笔译和口译证书!!!!!!哎,这种节奏,不到二十岁就能一级过了,想来祖国的翻译界还是后生可畏啊!

去听讲座的大多数是超龄女生,我左边坐了个外国语大学的丫头,右边一个戴黑框眼镜的瘦筋筋的黑衣女子——教室里很多黑衣波浪长发的女子,就像拿着一张测试红绿色盲的卡给了一个红绿色盲的测试者一般,好在我平时多半只要求能分清男女也就很好了。

老师是位看起来“德高望重”的人,他提到翻译总理的政府报告成阿拉伯语,前来翻译的专家都是相互搀扶着的。正纳闷间,他解释:都是八九十的老人家了啊!

我心下感慨新生代的翻译要成为“大家”还是需要经过大浪淘沙,经过岁月和无数译稿的历练啊!任重而道远,像我这样还在努力获得那个证书的混迹在“伪翻译”岗位的人,是否也需要认认真真地对待这次考试了?!

虽则这次志在笔译,但口译老师给的几个题似乎我还是做得不错的!可能是常常被领导临时揪到讲台上,即兴翻译他老人家的讲话锻炼出来的吧?竟然没什么压力。

回来的路上,又反复琢磨了几个翻译例题,有意思很有意思!翻译真是一门学问,是再创作的艺术!

追梦需谨慎

冲动是魔鬼,追梦需谨慎。

看了土木坛子推荐So Good They Can’t Ignore You,得了上面十个字。坛子在他的日志里写了一些介绍,这里不赘述了。

在国内,这种为了理想而“冲动”的人可能不少,但是国内,很多人并不会因此放弃挣房租饭钱的工作;但是我们容易坠入另一个可怕的深渊:被平凡无奇的生活磨灭了所有的“梦想”后成为另一个极端的代言人,满口怨言,毫无耐心,我想这是压抑了梦想之后的“发泄”吧!

本书介绍了一些可能在平凡的生活和工作里做些不平凡的事情,如何获得“追梦”的资本,如何利用追梦的资本去追梦。

其实更重要的是,你对成功或者梦想是如何定义的?

——况且,实现了的理想你会怎么处理“它们”,是不是就一直都拥有它们了?会不会生出些新的来?

——以及,成功是什么?是一种瞬间满足还是常态?

本书的语言非常平易近人,建议想要提高阅读能力的亲们也可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