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3年03月

我爱你与你无关

图片来自豆瓣

一开始看并没有觉得这可能是个直击人性的故事,不过是艺术家与富二代女孩之间的“露水姻缘”,分开两地时间长了自然就淡了,大家都各归各位,经营着自己的生活上演着自己的悲欢情仇,曾经的那个人不过是路过走廊上的一幅画一个装饰,很美,但只在原地。

其实到最后,女主之后的命运并没有改变什么。

所谓的“东西方文化”的冲撞在张朝晖身上表现的并不十分张扬。他默默地十三年之后回来了。谁也不晓得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在那边就是单身一人,是不是过得帝国主义剥削普通工人的醉生梦死的日子。

只是到最后,与瞿红,张不是一张走廊上挂着的廉价油画,而是她心房里的一张落地大照片,只有二维,真正能温暖的还得是床上那个三维带着热度的男人。

而张朝晖,他的所谓寻“根”的一趟旅程,终究在一场曼妙的傍富豪“表演”中彻底幻灭,哪怕是在瞿红眼里的“小混混”与他也是“救星”和“恩人”。

各人守着自己的原则和选择,回到各自的生活里。

瞿红爱着张朝晖,但与张朝晖无关。

是不是就像你我之间,爱情从来都是单向的,哪怕你渴望死了对方对你会如同你对TA一般,但终究TA们依旧我行我素地用自己的方式在爱着我们。人的心再敞开跟外界也隔着一道透明的墙,你不能知道我到底是冷到什么程度,我也不知道你到底午夜梦回的时候是多么地渴望有个伴。

人终究是孤独的物种才会渴望群居,才渴望有一个终身不变的伴侣。

不小心扯远了。

林花谢了春红

多年前路过地摊,买了本《宋词三百首》,放在洗手间,如厕寂寞时便会拿出来读几首。

绕是这个速度竟也让我对李煜,柳永以及秦观等人的词有了个大概齐的了解。

《赵晓岚说李煜》这本可见作者对于李煜是相当偏爱的,否则写不出这么一部对他不忍苛责其亡国之罪,大大的笔墨都在说,与其说是他策略上的失败不如说是性格上的格格不入,李煜与帝位根本就是两条平行线,没有交点,却被历史送到了宝座上。

记得小时候看过一部电视剧,讲的就是李煜和他的大周后小周后以及赵匡胤的“轶事”,尤其是赵匡胤觊觎小周后美色之类的,并无实据可考,但是除了史学家之外,大家都喜欢这类捕风捉影的野史,是大家津津乐道的好八卦——但其实很多史学家都是拿帝王的俸禄自然是要为帝王圆谎,替他们遮羞的,于是野史便更让更多人追捧了。

李煜,我更想看到他作为词人的一面,哪怕是身陷囹圄——而偏偏那时候的他写出了千古传唱的“春花秋月何时了”,更愿意看到他对大周后的夫妻情深,我固执地以为,他会喜欢小周后只是因为她像极了大周后罢了,并且是男人的“喜新厌旧”的弱点作祟,否则大周后死后的他不会伤心到“哀苦骨立,杖而后起”的地步。

虽然后来他在治国方面很多失误——如不善用人,赏罚不明,姑息养奸等等问题,只能说他是个性格温和没有主见,只适合做个文人徜徉在艺术的世界里的人。

如果因此你也对这个人感兴趣要去看看关于他的正史和野史,何不即刻就去?

铃兰和金钱草

去年这时候就想要种一颗铃兰,喜欢开花时候那些美好的一串串的花朵似铃铛般挂在枝上,风吹过的时候仿佛能发出银铃般的声音一般。

今年终于种活了几株,其实每一株都有花蕾,独这一株开了,小小的花朵可爱极了!约莫只有小手指指甲那么大的花朵,悄悄地挂上了,真好。

而买了十颗金钱草回来,初初种下只有三颗继续绿着,这几日也长出了新嫩的小叶。

看到生命的迸发,真好!!

忽如一夜春风来

总算天气预报没有太离谱,纵使晚了些也还是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