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2年01月

一百年前的个案

「我是標題黨,但的確是100年前的個案,幾乎沒有檔案可以查詢,彼時還沒有諮詢師這個職業,全靠當時醫生的各種閱歷,一切都是萌芽,一切都是初始……」

《弗洛伊德與安娜•O》,講述的就是這個一百年前的懸而未決的個案,卻一直為精神分析以及心理學領域“傳唱”不已的個案。安娜是後來法國一位著名的女社會活動家,以及猶太婦女聯合組織創始人伯莎•彭博海姆的化名,之後她對自己1881-1882年的病程避而不談。

對她當時的病程,現代大多數人願意相信,她患的是顳叶性癲癇,這類癲癇會導致面部神經痛(又被確定為三叉神經痛),言語混亂,四肢麻木以及幻覺等症狀,可以通過藥物治療。

但支持該個案的各種診斷的線索混亂複雜而實證資料又極少,一些往來書信,一些公開或者非公開場合的言論,發表的文字也是利用了這些書信或言論中的一些甚至是斷章取義地試圖解釋和重構該個案。

本書涉及最多的是弗洛伊德與布洛伊爾他們對個案的闡述。他們原是一對十分要好的摯友,但因為對該個案的看法不一致——移情與反移情,導致兩人後來分道揚鑣。弗洛伊德認為布洛伊爾沒有正確處理病人的移情,而選擇逃開。從現代的各種精神分析個案來看,移情對於精分的治療是如此重要。當移情產生治療師才有更大的可能去把握好來訪者的“心圖”來進行工作。但在當時,女病人對男醫生產生了超出正常的病患關係是不被接受,男醫生的妻子為此十分苦惱,男醫生所受的教育也讓他立即“逃”開了病人與妻子去二度蜜月。而病人則繼續現在“移情”的深坑裡無法自拔,病情益發嚴重,不得不進入療養院治療。——病人在布洛伊爾醫生要結束治療的時候,採取“假性懷孕”的方法企圖留住醫生,當醫生選擇退卻,她的病症不但不能好轉反而會陷入新的一輪可能更加嚴重的病況裡去。雖然百年過去了,但人性上的發展幾乎為零,很多現代病症中因為移情或者醫生無法處理病人的移情中斷治療之後病人的症狀嚴重化的個案在一百年前會發生也不足為奇。

爭論最多的還是弗洛伊德對此的各種前後矛盾的言論。各種想要打擊他的言論充分完美地利用了這一點,即便現在對於他的性力理論還是很多人在詬病。

这些人,那些事

图片来自网络

書名:這些人,那些事

作者:吳念真

出版:鳳凰出版傳媒集團 譯林出版社

版次:2011年9月第1版 2011年11月第4次印刷

定價:28.00元人民幣

對於過去,大多數人選擇的是忘記或者一句“雲淡風輕”便假裝超然地掠過了,這中間“壓抑”的有好的,也有不好的。

大抵人的一生經歷里是甚麼都要嚐一嚐的,面對死亡,面對愛情,面對情敵,面對思而不得,面對背叛,面對驚喜,面對不可思議⋯⋯ 特別痛苦的會自動轉存到潛意識最深處-也許會到集體潛意識,也許會編譯成基因代碼成為家族記憶-但願我言過其實了。

而《這些人,那些事》就像一根珍珠項鏈,串起過去歲月里許多的閃亮或灰色細節。也許有這樣的經歷才誕生這樣的作家吧?

小魔女宅急便

图片来自网络

宫崎骏的动画,似乎每一部都很喜欢。

而我尤其喜欢这一部,除了《千与千寻》以外。

小魔女到了既定的年龄就需要离开家,开拓一片属于自己的“用魔法”造福周围人的天地。

黑色的袍子加上红色大蝴蝶结,扫把……

她开始了自己全新的生活~

仿佛那时候离家开始独立生活的我一般。

 

恋爱假期

图片为电影海报,来自网络

即便北方有暖气,晚间醒来亦是夜色清凉,竟然是满月,梦中纠结于一道解不出来的三角函数题,醒来倒是解脱。

裘德洛,卡梅隆迪亚兹,凯特温丝莱特,杰克布莱克,星光熠熠的大片,每个人都演得惟妙惟肖,尤其是凯特温丝莱特,其中那段经典的独白,到现在都记得字字珠玑,道出了分手时候心底里最卑微的话:

I understand feeling as small 
and as insignificant as humanly possible, 
and how it can actually ache in places 
that you didn’t know you had inside you, 
and it doesn’t matter 
how many new haircuts you get 
or gyms you join or how many glasses of 
chardonnay you drink with your girlfriends, 
you still go to bed every night 
going over every detail, 
and wonder what you did wrong 
or how you could have misunderstood. 
And how in the hell, for that brief moment, 
you could think that you were that happy? 
And sometimes you can even 
convince yourself that he’ll see the light 
and show up at your door. 
(SlGHS) 
And after all that, 
however long all that may be, 
you’ll go somewhere new 
and you’ll meet people 
who make you feel worthwhile again, 
and little pieces of your soul 
will finally come back. 
And all that fuzzy stuff, 
those years of your life that you wasted, 
that will eventually begin to f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