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零食

[小时候]零嘴

我小时候很瘦,小学毕业那年体重69斤。外公说我是“吃零嘴的小猴子”,跟现在相比,那时候的小零食品种和数量是很匮乏的了。然而我现在却是胖了很多。

图片来自网络

大部分时候,同学们都热衷的是校门口摊贩售卖的“麦芽糖”(如右图),3分钱可以买两个吧(具体价格已经不太清晰了差不多这个水平吧),下课之后,出校门就能看到,蜂拥而至的学生几乎将小摊贩淹没,吃到嘴里甜甜糯糯的,有一点儿粘牙,但不影响口感,着实是那时候吃得最多的零食了。

家里人收入高了些的时候,会喝2毛一瓶的橘子味汽水,口味跟北京人喝的北冰洋极其相似,我才可能那时候每个城市都有生产这样的汽水的厂家吧?能做到北冰洋这样的,也不多。

图片来自网络

小时候的泡泡糖,3分钱一个,一厘米见宽,大约十厘米长的形状。大人们那时候警告我们说,千万别吞下去,吞下去会黏住肠子,就会死了哦。刚开始不会吹泡泡,嚼泡泡糖纯为了甜味,有一次不小心吞了下去,郁闷了一个下午,也不敢告诉大人,最后外公看不下去了,直接问我,我只好说了实情,估计老爷子当时背着我肯定笑了,只跟我说:“那想个办法让泡泡糖自己出来吧?”说完去厨房给我弄了一勺子菜油,让我吞了。后来我也没有什么不适,那次之后很久都不敢再吃泡泡糖了,初一的时候学校来了上海师范大学的实习老师们,我们班的是一个娇俏玲珑的生物老师,她周末时就会去买这个泡泡糖来,周一的时候悄悄地奖励给回答问题好的同学。

图片来自网络

麦丽素这样的零食,小时候可是我们最爱的食物,当然价格那时候是很高的,属于奢侈零食类。那时候住在上海的大姨每次回来都会带,我就是悄悄地藏着,自己慢慢吃,偶尔会带个要好的同学几棵。

小时候我有个私藏的癖好:吃鱼油。家里总会备着鱼肝油,那种小颗粒的,每天我自己去拿一颗吃,到现在也喜欢吃,将外面的包裹咬碎了,油就流出来,蜜汁喜欢那个口感……后来上了五年级吧,就没再吃过。

那时候小学对面有一家浴室,门口有个小铺子,会卖煮的五香豆干以及其他类似豆制品,那家是在我们小学高年级时候才有的,买的不贵,味道很好!到现在我也爱吃豆制品,豆干儿,素鸡,豆腐丝等等。

因为母亲这边的姐姐哥哥们都在外地,他们年年会回来,尤其是外公在的时候。除了上海的姨妈还有个在杭州的姨妈,姨父是大她很多的一个老红军,抗战胜利70周年还拿了勋章的,只是那时候他已经病倒在床了,没能来北京。杭州姨妈最喜欢带的是肉干和各种松子糖。其实松子糖也是苏州特产吧?苏州有一个“津津”豆腐干是一切品牌中我最爱的,小时候5毛钱一个小的扁的纸盒包装(那时候倒是很环保),上海的姨妈回来的时候会带很多,可以吃一段时间。

有一年我生日,南京的大舅带回来一个奶油蛋糕。外公看了十分嫌弃,这个东西是什么?在我放学回来之前,外公把上面的那层奶油统统刮干净了,扔进了垃圾桶!!!我到家看到了罪案现场,当时就眼泪唰唰地,问外公为什么?他说:“那个东西是什么?也不知道干不干净,不准吃!”为此我气了三天!

外公似乎对这种从未听闻过的东西十分抵触,刚小学入学的时候,姨妈送给我一个嫩黄色的双肩书包,颜色特别嫩而且可爱的造型。外公也看不下去,直接给我拆了,做成了最普通的单肩书包,我当时的反应——好像就是瘪了瘪嘴吧,也没太多抗议,只在心里抱怨了一下。

后来上了中学,零食种类越来越多,零花钱也开始渐渐地多起来,能记住的零食反倒没有小时候的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