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赵英俊

一生中可以记住多少人

今年无法跟远在老家的亲人团聚过年,这几天视频和语音消息也就很频繁了。跟我妈聊天,说到最近刚离开的某位音乐人。

其实之前他的歌听得少,最耳熟能详的是《大王叫我来巡山》这一首,这几天被《送你一朵小红花》洗了脑了,跟母上大人得瑟我唱的版本,母上大人竟然也知道这位大眼睛的音乐人。她没听过这位的歌,但是他最后的那篇短文,母上大人看得十分感触,可能更多的是对生命离开的一种惋惜。

时时刻刻都有人诞生也有人离开,生命选择了“发展”就要面对新生和死亡。可能最大的焦虑就是,“有人会记得我曾经来过吗?”他说他从小喜欢下雨天,以后如果下雨了,就是他来看大家了,这真的挺温柔也很伤感,诗人多伤感吧?他们比其他人更为敏感,更能感受到周遭的一切些微的变化。

被推荐B站网络春晚上一个平均年龄74.5岁的曾经的清华学霸们的《同一首歌》和《少年》给打动了,一辈子奉献给了事业的他们,依然希望不要被忘记。但通过那一张张岁月留下痕迹的脸上,仿佛真的能看到他们当年意气风发地奔赴祖国各个岗位并且为之奉献一生的风华!上一代人留下了一些什么,好让下一代人继续前进,进而看到整个社会都在发展。这是任何一个选择永生之物都不可能创造和感受的,这也正是生命精彩的地方吧。

但是发展的另一代价就是大家只会在前人的成绩上继续前进而让前人“失落”在历史的长河里吧?也许是另一种方式被记住,比如在孩子们用稚嫩的童声里:“静夜诗,唐,李白,……”比如在烟花绚烂的夜空里——当然很可能很少人在这时候去想起火药是中国人发明的,而欧洲人却用来制作枪炮反而攻击我们——歪楼了,哈哈哈~~~

有时候会想,即便记住了又能如何呢?小时候不明白生命因为有限而美丽,长大了才慢慢知道,所有前人留下的东西都深深地刻在骨子里,荣格说那是“集体潜意识”,是另一种形式的被记住!

我一直笃信,最后所有认识的不认识的人都会在另一个平行世界里相遇,那里有所有的人,我们渴望记住的,记住我们的,都在。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