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电视剧

刚热播完的《芝麻胡同》

来北京十几年了,多多少少被这个城市的文化影响着,包括说话口音,也很喜欢听地道的北京人胡侃。作为一个外乡人,我眼里北京人或者说北方人的文化里处处透着一个“爷”字,外乡人也喜欢称北京为“帝都”,皇城,皇帝住的地方,连带着周边住的老百姓也向往着能成为“爷”,每天提着鸟笼子出去跟邻居街坊遛个弯,聊个天说得都是忧国忧民的大事,景山公园,北海公园,以及我自己常去的天坛公园里,遛鸟下棋跳舞唱歌的老一辈北京人随处可见,我觉得那是现在最能看到北京民俗民情的地方。

然后看北京的民俗民情就得往一百年以前的甚至更久远的时间去倒腾了。我从未刻意去体验过真正北京人的生活,毕竟我们生活在四环外的小老百姓,追求的不过是安稳的日子,再京味儿不也是一天24小时?

前几天跟着家里人看了个电视剧《芝麻胡同》,是被京腔京韵给吸引了,里面老北京的话特别多也很地道,很多老北京的民俗民情,也混杂了历史车轮给这个城市和人民生活带来的巨大变化,好的坏的夹杂着,按说是个好剧。

但这一声好,我是真的说不出口。不说剧情狗血,人物塑造的失败是最大的败笔在于人物的前后不一致,即便是按照顺序来看的,也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让人严重怀疑人物是不是人格分裂,虽说人物是有多面的,作为个体依然是能将多面统一到一起的,否则那就是各自为政真成精神分裂了。

演员们的演技基本都在线,虽然姚笛略弱了点,叶蓓、何冰、毕彦君这些都是响当当的,很大程度上挽救了剧情的瑕疵,扯个题外话,就算演员私人的品行问题,也不该拿来评价一个剧的好坏。再说,人也不是一成不变的,谁知道被评价的和评价的人以后会成为什么样子呢?

就这么个剧,我也坚持看完了,也是觉得自己挺能忍的编剧的,可能这中间还是有些点会戳到心里的,吃五谷杂粮,总会遇到很多这样那样的沟沟坎坎,能用钱解决的那都不是事儿,人情最难还清,但人跟人之间不就是因着人情才被捆在一起,关键时刻认个怂,退一步,家和万事兴啊!

侬今葬花人笑痴

图片来自网络

不想自己是个这么“宽容”的人,对大家“避之唯恐不及”的新版《红楼梦》爱不释手。

是的,我知道您首先不喜欢的是这造型和服装。铜钱头,大水袖,跟87版的相去甚远,而偏偏这些年来,翻拍什么的都有就是没有翻拍红楼出现,是大家都不敢碰这个“高压线”了。

在QQ上看完了新版的红楼,到后来忘记了他们还顶了个铜钱头,看习惯了,演员和台词都甚精彩,于是这造型和服装什么的,也就不在话下了。

先说剧情交代,后半部分比87版的要详实些。我这话怕会招骂名,只是87版,我看了好几遍也没看懂后来对宝玉去向的交代,荣宁二府结局的交代;新版中对鸳鸯的死——自杀也是考虑了自身处境的种种不见得有好结果,甚在常理;对王熙凤后来颇不受大家“待见”,将一个精明能干的女人最后的无奈,初看是原先没有种下善因的恶果,但仔细回味岂知不是各人私心?再看袭人,嫁给蒋玉涵,高鄂续篇对她的交代甚“完美”,小时候对她无甚好感,恨了她在王夫人面前的三言两语将宝黛的好事拆散,但仔细看看,这何尝不是他们宿命,与旁人无干,但新版里,我看到蒋玉涵看到自己的汗巾子在新娘身上,袭人只一味哭,蒋玉涵颇有深意滴说了一句:原来你是他身边的人啊!我这心里“咯噔”一下,嘿嘿,编剧也是不喜袭人滴!我这小时候被压抑了的心结居然也能在二十年后有个发泄。

再说选角上,轰轰烈烈的选秀明里暗里是捞了不少,到头来一场空,黛玉组的冠军李旭丹——个人比较喜欢的黛玉一角,回家该干吗干吗;宝钗组冠军在最后定妆照里居然穿了王熙凤的行头,宝黛钗的人选最后来了几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小小子,让人如何能甘心?伤了各位“选秀时期”粉丝的心,能招人喜欢才是“奇迹”。

后又有“有心人”将电视剧的某些片段拿了来,做了断章取义的解释,让人对上演的新剧带着十二分的“质疑”,骂声之后是一直不断——那时期我痴迷《真爱如血》,我也没有机会腾出时间来看,近期宽松,看得居然不能罢休。甚喜小宝玉,黛玉,贾母的演绎。

小宝玉出演时刚13岁,与书中的宝玉年龄较为接近,时常俏皮滴吐舌头,摸头或者看人脸色的样子,比起欧阳来轻松了许多——颇不喜欢名著就不能嬉笑不能轻松的调调,哭一场或者闹一场,跟林妹妹赔不是活脱那个年龄孩子的惯常行为——作者也不确定那个时代是什么时代,何苦非跟上清朝时候的少年行事习惯呢?我还记得教书时候,一日课间在走廊听见一句道歉的话:你说啊,你说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了,你也告诉我,让我死也死得明白啊!

而他们住在园子里的时候,他去看林妹妹也不是“例行公事”,是习惯,“即使我死了,魂每日也会来一百遭。”成年宝玉也是有可圈可点。哭灵一场,看得我也是跟着剧中人流泪,成年宝钗实在不讨人喜欢,那时候还说些大道理来怄人,“横竖我们都是病人,将我们抬了放在一间屋子里,能相互照顾,即便死了也能一处⋯⋯”小时候看这个总也不解,现在略能知一二了,于是也就跟着难受。

黛玉,小时候大家都说她太多愁善感了,也不敢逆大势说我喜之。他们却不知,黛玉行事极少曲意迎合他人,才情甚高。那时喜欢越剧,经常挑了《红楼梦》里的段子在学校里表演颇受喜爱,“葬花”“焚稿”让我无数次体会了她细腻敏感却还是挣扎着的情怀,陈晓旭是经典,弱柳扶风的韵味实非蒋梦婕能比,回头看梦婕的表演却也是可圈可点,她身上能看到黛玉对宝玉的种种“信心”和各类“不放心”。再说蒋梦婕的表演,乍看她过于“丰腴”和“滋润”怎么也不是林妹妹的弱柳扶风,但这使小性跟宝玉生气,或是跟旁人斤斤计较的神色倒是看起来很逼真,若说陈版的是有些“瞧不起”他人的意思,这梦婕倒是能看到除了鄙视之外的可爱之处。尤其看到黛玉前往怡红院听到宝玉说:林妹妹说过这些混帐话吗?她若说了我早就和她生分了。黛玉感动得什么似的,又为了金玉之说独自伤怀的时候,宝玉出来看到了,两人一番欲说还休的表白,一个眼泪似断了线的珍珠,一个是一味滴想表白自己又不知怎么才能说明白自己,看得我都想将他们拽下来各自敲个十八遍脑袋,说说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是这么藏着掖着的⋯⋯又会为他们最后的宿命无奈,这样就是林妹妹和宝哥哥了,奔放不羁那就是过儿和姑姑了。

周采芹是英皇毕业的学生,她演绎的贾母又是一番韵味,和孩孙们一起是个憨态可掬的老人。老人家又不失大家风范,在贾府落难的时候她在病榻上安排一大家子的后路,实非一般妇人会有的胸襟,这又让我喜欢贾母几分。在对待外孙女上,看到了她的心疼,又有要照顾大局的气势,一面滴心疼自己外孙女,一方面又看透了她的心思,她也终不能跳出封建时代的“仕途经济”的圈子,不会选择外孙女也是情理之中的。

这部片子招的骂名比美名多,但窃十分喜欢这部,理由不止上述,容我以后慢慢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