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牡丹园

一年一次戒台寺

戒台寺位于北京西郊,距离远近文明的“潭柘寺(“柘”念zhè) ”约十公里山路车程,有公交车可以直达戒台寺和潭柘寺。

老北京有话“先有潭柘寺再有北京城”,戒台寺不如潭柘寺那么出名,却是个幽静雅致的去处,每到春天都会去一趟,烧香拜佛,慰藉下虚浮的心,在香烟袅袅中让自己尽可能回归本心。

不仔细看真的看不出来
这个塔做工非常精细。
(点击可看更大的图)

中国的寺庙与西方的教堂不一样,多建在远离聚居地的山里,也许是深刻明白,纷扰凡世可能如何影响修行之人。

我不是严谨的素食,偶尔也会腹诽个把自己不喜欢的人或者事,去庙里转转并不是为了向神明求个名或者利,从未将自己乃至全家人的幸福托付给别的什么人,这个世界依然有这样的一群人,每天都在山里过着简朴的日子,只为深入理解佛法(暂不考虑假僧人的个别案例),也还是值得来看看听听感受他们的生活。

清早的寺里很清静,阳光洒下来,僧人们已经洒扫完庭院,点点水迹散布在庭院里,合着百果树和袅袅青烟,周围偶尔有些鸟鸣声传来,或是僧人们的窃窃私语,深吸一口气,能闻到早春绿色和红色的味道,从内心翻涌出来的安宁和平和霎时就弥漫到了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里,被下了药般的愉悦感混着静脉血回到心头,可真是太美了。

以前看这棵松树,从未有过“犹如蛟龙出水般的气势”感。

小时候,外公尚在,他喜种花,小院子里种了各种花卉,其中一株十分少见的白牡丹,春天的院子里很多色彩缤纷的花,但唯独那一株是我最爱,跟羊脂白玉似的,后来搬家去了公寓楼里,那株牡丹也不知去向了。

戒台寺里有个牡丹院,据说是道光之子恭亲王奕欣为避难而蛰居于此种下的,大约40-50株牡丹(目测,实际可能远比这个数字多了去),成了戒台寺最美的去处。四月下旬,就能看到她们盛开的模样。

去的时候是四月初,未见花苞,叶子也还将将冒出,仿佛香椿芽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