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爱情

重看《妖猫传》

当时看,也许只是看到了极乐之宴的奢华和奇幻,真真假假的让人迷醉,着实情节没记住多少。似乎评价也是褒贬不一——贬还要多一些吧。

始于《长恨歌》,终于长恨歌。诗人看世界可能永远用赤子之心,所以才会那么笃信“爱请”。马嵬驿,也许贵妃不必赴死,皇帝真能爱美人不爱江山,那在成全一段佳话的同时也许记录史迹的官吏们笔下不知道会将他写成什么样的皇帝:荒淫无度,昏聩至极等等吧,但他在位的时候大唐何其繁荣昌盛,引来四海八荒的朝拜和敬仰,就真的个那八个字不搭界吧?

也许那样能成全了玉奴和三郎的爱情吧。但我明明是想说“一定”的,但哪怕是君王也有不能为所欲为的时候,所以才会有跟所谓的“谋士”的密谋,如何让这段感情或者说关系有一个看起来尚算体面的结局,但聪明如贵妃,又怎会不知?只是心疼那一双青葱的玉手划过石棺留下的斑斑血迹。

身为皇帝的他在没有了权势之后,还能成全爱情吗?

很多故事里都提到,贵妃有可能是跟着东瀛人离开了大唐,也有某岛国有贵妃的墓穴(?),不管是不是真的,也许这个故事更多的是想要让后来出现的明媚少年,承担起了“救赎爱情”的重任,一腔赤子之心守着已死的贵妃多年,是爱情吗?我也不晓得了,但它既然在人间流传了这么久,总会时不时让认们看到它的踪迹,在人们以为抓住它的时候,又悄然消逝。

PS:①我修改了豆瓣评分;②张鲁一演得玄宗真是恣意潇洒;③张榕容某个角度看着挺像男孩子的;④还相信爱情吗?信。只是也许你会遇到也许遇不到而已

情界冷暖

自从开始正是投入法语的怀抱以来,接触了一些法国文学和电影,着实给我打开了一扇全新的窗户看到全新的东西。也许是老师引入得当,在校时看了《FanFan》索菲·玛索和裘德·洛,这是经典的帅哥+美女的组合,彼时的索菲·玛索简直惊为天人,皮肤吹弹可破,眼神清澈明亮,性情(至少剧中的)纯真可人;裘德·洛,发际线还不高,眼睛亮闪闪地迷死人不偿命。又看《欢迎来北方》,还有小时候最喜欢的《Les Barbapapa》(巴巴爸爸),然后又跟着看了些小说,这些或多或少都展示了法国人民的文化和习俗,虽然华夏文明和它们从本质上就是不同的,但透过语言的障碍来看,两种文化之间的共通不少——细算起来,都是人,会有多大的差别呢?比如他们的街头巷尾的小道消息和窃窃私语时的眼神,怎么看都跟中国的小城市里闲暇时的大妈们唠嗑的内容极为相似:街头那家男的昨晚半夜刚回来,喝得醉醺醺的;你家隔壁那个女人成天穿得花枝招展的,不知道是干什么的……诸如此类的吧。当然这些都是俗世生活的片段而已。

构成小说内容的一个重大主题是爱情。爱情从心动的一刻开始,赤果果地说那一刻荷尔蒙被超量释放,具体是什么刺激因素因人而异,总之就是那一刻产生了夹杂着欲望的好感诞生了,跟着相处,跟着这种欲望也许就被满足了,渐渐地有些人淡了也就分了;而有些则结婚了,也就是说从此以后你的欲望满足只跟这个人有关系了。可不幸的是,就欲望本身而言,大部分时候没有明确的指向性,尤其是对雄性而言。插一点生物进化学的说法,雄性的交配行为只是为了满足欲望本身,所以它们对于交配对象的质量并无明确要求,雌性的交配行为因为承担着物种延续的职责,她们可能下意识地会选择与某个范围内最优秀或者较为优秀的那个雄性进行,所以她们对于交配对象的质量是有要求的。荣格解释为:“集体潜意识”,达尔文解释为:物竞择优。

话题扯远了。其实《情界冷暖》讲的是男主人公与两任妻子间的故事。他喜欢的离他而去,而喜欢他的终究没能真正留他在身边,他又有了新欢,直至死亡,仍旧期待着新爱能来看自己一眼,却终究不能如愿而抑郁离世。

到头来不过证明了一句话:爱本身是单向的,或者说是个体行为,不是互动行为。你怎么爱别人的跟别人怎么来爱你完全是两回事,你不但不能指望别人象你爱TA那样爱你,更不能指望TA们会因为你们而改变——除非TA们自己想改变。

这个法国作者绝大部分文章都是传记,他给很多名人写过传记,唯有这一篇是关于情的,却又正好甚合我意,遂给了五颗星~

我爱你与你无关

图片来自豆瓣

一开始看并没有觉得这可能是个直击人性的故事,不过是艺术家与富二代女孩之间的“露水姻缘”,分开两地时间长了自然就淡了,大家都各归各位,经营着自己的生活上演着自己的悲欢情仇,曾经的那个人不过是路过走廊上的一幅画一个装饰,很美,但只在原地。

其实到最后,女主之后的命运并没有改变什么。

所谓的“东西方文化”的冲撞在张朝晖身上表现的并不十分张扬。他默默地十三年之后回来了。谁也不晓得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在那边就是单身一人,是不是过得帝国主义剥削普通工人的醉生梦死的日子。

只是到最后,与瞿红,张不是一张走廊上挂着的廉价油画,而是她心房里的一张落地大照片,只有二维,真正能温暖的还得是床上那个三维带着热度的男人。

而张朝晖,他的所谓寻“根”的一趟旅程,终究在一场曼妙的傍富豪“表演”中彻底幻灭,哪怕是在瞿红眼里的“小混混”与他也是“救星”和“恩人”。

各人守着自己的原则和选择,回到各自的生活里。

瞿红爱着张朝晖,但与张朝晖无关。

是不是就像你我之间,爱情从来都是单向的,哪怕你渴望死了对方对你会如同你对TA一般,但终究TA们依旧我行我素地用自己的方式在爱着我们。人的心再敞开跟外界也隔着一道透明的墙,你不能知道我到底是冷到什么程度,我也不知道你到底午夜梦回的时候是多么地渴望有个伴。

人终究是孤独的物种才会渴望群居,才渴望有一个终身不变的伴侣。

不小心扯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