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烧纸

冬至日

冬至日,我们家或者很多南方地区是有在这一天给故人烧纸的习俗,午饭之后匆匆用锡箔纸叠了些元宝,准备晚间去烧。

起风了的时候,我提着纸袋,拿着小棍,打火机和粉笔,去路口,很快就利落地烧完了。

“外公外婆,原谅一下,今年烧得不多,不知道你们那边是不是好一点?”

但他们离开已经有30年了,按照轮回说法,也许早就投胎去了吧?执着于这一点可能只是一个”执念而已”.

外婆从未进入过我的梦里,只有外公,三十年仅梦见过4次,每一次都不舍得醒来,闭着眼睛努力回味珍惜那份温暖,无论是梦里还是记忆里,他都是那个最疼我最爱我的外公。

但无论什么,下辈子都不会再见了,也许你们都有了新的“爱人”有了新的羁绊,这样,其实也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