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母亲的疼爱

[小时候]淘米做饭

小时候,母亲会在节假日时,让我参与到家务劳动里,比如淘米。

淘米这事儿在现在比以前简单容易。以前的大米在淘洗之前需要先把可能混进去的未脱壳的稻子或者小沙粒,稻子倒是能做熟了吃,但会拉嗓子,小沙粒则可能膈牙。

我很喜欢淘米,先摘干净了之后,用淘米工具开始淘洗,一会儿水便呈现白色的,象炖的鱼汤或者牛奶,仿佛手放进去就也会变得更白皙些。

母亲的习惯是要让米在水里泡个把小时,让米吃透水,再上锅,在电饭锅普遍使用前,煤炉是做饭的唯一能源,我记得需要等水差不多快烧干了的时候,为了米饭受热均匀,需要不断改变锅底接触热源的位置,小时候这个技术对我而言,相当困难,观察过母亲好几次,渐渐地掌握了技巧,但不久之后,就用上了电饭锅。

那时候母亲总说:“休息在家,没作业了,就帮着干活,别懒着。”说归说,我这个女儿依然是家里最闲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