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栀子花

[小时候]后院

青石板通向的是家里的后院,院子不大,院子后面是另一户从无锡搬来的人家,窗户对着我们院子,左右都是住户,左边一家我始终想不起来(写完了想起来补记:想起来是一家苏州回来住的人家,这两地方言虽属同一语系,但我们那儿流传着宁和苏州人吵架不和无锡人讲话的说法,无锡话略比苏州话“硬”一些,但其实只是苏州话太软糯了而已),右边一家也有个我跟同龄的女孩,小时候我们常一起玩耍。

外公喜欢种些花花草草。我记忆深刻的是紧挨着后门的那棵年年结果子的梧桐树,一到结果子的时候,外公带着我拿根竹竿,略微摇一摇枝丫,就会掉下来很多带着果子的大叶子(如上图)收了之后晒干了,炒一下会很香,剥了壳就可以吃,口味类似坚果。

院子里还有很多月季花和各类观赏花,月季是最多的,记忆里还有几株牡丹,尤其还有两株少见的白牡丹,拆迁搬家时,外公是精心移植到了新家门口的花圃里的,不过没多久那株白色的牡丹就不见了,外公知道了也没说什么,只说了一句,要是个爱花之人也就应该会善待花的。

院子里还有一种兼具观赏性和功能性的花卉:凤仙花。花开艳丽,但凤仙花可能很多女孩子都知道,还能用来染指甲。小时候每到六月,染指甲这件事就是女同学中间最流行的事情了,记得小时候讲究收了凤仙花的花瓣捣烂了之后混上烟叶丝,拿新鲜的荷叶包上,只需要一整晚,揭开就可以看到被染红了的指甲盖了,能保持很久,那时候还流传着,染指甲之后就不会有甲沟炎还能保护指甲,然而并没有什么科学依据。有时候也会染得不成功吧,趁花期的时候还能重新染,大家交流经验什么的,也是六月里快乐的事情了。

六月时,我们那里有戴玉兰花的习俗,大街上有卖玉兰花的,两朵一起出售,根部用细铁丝串在一起,可以挂在衬衣纽扣上或者随便什么地方都可以,清新的香味随身;还有一种是栀子花,也是毕业时候常在女孩子们辫子上看到的,买几朵可以戴两天吧(最多),也是那时候的美好呢。

南方潮湿,雨天大人们就不让我去院子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院子有一个角落是我从不去的,那是一处阴暗不见光的小窄道,不到5米,尽头是一堵墙吧。记忆里那儿有一个破碎了的大水缸,还有杂草,似乎梦里见过有个小孩子在哪里哭着看着院子……(惊悚.jpg)

现在那一片已经拆的面目全非,原地建起了高楼,有咖啡馆茶舍什么的,想怀旧也找不到个地方,只能勉强在记忆里翻找些蛛丝马迹,还极可能是自己记忆的混淆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