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极简生活

时间都去哪儿了

这是一篇回应“青山绿水”的日志“卸载手机上的游戏之后我在想什么”的日志。

没有抖音帐号的我,可能常常被“流行”和“年轻”甩在后面,去年下半年又把微博帐号给注销了,去年十一月开始又阶段性的关闭朋友圈——这次是连分享音乐这种几乎没人在乎的事情也没做了,以前我还挺喜欢分享听到的爱听的音乐/歌曲的。

极偶尔回去看一下自己十分心水的几个微博,主要是看脸去的,也会看看他们的近况,曾想过要不要注册一个号,又想,有心就打开微博搜到了再看。

部分原因是极简生活给我的改变,极简小组有个帖子问:“极简鹅们,你们极简以后多出来的事情都用来干嘛?”这个问题对于盲目跟风的极简/断舍离人群来说,直击灵魂的问题,也会劝退很多人。你极简的初心决定了你的断舍离可以走多远,可以多久不反弹。

可能现代人的生活里有相当大的时间比例是用来工作挣钱的,还需要花时间来维持人际关系,

手机上的游戏或者娱乐杀时间的app,卸载了只是个单纯的行动,情感和意志都有可能让你轻松地再次点击“安装”,妥协的结果可能是变本加厉地更加沉迷。

没有这些“帮助”你杀时间的东西之后,那些被拯救的时间可以用来做什么?不提整段整段的空闲时间,任何形式的等待时间,都被“手机”填满了,游戏、新闻、短视频等等,刷之不尽。

可核心问题依然没有解决:时间到底用来干嘛?去做真正想做的事情!

——好吧,我招了,其实我就是不知道自己真正想做什么才想办法杀时间的,你让我把时间极简出来了,这不是逼我回到之前的要面对真正的自己的窘迫吗?

找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这本来就很难,加上每天泄洪般的信息流量,基本上一天下来真正属于自己的时间和空间都非常少了。

先把自己的时间留出来,安静地喝茶/咖啡,可以是发呆也可以是思考,集中精力做一件事情。——这本身可能就是一个挑战。然后坚持将这件事情做下去。

算是困惑吧

许久没有写过“极简”相关话题的日志了。

极简就像减肥,需要不断地自省自检。家里的“垃圾”就像身体的“赘肉”,每天可能都会产生,须得每天不断地清理消耗,一天不清理也许看不出来问题,但几天积累就能清晰地看到自己到底“懒惰”了几天。当然垃圾清理起来比赘肉简单很多,几个垃圾袋扔出去就可以,赘肉处理起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

厨余垃圾有“堆肥”处理的办法,这对住公寓房而言最大的问题是去向,再大的阳台种菜也用不了大桶大桶的肥料。若是有个大园子,这倒是个好主意!

生活垃圾中最苦恼的是塑料袋。超市购物时,不用塑料袋称重超市不给打码,为了省塑料袋让几个码打一个塑料袋上也不行……倒是些小的蔬果便利店,称重之后直接结账,完全可以用自己的布袋子。去大市场买菜,摊主倒是乐意,还能随口赞一句“您还真环保。”

但家里其实“断舍离”还没有完成,有几个应该处理但尚未处理掉:

  1. 多年前累积的DVD和音乐CD
  2. 各种数据线和电源线
  3. 去而复返的各类彩妆用品(这一点很迷,我平时并不太化妆,但每每断舍离掉了之后,她们又会悄密密地又回来了)

还有几个因为爱好而累积的:(没有一个爱好不是坑,越玩会越深陷,也会不断投入精力和金钱……)

  1. 各类编织类相关工具,编织针,钩针;各类编织线,奶牛棉线,羊毛线,羊绒线,驼绒线等等
  2. 各类手帐周边。各种笔(仗着自己的字尚且能看,给自己买过的各类笔太多了),各种装饰胶带,各种印章和印台,以及各种类型的手帐本子,活页的,定页的,手帐封皮(曾经从荷兰以及土耳其买过,还被税了……)等等……

有时候也想,如果我的家也象《我的家空无一物》那样,上了年纪,孩子也成家立业有了自己的生活,偌大的屋子就剩下老两口(尤其是其中一个走了之后),每天的日子会过成什么样子?虽然极简生活初衷是要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其实大部分时候那种囤积欲会复劈也不过是受到小时候生活习惯的影响导致的。

当你老了,当你无法象年轻时候那样地折腾时,要如何生活?要怎么打发一天二十四小时?

年度护肤之极简清洁篇

卸妆棉这件东西,很多人都跟我说十分必要,因为这样才能洗干净。我觉得既然这么多人都说是对的,我这么做准没错。

某次在某大众品牌专柜前问一柜台小哥,卸妆怎么算干净了?他特别认真滴说:“因人而已,再不济一块舒肤佳怎么也干净了。”犹如醍醐灌顶般的“神句”!

正好在极简小组里有人分享用滋润香皂洗脸的经验,想来人的皮肤生来便有调节体温和保护身体的功能,更环保的做法还是激发身体自身的功能,我也开始试着用一些精油皂洗脸,洗完之后果然清爽,但三十秒钟内如果不基础护肤,铁定感到紧绷。坚持了有两年,已经完全习惯了洁面皂洗脸的“洁净”和“清爽”。

卸妆的步骤不能省,我用橄榄油+乳化剂+精油N滴自制的卸妆油,过程真是太幸福了——有我喜欢的精油味道当然橄榄油本身的味道已经让我感到很舒服了。我试过自己做过两种卸妆棉,一种是柔软的纱布做的,另一种是棉线钩的。

纱布的虽然接触皮肤没有任何过敏反应,但纱布在面部摩擦还是带来些疼痛感;棉线钩的,可能棉线过于吸收液体,导致我倒了原来用量的两倍也未见什么卸妆效果,所以两种方法都弃了。

目前来看双手的功效最好,可以在重点如眉毛等部位重点揉几下,接一捧水轻轻敷上脸,几下便可以洗干净,然后用洁面皂清洁,整个过程简单又干净。

与一件旧物的告别

包包购于2015年6月意大利佛罗伦萨,故事是这样的。

流连在佛罗伦萨街头看雕像看教堂各种发呆的我,无意间走到了金银桥附近。

图片来自网络

那是个午后阳光明媚的日子,金银桥上的店铺多买自制金银器首饰等,我只是到处看看走走,这里曾经诞生那么多文艺复兴时代“伟大的艺术家”,而发展至今的佛罗伦萨依然还是一个小镇,镇上的人还是保持着自己的生活节奏。

溜达到桥堍突然好征兆地开始下雨,雨点大似黄豆,急于躲雨的我突然发现翡冷翠这一代的街头店铺竟然极少有屋檐的……只能加快速度跑,这时这间Mandarina Duck的店铺就敞着门,到意大利以后的几天我一直在找这家的专卖店,这不就在眼前了吗?

店铺里只有一位服务员在整理货物,东西也并不多。挑挑拣拣就是这一款了,颜色简单——并不是他们家典型的橘黄色,其实现在看来陪我的身材略大了些,但当时莫名觉得这是老天选择让我进店,所以必须要拿下个什么。这会儿想,我一直舍不得断舍离掉这个包,可能我更在意的是这个包包背后我的回忆,在那个充满文艺氛围的小镇上的点滴经历,跟这个包并没有直接关系。

今晨随别的物件一起找了出来,将它二手转给了需要的朋友。

以上纪念,愿你在新主人那里更能发挥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