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旅行

很多第一次

第一次在春节前出行,还是去了我喜欢的海岛,每到夜间椰风习习,白天也不太热,夜间温度十分适宜,酒店位置没有在特别海边,去海边也不太麻烦,但鉴于我每次出行都会有“亲戚”相伴,也就没有做好下水的打算。可能我的“亲戚”喜欢凑热闹吧。

春节前适逢“水星逆行”期,妥妥滴让我深刻体验了一把“好事多磨”的意思。为了48小时内2次核酸检测阴性报告(且两次采集时间不得少于24小时),因为小区附近做大规模筛查,导致很多机构无法及时出结果,更有一家宣布36小时后出结果!wc,这结果还要来干嘛?好在最后经过几次“折磨”之后,顺利登上飞机了。

并不是第一次来海岛旅行,瓦胡岛,巴厘岛都有去过,海岛的氛围大多“闲散”“恬淡”,可能是天气太过适宜,但欧文·亚龙很多本书都是在海岛度假的时候写就的,我想如果我也能在海岛待个一年半载的,我也能写一本吗?

可能生活在海岛的人们跟偶去度假的还是不一样的。正如鲁迅先生说过的,生活过于安逸了,工作容易被生活所累,大抵就是这个意思吧。

某个免税城的外景

茅山·保朴山房

真是好久好久没有出行了,一来比较懒,二来比较穷。(他们说懒可能导致穷,也许吧,但这不是今天的重点。)

茅山距离老家很近,我的印象里一直是辖区里的景点,但很久以前他们说划给了句容,但我想老家人依然拿茅山当“家门口景点”来看的。

鸟瞰山下,绿色覆盖率极高,小时候来都没有这样看过山下。

河北兴隆山

欠下的游记,算是一个回顾吧。感谢Yan的全力相助,解决了图片存储的问题~~

2018年国庆时候,这趟行程一直在我心里不特别好,但现在想来到底哪里不好也不记得。可能是过程中又有与家人的龃龉吧!旅伴的重要性但凡喜欢旅行的人都深知。

其实写文时,百科上查了一下兴隆山,看来不止一处用了“兴隆”,是两个吉利的字。我们去的这个位于河北承德境内,距离北京220公里上下,开车三小时可抵。一天往返,稍稍紧张了些,倒是可以在山下歇一宿,看看溶洞是个不错的悠闲旅行。

图片拍的似乎都比较不出彩,也是没能特别记住想要写游记的一个原因吧!
山体的颜色和纹路跟内华达亚利桑那州内的大峡谷颇为相似。

六百年沧桑

紫禁城建成600年了,从明朱棣皇帝开始到今年整整六百年。当然不是第一次去故宫了,这国庆前后,去了两次。

游客明显比疫情前少了不是一点点,因为可以拍到无游客的景点图片,这在故宫这样的地方是少见的。今天再去,跟商铺员工聊了几句,“人少了太多,以前十月那人都只能挪步走,哪像现在稀稀落落的没几个?回不去咯!”语气里颇有些感慨和遗憾。

也不知道该在这篇日志里写点什么,毕竟偌大一个紫禁城搁那儿就是个不容忽视极其张扬的存在。

昨天又去,觉得整个紫禁城的旅游服务十分到位,许多地方都设置了供游客休息的长椅,大多数人也都很自觉地带走自己的垃圾。还有专门的“儿童体验馆”,甚至又导游带着一群4-6岁的小朋友在游览,导游手里举个牌子“朕的小时候”,字体活泼,色彩搭配却很庄重,并不是协调,真好!

关于故宫的传说和故事很多,也有很多都被写到了一些灵异小说里,也曾听过亲历者的讲述,颇为奇特,有时间可以写个日志分享一下。

不废话了,上图。(要赞一下华为P40 pro的超广角,直接碾压单反啊!)

这是午门城楼上看到的斜角,总感到图片中透露出来的一点点萧肃。

草原天路

可能是我的摄影技术不行,记得当时去草原天路的时候,景色给我的印象十分深刻。但过去这么久之后,翻了翻相机里的照片,觉得依稀、仿佛、好像、似乎不如我见过的那个草原天路,于是心生感叹,再好的相机也敌不过人的视网膜以及那背后的独一无二的感受!

之前翻译一个美国心理治疗师网站内容时,有一篇文章给我印象深刻。她一直强调一点,看到美景或者经历美好的时候,就一定不要想别的,尽情地去享受,拍照什么的都是其次,享受美景里的各种感官接受到的,颜色,声音,触感(如果有的话)等等……

然后我的游记就延迟了这么久。。。一个多月,我又去了故宫一趟,貌似也欠了个游记。主要是故宫六百年展“丹宸永固”,一个个来吧!

”草原天路“在河北张家口北边,整个天路单向100公里,我们当天去当天回——太累了。

景色却是十分美的,加上初秋植物初染浅黄,显现出层次分明的景致,会令我想起那年在凡尔赛宫后花园看到的层层色彩。

记起来,小时候学水彩画,老师把大家带去室外写生,我也兴致勃勃地画了一幅,老师看了之后,点头道”这是印象派啊!“ 她意思是,你画画叶子就是绿色吗?我一脸懵圈,难道叶子不是绿色的吗?老师无语,估计内心吐槽,这娃不是学画的料了。

然而其实,我梦里的颜色是十分丰富多彩的,却总也找不到方法把它们呈现出来。

那日回来之后,一直魂不守舍的。之前写了《虚空的召唤》提到了那种想要纵身一跃的感受,虽然天路没有很多崇山峻岭,依然让我身临其境地体验了一回莫名的冲动要与群山融为一体。

扯远了,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