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故宫

六百年沧桑

紫禁城建成600年了,从明朱棣皇帝开始到今年整整六百年。当然不是第一次去故宫了,这国庆前后,去了两次。

游客明显比疫情前少了不是一点点,因为可以拍到无游客的景点图片,这在故宫这样的地方是少见的。今天再去,跟商铺员工聊了几句,“人少了太多,以前十月那人都只能挪步走,哪像现在稀稀落落的没几个?回不去咯!”语气里颇有些感慨和遗憾。

也不知道该在这篇日志里写点什么,毕竟偌大一个紫禁城搁那儿就是个不容忽视极其张扬的存在。

昨天又去,觉得整个紫禁城的旅游服务十分到位,许多地方都设置了供游客休息的长椅,大多数人也都很自觉地带走自己的垃圾。还有专门的“儿童体验馆”,甚至又导游带着一群4-6岁的小朋友在游览,导游手里举个牌子“朕的小时候”,字体活泼,色彩搭配却很庄重,并不是协调,真好!

关于故宫的传说和故事很多,也有很多都被写到了一些灵异小说里,也曾听过亲历者的讲述,颇为奇特,有时间可以写个日志分享一下。

不废话了,上图。(要赞一下华为P40 pro的超广角,直接碾压单反啊!)

这是午门城楼上看到的斜角,总感到图片中透露出来的一点点萧肃。
继续阅读

在北京雾霾的时候约见

与猴哥(蜻蜓的墓园)每次见面都是愉快的。

这次我们如约去了“传说中的”故宫,快出来的时候问她什么感觉?猴哥说:不真实!感觉像在影视剧里的场景似的。

其实,好像故宫去多了就不会那么觉得了。三大殿的宏伟将后宫的逼仄凸显——但其实一个人住下来需要多大的地方?躺下来一张两平米的床足够了。除非是像皇帝皇后大婚的那种床,大得太明目张胆了,请问“交泰殿”用来干嘛的?你看慈宁宫的床,顶多三平米吧?好吧好吧,看世界哪能只看躺下来的范围呢?毕竟皇家也是要排场气势的!

周六是雾霾红色预警第一天,早晨看世界还有阳光白云蓝天,等从慈宁宫逛出来,世界瞬间仿佛被糊上了一大团棉絮似的了,我们都戴上了“防毒面具”,有时候总想,一千年以后的人们会怎么评价这个时代的北京呢?除了那些老百姓管不了的事情,雾霾必须是着墨较多的一笔了吧?“为经济发展付出了惨重的生命代价!”

出了故宫,我们直奔“大槐树烤肉馆”,那是一家老北京式的烤肉馆,门脸不起眼,室内环境跟小巷子食肆差不多,但是味道确实超级棒的!

大槐树与三联韬奋书店斜对门,走着去溜达一下,竟然还途径一家“音像店”,自从视频网站打得如火如荼以后,这种音像店渐渐地门可罗雀,难得看到竟然还有好几个顾客在里面转,立刻进去,拿下两张视频网站不会放的DVD……

三联隔壁就是“雕刻时光咖啡馆”,这一家可说是京城里所有雕刻时光最火的,我们点了一份双人下午茶一直吃到了晚上八点多才撤。

猴哥说,咖啡馆的人还是真的在认真地看书学习聊天,并不像XX城,多半是装X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