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意大利

记忆里的意大利

渐渐地全面复工了,国内的情况缓解了,但国际形势尤其是意大利十分堪忧。

去意大利的次数不比去法国,但是却十分喜欢这个国家,他们不造作也不宣传或包装什么,佛罗伦萨小镇上那些流传几百年的雕像仿佛国内某些出产石料的镇子上对方的大批量生产的各种雕像一样,一尊尊地戳着,每一尊都可以欣赏半个钟头,雕像人物的肌肉血管骨骼,衣服仿佛被风吹起般,表情或狰狞或安静或幸福,我只想一个人在那里住个一年半载,每天去对着雕像发呆…… 那里还埋葬了我最爱的米开朗基罗。畅想一下他活着时候所经历的林林总总,他为自己挚爱的艺术所付出的一切,有过后悔吗?不存在的,那是他最爱的。

这是但丁生前的居所。那个写就了《神曲》的但丁,请一定有机会要读一下,这三部曲充满了无限的想象力啊!

之前看《我的朋友马基雅维利》,对着地图和自己脑海里记得的弗洛伦萨的样子,觉得阅读的乐趣有一半来自你有机会去看一下曾经读到过得地方,某次去意大利的时候,带着《天使与恶魔》写的是关于梵蒂冈的那些“事”。

圣母百花大教堂正对着的那个小咖啡馆,一杯意式浓缩才2.5欧,走累了就进去歇一歇, 吹个空调,抬头就能看到大教堂;街头艺人可以给你做幅人像画,如果语言可以通,还可以跟他们聊会儿天,语言不通也能笔画几下,仿佛能明白对方似的……

意大利是个后劲很足的地方,去过之后才会深深地怀念它。那天在微博上看到意大利人民“在家隔离”,自家阳台唱歌搞起了小型邻里音乐会真的太戳了……

有件趣事,那年去罗马的时候,来接机的是当地华人导游,但夜里视线不好,导航也不给力,我们预定的酒店又比较“隐蔽”,那个路口来来回回绕了七八次,才终于找到宽不足四米的小道入口,进去开了200多米之后才看到酒店,司机兼导游连声道歉,一边还嘟囔,“明明地图上就有,怎么就来回倒几次”,语气里颇有些“这事太诡异”了的意思,好在同行人都没太过介意他的业务不熟练。第二天晨起,推开窗户新鲜的空气,室外宜人的景色,楼下其他住客们在喝咖啡聊天,酒店工作人员在忙碌,远处红色的网球场,更远的还有远山……(闲暇的时候跟酒店前台聊了会儿,方知道那个酒店是个旧的修道院改建的,每个房间都很小,可能是之前修女们的房间吧?)

经历这次疫情之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有机会去欧洲,再去的话心态也会不一样了吧,但那些雕像,那座金银桥,那些故事和记忆都将永远在那里,静静地。

裴冷翠(补2015游记)

[多图预警]

佛罗伦萨在民国时代被译为“裴冷翠”,可以说相当符合这个小镇的气质了。

我们一行人抵达了这个城市的时候,是在我阅读《我的朋友马基雅维利》之前的好些年的2015年。

佛罗伦萨在文艺复兴时代是个“邦国”,跟距离它不远的“威尼斯”以及另一边的“比萨”算得上是“守望相助”,当然也没助多少,记历史知识不行,但那时候的洛伦索的赫赫政绩还是有些印象的,此人当领导十分有天赋,属于无师自通型的了!!

初衷是想在这个小镇多走走看看,无奈同行人并不十分看好这样的“散步”,我也是跟着走马观花了一路而已,算不得深度旅行,如果有机会能深度看看这个小镇才好。

白色棚子后面是个小店,有在那里买了明信片等寄了回来。
完全不记得这是什么地方,现在看佛罗伦萨的地图,也许是当时的“羊毛商人联合会”之类的地方吧。
小镇上的巷子,据说有一扇窗户是米开朗基罗他们家的……
非礼勿视?!这是艺术品啦~~~
对他们这种窗棂真的没有抵抗力
街头的画家为游客画像,10欧元可以带回家一张相当不错的了
也不知道这些砖块见证了多少历史演变
防盗窗的雏形?
希腊文明时代,同性之间的羁绊十分盛行,难道也传到了意大利?
是的,很快就是一场大雨,我们差点成落汤鸡……
同一条街上,妙龄的姑娘们~~~ 下雨的时候,我们比赛谁跑得快啦~~
记不太清了,应该是但丁故居之类的地方吧(从文字以及头像看)
觉得像是那个年代的市政厅之类的地方,也不太记得了,风格都过于相似了。。。
这就是著名的维奇奥桥了现在上面都是些买贵金属首饰的商铺,名曰“金银桥”。
桥上熙熙攘攘的人流以及还想要拍照的我~~

下了金银桥,又是一场雨,我们急于找地方多余,四散开来了,我撞进了那个一直喜欢的意大利皮具店“Mandarina Duck”(中文译为“鸳鸯”?),十分欢喜,可能就是缘分吧?

那次旅行已经过去三年半了,想起来竟然还能记得其中的细节,比如那么多著名的雕塑竟然象排队似的列在了羊毛商人联合会门前的大棚里,仿佛是出门牵了匹马,到了目的地将马拴在了门口的桩子上一般,可能意大利人便是这样的性子,背靠着那么辉煌的文艺复兴艺术遗产,依然能淡然处之吧?他们跟法国不一样,法国人的傲慢渗在骨子里,而他们在不经意间用铁一般的事实呈现给你,他们曾经那么辉煌!

2015欧洲之罗马篇-2019年更新

出发前在看的书是Dan Brown的《天使与恶魔》,说得是梵蒂冈的那些“恩恩怨怨”。

飞机停在罗马机场,出来的时候看到有穿着制服的神父和修女在接机,第一次看到激动得很,脑子里关于神父的故事——《荆棘鸟》自动播放,被我即刻扑灭,好歹人家面上还是很正经的。

酒店在一处学校改建的地方,颇为安静。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