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心理咨询

有感于近期掉落的几个个案

明确说不是“几个”,是两个。具体个案情况,就不详细赘述了。也是之前左边发了一篇日签,转给我看了。

心理咨询其本质还是要面对面地进行的,任何其他形式,都可能使隔靴搔痒,不得要领。如果说有效果的话,也是源于来访者的高度配合。

可能之前的一个治愈较为成功的个案,本质上TA是十分配合的,并且症状也是相对轻一些的。

这两个月来掉落了两个“个案”,都是采用网络“文字”方式进行的咨访。以前我对于咨访形式相当佛系,文字或者语音都可以,但我忽略了网络这样的方式本就“松散”得很,我再佛系,治疗关系的建立就非常困难。

文字咨询很难,①五感里只能通过文字方式获得对方的反馈;②对方的反馈的时间会很随机:如果一个问题是来访者愿意乐于回答的,回复会是立刻的;但如果问题不那么令人愉悦,对方可能会反复修改回复的内容,导致沟通效率立刻下降。

有很多人,对于自己需要心理帮助这件事,非常羞于启齿。这件事情是掉落个案给我最大的启示。并不是所有人的认知都一样,只是大家对真相的理解都是从不同角度切入的,他们的那个面(façade)跟我的不一样,这不意味着谁比谁怎么样。

我是真的对于掉落的个案,有点愧疚,也许是我学艺不精,也许是我很多地方可以改进,这样就能更多地帮助到对方,而不是让对方感到“更无助”。

经验:①网络咨询必须至少语音方式;②不可用自己的认知代替所有其他人的认知。

以上。

=====补充=====

PS:如果咨询是收费模式的话,也许会有不一样的情况。

随便聊会儿

你们会不会在追完某个剧/小说之后,产生不想和这个故事说再见的失落感?可能是我生性敏感,前几天追的一个广播剧结束了,就有点失落;然后追完了《一人之下》第一季和第二季,有点不知所措,因为没有兴趣看新的,旧的又结束了……可能是内心体验太过丰富了?

之前织了一件毛衣,但没有晒,觉得用旧线翻织的,没有新线那么平整,为什么不用新的呢?因为断舍离的时候那些线我舍不得扔,放着又“碍眼”,这样一来还能穿。

还找到了之前给娃织到一半,然后就夏天了,结果现在他早已grown out of it了,只能拆掉重新再织……

年初定的目标,我想少打脸一个~

下半年接了几个心理咨询,其中一个已经结案,三个月的咨访之后,觉得自己的收获甚至比来访者还要多,这位来访者是少见的自知力和配合度都非常高的一位,虽然建立关系用了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疗程时间,但随后的进展相当顺利,上个月中结束了个案,这位就是能够好起来的三分之一里的吧;

而这个月刚接的一个,目测会很慢,但没关系,慢慢来吧!这个任务并没有在年初的目标里,之前的某一年有立过要帮助N位朋友,现在想想,这事儿还可以继续,但以前都是公益性质,以后要做成适当收费的模式吧,虽然我助人之心高涨,但也得要吃饭不是?

这个还是放到年终总结里再细说吧~

就酱!

读《谁在我家》

近来极少读心理学的东西,许是春季浮躁,让人静不下心来去好好捉摸其中内容。

这些心理学的东西里数精神分析是最难一目十行的,需要逐字逐句地推敲,时不时还得翻翻前面怎么定义的。

本书中很多内容是从宗教的教义经过深度演化得来的,我虽不能深入呈现这个推演过程,是直觉给我这个印象。

文中显示,海灵格有“智慧地打断别人的”习惯,看到几个个案的记录中都有这种提问人被打断的事实,海灵格离开牧师行业首先接触的心理学便是精神分析流派,他会有打断别人的习惯实在与精分相去甚远。

有经常出入精分课程的同学几乎崩溃地告白:他(谘询师)能在那里一直用“报持”的态度看着我,让我想要抓狂!

我那么激情四射地说着一件足以让人崩溃或者飘飘然的事情,他竟然“毫无反应”——不,也不是毫无反应,好像这件事情根本没什么的样子。

倒是有一点颇以为得了精分的精髓的——家排的很多理论或者疗法没有可靠的“科学依据”,多数是推论得来,没有事实或理论依据。

说这话未免牵强,心理学上除了实验心理学其他的似乎极少能给出准确而科学的依据。心理学和物理学是人们认识世界的两个极端吧?大到宇宙万物,小到心尖上那个一闪而过的念头。而他们竟然也能实现瞬时转化。

黄庭禅坐里有将身体想象成太虚能容纳万事万物,这太虚可以理解为“宇宙”,而研究宇宙的物理学科在研究其起源时又不可避免地要涉及到量子方面,那些微小到分子离子的物理现象。就像量子物理一样,很多数据只有理论推测没有科学实验结果支持。这本确系是有帮助的,超越善恶保持中立;整体全局“看”来访者等等。会继续关注家排系列书籍,以补充和扩大对这个方法的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