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太宰治

《鱼服记》读后

【近来有个习惯,会在即将入睡的时候,在脑子里编织各种文字,叙述的,议论的,抒情的,不着边际东拉西扯的…… 不知道编到那个细节或者词语的时候就睡过去了,醒来时不是夜半无声就是晨曦曙光,竟能对编织的文字忘得一干二净。】

再次拿起太宰治的这本《阴火》,常常读一半就扔下去做别的——封面上有很诡异的图片和文字,似乎太宰就是这样跟“死亡”和“阴暗”关联着,撕扯着,终究没有战胜死神的诱惑,他二度自杀终于成功。

睡前拿起来翻了翻,一则“鱼服记”吸引了我,服一字可做“吃”解,于是想大约是某个爱鱼的人某次吃鱼的经历吧。看到一半未见鱼字,只有跟与相关的水,大篇幅非主要人物的描写,直到最后的三百字,才看出了整个故事的要旨所在。女主第一次投水以为自己会幻化成一条大蛇,结果她只是成了一条小鲫鱼,第二次已成鲫鱼的她投身到了潭底的那个漩涡,从此再没有浮上来。

重新看了一遍文,想但凡好得短篇总得要这个效果才能让读者念念不忘,但凡激荡的人生必得死在最绚烂的时候才让世人传唱不息。

【译者在文后注明了作者曾想加上“三天后,水面上浮起了诗瓦被泡得肥大的身体。”但又删了,此一删才成就了这篇好文。】

真空瓶与鸽子

发现太宰治是因为找一本很多文艺青年推荐的《我心中尚未崩坏的部分》,却发现评论中有几位提到该书作者的文风跟了太宰的风格,起初是觉得名字很血腥,然后开始找他的书和看一些书评,自杀的最终宿命极大地吸引了我的好奇心。

书到手后怀着极大地憧憬和期待迫不及待地开始读起来,起初的一百多页看得我想扔,这是什么作者,几乎是流水帐,几百字下来不知道要写什么,放下之后的三天才又在一个阳光午后继续看,这一看便渐入佳境地看到了作者水到渠成的结构,不着痕迹的铺垫以及前后呼应这种简单的文学手法也竟然被他用的这么自然。

第一本看完之后就开始了这本《潘多拉盒子》,这一本是几个短篇的集合,标题的这一篇最长也是我最爱的。经过一些看似琐碎的描写之后,作者再一次不经意的人物谈话中惊现了关于自由思想的言论。他们讨论的背景虽以日本二战尾声为时代背景,但对自由思想的讨论却能深入到欧洲文艺复兴甚至更早的时期,从康德到后来的很多哲学家思想家都有论述,“自由思想如果没有了斗争就仿佛在真空瓶子里的鸽子无论怎么拍打翅膀也不可能飞翔”,简单的物理原理,却形象地说明了自由和斗争之间的关系。仿佛人出生之后随时都可能面对死亡一样,自由思想的诞生也无处不存在着斗争。

另一处值得一提的是作者写爱情的水平,窃以为到达了令狐冲“无招胜有招”的境界,谁说爱情就是你侬我侬,就是甜腻?二十岁的爱情怎么样都可以,因为真。

渐渐地竟然也就忘了要看《我心中尚未崩坏的部分》的确切理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