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冯友兰

读书趣闻一

读这本《中国哲学简史》是上上个月就开始的。

终于在今晨读到了一处让人忍俊不禁的地方。

作者与学校踏破铁鞋觅到的“逻辑”课老师辩论某个话题,经过半小时依然没有结果,老师说:我回去想一想再来跟你继续讨论。

之后作者再也未见过老师出现!我想大约校长在背后默默地怨念着:这冯同学,将我好容易请来的逻辑老师又说走了,如何是好?

再后来作者上了北京大学的“西方哲学门”(门即是现在的系),种种原因之后学校终于请到了可以教授西方哲学的的老师,但老师却没能活到进教室上课的那一天!

其实,冯同学你是老师杀手吧?最后冯同学也还只能是北京大学中国哲学门毕业生

默笑之后,想现在的大学里,大约不怎么缺老师了,什么科目都可以有,只是还有那个因为自己无法弄明的的问题就誓不进入教室面对学生的铮铮傲骨吗?现在想来民国时候的文化发展,虽有深深的新儒家烙印,但也是继春秋战国之后相当红火的文化“复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