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人性

土著语录

就是娃的一些语录,只有这些年来的1%吧,他从小就总能随口出金句。

娃三四岁的时候,我问:胃既然可以消化东西,它会不会把自己也消化了?他坦然答道:你想啊,太阳一直在燃烧它会不会把自己也烧了?

某天我在感叹自己老了丑了之类的,4~5岁的他自己在玩游戏,突然抬头说:妈咪你永远都是公主!(他已经很久没有叫我妈咪了,最近总用“亲”连妈字都省了……总觉得自己是某宝客服)

7~8岁的时候,我在收拾屋子,有点恼火,看着他说,“你以后能不能自己收拾一下东西,你觉得你爸妈很闲吗?”他看着我,说:“我觉得你们不闲,你们很淡啊!” 这样的情况,笑场应该可以理解的吧?

这些年,每每跟他聊天的时候,总会听到一些让我“茅塞顿开”的话语,他小时候不太喜欢图画的形式,而是更愿意从文字上获得知识或者信息,所以我书架上的书,他看了不少,尤其是心理学相关的,以至于近日家庭会议的时候,他字正腔圆地说,“每个人都是对自己一个标准,对别人又是另一个标准,比如你们,我们老师,或者同学们,这就是人性,你有什么办法呢?” 小小年纪就真的需要这么“认真”吗?人性什么的,不该是老了以后慢慢总结体会的吗?

不过,这些年来,他对手机和网络的依赖益发多了,最近迷上了自助攒电脑,什么主板,处理器,显卡,水冷,内存条……很多很多我不太明白的名词,然后对它们的性能如数家珍……这一辈孩子们,从小就是对着屏幕长大的,以后的世界可能也不能脱离互联网吧?只希望娃还能保持那份“人性”吧!

(某日,悄咪咪问他,想不想长高个,以后可以勾搭个漂亮媳妇,他嫌弃地说:“勾搭个女朋友那么累,媳妇就更累了,不要!”也不知道是敷衍我还是真的不想,可能年纪还小?或者是他知道我要套路他去锻炼身体?这年代,当爹妈真的太难了……)

离婚VS出轨

既然能够离婚为什么还要出轨?

离婚是对当初要相互扶持到老的誓言的破坏,而出轨是掩盖在誓言下的明目张胆的挑衅。

之前看过南加州大学教授的几节亲密关系的视频课中提到,为什么男性在出轨事件中更容易成为被原谅的一方,而女性一旦发生这类事件就以关系破裂告终。这位教授语速很快,解释得十分清楚:人类尚处在跟自然斗争谋取生存权利的时候,女性往往是留在山洞里照顾后代和“家”的那个,男性则是需要出去寻找食物等的那个;试想:男性知道女性在家里不知道跟谁搞在了一起,甚至自己的后代是不是自己的都不能确定,关系往往就岌岌可危,但女性如果知道男性在外留种,但依然拿回来维持生计的食物等,女性往往会选择原谅。

虽然人类脱离山洞生活已经几千年,而且这一百多年来,女性的地位几乎提升到了跟男人平等的地位,但人类的心智发展却极其缓慢,喜、怒、哀、怨四种人类的基本情绪中,仅有喜可算是正面的情绪,其余三个都是负面或带着负面效应的,人类依然保持着丛林生活时特有的警戒性,这让人类在生物进化的过程中得以生存并且发展。

++++++++时间分割线++++++++

写文是因为许志安出轨事件,当时写到一半不知道如何收尾,觉得自己真的就是无语了,而今天再次继续写是因为刘强东在美国被起诉的事情。但刘总的事情说其实是个“嫖”字,跟“出轨”还不尽相同。

许志安也许会得到妻子的原谅(据说是已经被原谅了),文章也得到了他妻子的原谅,但出轨这件事本身的发生就是不可逆的,哪怕是被原谅了,哪怕是痛改前非了,也是镜子上的裂纹,蛋糕上的烛灰,产生了落下了就不可改变了。

大多数出轨的结果就是闹一场之后被原谅(何况还有不被发现坐享齐人之福的),而一场兴师动众劳命伤财的离婚却能折腾掉肇事者以及亲人半条命,舍谁取谁,一目了然。

当然,好像根本问题也不是行为是否被原谅,而是出轨带来的感官刺激和享受,新鲜感带来的刺激,以及侥幸心理都让人对这种禁忌之恋蠢蠢欲动,不是不想,只是没条件,一旦“天时地利人和”了,就一切水到渠成了。

仿佛扯到了无法收尾的地步了,我果然还是不适合这么一本正经地写个“讨伐”文,说起来没底气,话锋也总在变,人大多善变,容易厌倦,就婚姻这件事情上,女人如果真的厌倦不想继续了,更可能选择离婚,而男人则更可能选择出轨吧?

如果出轨这样的事情可以算作在地狱里需要受罚的一种的话(算作通奸?),那一生这么长,地狱到底多大能装得下所有的罪恶?

观《金福南杀人事件始末》

以下为影片小评,涉及剧情处较多,请慎重点阅。

女主放大招前的镜头。图片来自豆瓣,侵删。

抽午休的空看了部韩国惊悚片,个人认为归结到伦理片似乎更为合适些。

很多人说这是个“女权主义”的影片,但我认为这是人权的问题,是起码的对人的尊重问题。难道说在家庭中被屡屡凌辱又累死累活的人站起来对施暴方说“不”的权利都要给贴上“女权”的标签吗?

女主的生活是真正的水深火热,伺候完丈夫和小叔子的下半身,还要被丈夫暴揍一顿;白天被类似“婆婆”的长辈催着要下地干活,做饭,操持家务;丈夫将妓女招到家里来在他们的房间苟且,女主在门外猛往嘴里塞一盆子的拌饭——我想如果不这样,她可能会哭出声来,然后又会因此而遭到一顿暴揍;更严重的是她看到了丈夫可能跟刚十岁的女儿有着不伦的关系……这件事情若反转成为男人是那个受凌辱的,是不是要被所谓的沙文主义骂个兜底?这根本就不是女权的问题,而是人权的问题。

其实在女二回来之前,女主就这样生活着——可能很多人都这样受苦着,虽然想过反抗,但这样的苦难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至少能让她活着,所以即便受苦,她也忍着,抱着能够去首尔找童年好友的希望活着。

但女二回来了,渐渐地似乎一切都不一样了。

女主发现了丈夫跟女儿的不伦关系,便去找女二聊天,想让她带着自己和女儿一起离开去首尔的时候,女二却气愤地跟她说“首尔的生活有多艰难有多残酷”,她以为女主为了达到目的,不惜诬陷自己丈夫跟女儿苟且,女主并没有申辩什么,默默地走了,哀莫大于心死。

女主对女二抱有的希望一点点地毁灭,女儿被丈夫误杀,女二竟然冷漠地走开,也不指出看到的事实,这让女主灰心,在女儿刚刚去世,她一个人在太阳底下干活,那帮人在树荫底下纳凉唱歌的时候,她终于抬起了一直弯着的腰,直视骄阳的那几个镜头,女主真是很美了,也是要放大招的时刻到了!她回答那些唱歌的人说:“刚才抬头直视阳光的时候,太阳跟我说了几句话。”当提问者再问时,她便再也不给任何机会了,她举起了手里的镰刀,干惯了农活的她手里的力气对付几个年过半百的妇女不在话下,一会儿她便利落地干掉了三个,跟着是“婆婆”也就是丈夫的姑姑,实际上姑姑是跳海崖撞石头上死的;这时男人们坐船回来了——其实也就是她的丈夫和小叔子以及一个常来占点便宜的开船的人,女主将小叔子的头割了下来挂在树上,又来对付丈夫,但丈夫已经有了防备,但最后是被女主砍了最多刀的,而临死前丈夫还抱怨女主像木头一样完全无法激起他的兴趣他才去召妓的……

最后女主放弃了杀死女二的机会,女二也因此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但如果每一个人的人性都需要用这么大的代价才能唤醒的话,我们为何不在它被泯灭前去拯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