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放下电话,默默地就去了那间熟悉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很安静,原本可以俯瞰整个城市的落地窗被正在落下的窗帘遮挡。室内亮起了柔和的黄色灯光。 她轻轻地关了门,落了锁。 老板在转椅里现身 …

公交车站旁边的垃圾桶,通常都不太干净。 一个中年妇女蹲在旁边,头发已经花白,用麻绳松松地绑了一个髻在脑后,耳边有几缕散了下来。她手里拿着一个白色的塑料袋,里面只有些碎的鸡蛋壳,她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