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家办公大楼大堂里的星巴克,大多数人都是外卖带走一杯美式或者卡布奇诺之类的,偶尔有些自带杯子。 落座之后不过十几分钟,眼前走过一个穿着白色衬衣打着深色领带的中等身材男人,我会注 …

也不记得是哪一天开始,便不用闹钟也能准时在天微微亮的时候醒来。 整个屋子安静极了,仿佛没有人住。 老伴的那张照片挂在墙上,他微笑的看着我,心里觉得暖了些,“没有你跟我拌嘴的二十四小 …

如果我是一顆細小的鐵屑,他就是那個巨大的磁鐵,被他吸引回來是我的宿命,我無法逃避,更不願逃避;又或者我從來沒有離開過。 電郵裡說:二十年聚會,我等你。 席間,觥籌交錯,笑聲連連。 …

出了地鐵門,像是進了桑拿房,地頭快步走著。 剛踏上滾梯,前面的一位男士往後看了一眼,我回頭,他在看沒有上電梯的那個人。 漸漸地上行電梯被天花板遮住了,他便彎了腰,還在看那個沒有上來 …

自从报纸上说了行人过马路也得严格遵守红绿灯,主人带我出去遛弯,等灯的时候总会嘴里嘟囔些什么。 离主人不远的地方是每天都会来的那个买烤面筋的,为了能在穿制服的来的时候顺利遁走,他的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