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冰淇淋到暗杀

标题党出没~ 我并不十分爱吃冰淇淋,一是太凉了牙疼,二是下意识地觉的热量高……虽然我也不瘦,嘿嘿。

早餐后从维吉奥广场经过,DQ的冰淇淋广告十分耀眼,让我不禁想到了在科罗拉多大酒店吃过的一次DIY冰淇淋,味道十分美好,赔了果丁、奥利奥以及花生碎,小小的一杯7.2美刀……然后思绪就随着自己端着的那杯冰淇淋一路走一路飘散开来:

科罗拉多大酒店是个纯木结构的酒店,店内昏暗不用明火,历史悠久到我也没记得到底是一百年还是一百二十年了,总之在美国这个历史不太悠久的国家来说,那算是相当“悠久”了。

店出名不仅是历史,还有几段轶事。

一就是著名的温莎公爵,就是那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那位英国的爱德华八世。这件事情跟科罗拉多大酒店的关系就是,这对只羡鸳鸯不羡仙的人间眷侣是在这所酒店相识相恋,而且彼时辛普森夫人——即后来的温莎公爵夫人还是已婚状态,在当时也是赤果果的出轨啊……不过,爱德华八世作为英国皇位继承人,不惜退位也要跟这位夫人在一起——当然他们后来支持纳粹的事情颇让人不能理解。

二来就是著名的美国影星玛丽莲·梦露了。酒店里很多售卖她在酒店度假时候拍照做的明信片,让我联想的不是这位美人的容貌而是她跟肯尼迪的一段未经考证的婚外情事,杰奎琳那么貌美如花又为他的事业地位积极努力进取,他还是禁不住会去沾花惹草……不想继续吐槽男人们的弱点了,只是那年后来到了达拉斯,经过那条路,看到那个街角的窗口,想象当时一颗子弹穿过他的身体,他一身血泊地倒在了在身边的杰奎琳怀里,眼前闪过的到底是暗杀者的脸,还是梦露的脸又或者是杰奎琳的脸?不得而知……

眼看快到地铁站了,我嗅了下鼻子,已经快冻僵了,双手合十呵了口气,冬天又来了而已,四季从未停歇。

通勤轶事(二)

严格来说,这一篇算不上轶事,但确实是通勤路上的,权且算进来吧。

上了滚梯,前面五六个台阶开外一对小情侣,男生似乎高了女生很多,我注意到他们的时候,他正往女生前面一个台阶走过去,这样他正好略微冒了女生一点点,两人基本可以平时对方的眼睛,男生一手揽着女生的腰,两人鼻子间的距离不超过5cm,情状十分亲昵,但又没有碰到一起,女生微微仰起头,始终隔着一点距离,两人似乎在说着什么,女生陡然晃了一下,男生手臂一把撩住,两人相视一笑,已经到了地面,男生的身高就渐渐显现,180cm+,女生158cm左右,两人手挽着手,站队等车。

不过十来秒钟,让我对年轻的情侣们有了些改观。约莫十年前的学生情侣们(尤指中学),往往在公交车站,或者公交车上亲亲我我,十分辣眼睛,倒是现在,这种发乎情止乎礼的小克制,让人看了不舍得移开眼睛——但也没看清这两人的容貌。

略略带点含蓄的情意,这么看上去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