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名伪译者,我对于一本书的译者其实也是有要求的。 但这种要求似乎也来的没什么道理,比如多半只会看看已有的对翻译的评价,或者论坛里大家对某位译者的评论,对于一本新出版的书,也只有 …

微博上fo了翻译资格考试CATTI的官方账号,有外文局办的讲座,电话预约。 今天提前十分钟到了,教室里满满坐了小一百人。 主任介绍整个翻译考试的情况,竟有一女学生在14岁上就考到了 …

我承认我是标题党。 鸠摩罗什的前半生是传奇,他七岁随母入教,从“说一切有部”开始,师从盘头达多,习小乘,崇尚个人修为的提升,他12岁那年便能与大和尚辩论获胜,从那之后名扬天下,所到 …

偶然间接触到了一个做翻译的人,他认真问我,你用翻译软件吗? 我一愣,自然联想到了google或者金山之类的翻译“利器”,于是立刻摇头,并且傻兮兮地问了一句:“机器翻译的东西能看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