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嫉羡与感恩》后2

[地铁是读书高效的地方,每趟10页,200页的书十个工作日就可以读完,这一本300多,尚未读完。]

如同我第一次读到霍尼的《我们内心的冲突》一般,克莱因也给读者打开了一扇通往客体关系的大门。如果读书之前做好功课的话,我应该从这一本开始了解客体关系理论。

她在很多论文中显示了对恩师的尊重及对他理论的认可,但同时又加上了自己的思考和理论,尤其在婴儿期建立原初客体关系上。

在出生后的最初三-四个月中,婴儿经历了偏执-分裂位置的心理冲突,这种分裂的强度和个体的耐受度,及之后向抑郁位置的转移是否修通都可能成为成人后的精神分裂症的基础。这一点理解起来相当不容易,一个不能言语的奶娃娃心中所想,是如何被观察到的?

克莱因很坦诚地介绍了,很多婴儿时期的这种焦虑体验是在个体成人之后出现病灶时,经过精神分析的谈话治疗才被发现婴儿时期经历的迫害焦虑和罪恶感,以及这种迫害焦虑未能被个体整合到整体自我中,被分裂出来就可能成为成人的被害妄想,个体不断地从周围环境和人群中寻找替代原初客体来重复迫害焦虑的体验。

当然对俄狄浦斯情结她屡次提及。让我在地铁里差点笑出声的一段话,分享给大家:(原文在本书第231页第一段)

……在女性患者的分析中出现的困难,是由这样一项事实造成的:她们永远无法获得她们所欲望的阴 茎。他声称有一位女性患者感到“一种内部的确信;认为分析没用,没有任何事情能帮助她。当我们知道她来做治疗的最强动机,是希望到最后她可以获得一个男 性 器 官,缺乏此男 性 器 官对她而言是如此的痛苦,我们只能同意她是对的。”

关于本书的同名论文提到的“嫉羡”和“感恩”会在读完之后详细分享。

读《嫉羡与感恩》后1

图片来自豆瓣
图片来自豆瓣

看这本书我是鼓足了勇气的,近来颇不敢开启这种新精神分析学派客体关系的大部头。一来总是看了后面忘了前面,二是客体关系理解起来毕竟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梅兰妮·克莱因是继弗洛伊德之后精神分析学派的领军人物,本书里处处点缀着她的思想的火花,让人不得不佩服她在这方面的成就,我为自己没有错过这样的著作而感到幸运,书到手的时候,看到赵晨滨为审校又颇觉亲切,曾经听过几次关于客体关系以及移情和反移情的课,他本人在我看来非常质朴却又有掩盖不住的才华。

她在儿童精神分析方面做出的成绩,从本书的几篇论文来看已经非常卓越。偏执-分裂位置的解释非常明确和清晰,比之前看过的基本客体关系理论书籍要简单扼要的多;婴儿期迫害焦虑和抑郁焦虑的产生、发展及其修通,以及儿童恐惧症的追根溯源,有多少人会意识到孩子对某个特定物体或者事件的恐惧,在成人看来甚至是可笑的,但在孩子的心理,这种恐惧是压倒性的,可以影响他所有的心理过程。

而文中提到的出生后的一个月内,甚至是出生瞬间,婴儿对子宫环境丢失的恐惧和对自体受到迫害的恐惧。认知学派倾向于将出生解释为“创伤”,两派都认为出生这件事情带来的焦虑和恐惧可能是贯穿整个个体生命阶段的。

 

精神分析的案例

图片来自豆瓣

虽然对弗洛伊德及其理论接触不少
这样认真仔细地看他的个案分析是第一次

由于精分治疗方法的特殊性
个案分析看起来十分吃力
字里行间充满了各种象征意义
以及尼采式的纯精神世界的理解

弗叫兽还是善于写文的
对于无法大量透露内幕的
他大胆旳用那些著名的喜剧加以影射和分析

三个个案各具特色
小汉斯的恐惧症
到鼠人的强迫症
以及最后的最后
关于一个同性恋的童年形成做了深入的分析

最精彩的是他在最后的那些理论解析
以及“精神分析常见的几种性格类型”
“与众不同的人”“倒在成功接近时的人”和“带着负罪感犯罪的人”
对每一种“人”的分析和心路历程多做了详尽又让人豁然开朗的解释

弗叫兽认为:
“我们施与病人的教育很可能也不过是对其早期教育的一种重复”
这跟后来与心理班同学分享的
精神分析疗法是治疗师带着病人回到后者的童年
将之前没有完成的或者没有释放的能量重新释放并予以理解和关爱
这其实无异于一位母亲会做的。

新精神分析理论认为的那种分裂位人格等等
其实不过是古典精分的一个发展
弗洛伊德在对“鼠人”的强迫症分析中
明确指出了分裂样人格的产生原因
是人格的某方面由于被主体的刻意压抑
不能获得与其他人格部分同样的成长机会
而程滞后状态
导致其某些言行与其他人格不想一致协调

老师曾经分享过一个案例
来访者有严重窥阴癖
二十多岁的青年小伙子
不工作不学习
就在公共厕所偷窥
屡次被抓去警局
放出来就继续这么干

终于找到了有经验的精分学派治疗师
经过治疗彻底好了
治疗师在多次访谈中
终于知道他在童年
曾有过因为偷窥异性家人的裸体
而被毒打狠揍的经历
病人则是将这段他羞愧难当的经历深深地埋进了潜意识
却导致他在成年以后
下意识地就想要去偷窥异性的身体
治疗师扮演了“妈妈”的角色
跟他一起回到童年
回到那段时光,将事情重新经历一遍
重新给予新的认知和观念
当这些被意识化之后
病人的症状也就消失了
听起来似乎“神神叨叨”的
作为叫兽的粉丝
我相信精神分析的力量

配图来自豆瓣

以上。

小汉斯的恐惧症及其他

图片来自豆瓣

狼人的故事》里第一个案例是五岁小男孩的恐惧症
占据了整本书的五分之二篇幅
大部分描写均是男孩的父亲记录下来跟孩子的对话内容
这一部分十分冗长又无聊
乍看之下都是父亲和一个孩子之间
毫无意义的甚至可以归类为臆想或者幻想范畴的对话
但这是精神分析中让人焦躁又不得不经历的阶段
也正反映了精神分析的一个工作方式特点:从象征意义入手
小男孩起初对街道上经过的马和它们拉的车感到恐惧
这种恐惧作为常人很难将之与对父亲的恐惧
甚至对母亲的依恋(俄狄浦斯情结)相关联起来

好在弗叫兽在案例描述结束之后
做了非常精彩的案例分析
让读者对该个案有了更加深层次的认识
他说明了这个个案不仅印证了自己原先关于
儿童性心理发展阶段的定义和描述
更提出了:
人只有能面对攻击力本能(agressive drive)即恶的本能
才能真正发挥建设力本能(constructive drive)即善的本能

小男孩汉斯的个案中真正涉及的是不仅是俄狄浦斯情结——
取代父亲从而站在母亲的身边
甚至还有想要与母亲生下孩子的欲望
(不难理解加西亚·马尔克斯在《百年孤独》中的各种乱伦关系的潜意识来源了)

其实生活中并不难看到这样的情况存在
小男孩总想要跟妈妈腻在一起不喜欢爸爸的存在等等
但我们都“含蓄”地不把他们归因到上述方面去
直觉上是抵触这种有关乱伦
而事实上,我想这种“恶”念——如果真的算恶的话——是普遍存在的
并且需要我们重新面对和考虑处理方法的。

【以上均系个人见解,并不作为临床可执行执导,因弗叫兽本人也对此持谨慎态度。 】

另:
小汉斯19岁时终于见到弗叫兽本人
如果不是故地重游激起他的一些回忆
他恐怕早已忘记幼年时的这段经历

但这就是精神分析所提出的“意识化”之后
神经症的症状就会消失
但这也会让个体彻底放弃致病的潜意识概念吧,
所以小汉斯才没有能彻底记起那段3-5岁的经历。

以上。

注:文配图来自豆瓣,书封面

再说弗洛伊德

自上一篇义正言辞的《 一百年前的个案 》之后,在 字里行间 与朋友聊完事情,看到了这本《弗洛伊德:梦 背叛 野心》,找了弗洛伊德老人家的孙女知名的教育家的“真知灼见”来铺垫,好奇之下翻了几页,还有对安娜以及布洛伊尔的描述,于是借来看。

一百年前的个案是说安娜·O的癔症个案,布洛伊尔当时是安娜(化名,本名为:伯莎·彭博还姆,后称为犹太妇女联合会创始人,著名的社会工作者)的主治医生,彼时弗洛伊德还是一个医学院的学生。布洛伊尔与弗洛伊德分享了这个个案的很多细节,布洛伊尔1847年便已经从医学院毕业从事医疗工作,接手安娜时在维也纳以及整个奥地利小有名气,可以说他与安娜一起开创了“谈话疗法”,他们称之为“扫烟囱”疗法。

布洛伊尔医生让在催眠状态下的安娜说出了很多记忆深处的片段,而这些片段在被说出之后,由这些被压抑的记忆所转换的躯体症状就消失了。但在后来的接诊中,他就没有再如此大规模地使用这个办法,但这一点却被弗洛伊德吸收,并且融合进了自己将来的理论王国里。除了安娜的案例,还有很多,比如露西小姐的案例等。

从传记中看,弗洛伊德老人家对病人有时候十分专断甚至是蛮横,病人必须按照他的意思进行治疗,跟现代意义上的咨询天差地别。

我是典型天秤座,认为世间万物必讲平衡。他有这么多的理论并且一生不遗余力地维护自己“如神一般”的学术地位。当某个点走到了极致必然诞生另一个极点,这两个极点可以在同一个人身上,好像很多伟人有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窃以为没有必要为了这一个面去否认其颇有成绩的另一面,这两面虽然不相容,但却让这个人有血有肉,你可以单纯意义上地将他看作“神”,也可以看作人,谁见过不是以人为原型的神。现代精神分析已经大部分放弃了弗洛伊德古典精神分析的那一套完全归咎与力比多的形式,而更多的讨论客体关系理论,这很大程度上比力比多容易接受。

这一再说,要给布洛伊尔正名,他认为“创伤”和“分裂”更是各种精神疾病的根源已经越来越为心理学行业的人们所接受和深入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