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万事渺小至斯

整个二月过的十分健康,晚上十点前入睡,早晨五点起身,码点字或者写晨间日记,然后做早饭或再准备一个饭盒当午饭,时间也十分紧凑。

二月还在读《语言与沉默》,获益很多,让我对写文章和阅读有了新的认识,也激励了我继续码字码下去。语言虽然在传递思想上的作用有限,但也要感谢语言让思想可以传承,纵然理解上千差万别。

其实——还蛮喜欢古希腊文明时代的社会,生活就是戏剧舞台,舞台就是生活,每个人扮演着自己的角色。沉浸在“幻想”中的世界也许是我不对,但你怎么知道你的世界不是你自己臆造出来的呢?

标题是一句台词,后一句是“没什么值得惦念的”,只是——说话人也并没有能做到什么都不惦念,纵然自然变化无常,作为有七情六欲有喜怒哀愁的人总要用不同的情绪和情感对这些变化作出反应的。

已经进入三月,早晨每到四点五十便会悠悠醒转回来,有时候反复回味一下梦里的“故事”,或者闭着眼睛想一下最近几天的事情。

小朋友也开始面临小习作的练习,有时候压力大了,他会写作业的同时王顾左右而言他,时间便在左看右看中耗尽,直到快要睡觉的时候才恍然,但作文本依然摊在桌上,只有开了头的几个字趴着,他便更焦虑了;我努力回忆自己小时候写作文的情形,似乎是要说的太多,而自己的笔尖太慢……我并不建议看太多的习作范文,虽然短时间内会有助于作文分数提高,但长远来看,思维模式被禁锢了,倒不是什么好事——我就是个典型的例子,作文常常当作范文被念的我,现在写文章被鄙视“太过散文”了……

RT,毕竟短短几十年,谁会在意你写过什么想过什么爱过什么恨过什么?最在意的始终是只有短短几十年生命的自己而已。

笑一笑心情就会好起来

兒子對媽媽說:[媽媽,我今天不想去學校。]
媽媽問:[爲什麽不想去?]
兒子答:[理由有兩個,我不喜歡學校的學生們,他們也不喜歡我。]
媽媽答:[你必須去的理由也有兩個。第一,你已經四十五嵗了。第二,你是校長。]

——歐文·亞龍《叔本華的治療

理想和现实

這個世界上大約沒有人
從未想過自己要什麽
想要過什麽樣的生活
想要跟什麽人在一起
曾經有人說
『我的夢想漸漸地成了内褲,每天都穿著
常常忘記自己穿著,卻縂也不能拿出來示人!』

小時候我們被問將來長大了要做什麽
教師,科學家,作家,攝影師……
這些職業看起來對社會貢獻多多
被標榜得很仿佛“很高尚”

可再看看眼下
教師醜聞層出
科學家不專心科學專心掙錢
作家……好吧,還有莫言這樣的得諾貝爾的尚算沒有淪陷的
攝影師,滿大街都是挂著大炮筒單反相機的“大衆藝術家”
這種感覺仿若夢想坍塌在眼前
瞬間不知道要將所謂的夢想放到哪裏去才好
猴哥說
最討厭那種一邊不努力一邊抱怨生活艱難夢想遙遠的人
這就是所有心理衝突的根源

其實照我說
要麽渾噩到底不知理想為何物到最后壽終正寢
要麽奮鬥到底只為理想的真諦让人生熠熠生煇

可大多數人的生活還是介於理想和現實之間
糾結矛盾引發出了易激惹不耐煩等等
滋生出許多的衝突也不難理解了

有時候我真的想那些實現了理想的人們
會不會生出新的什麽夢想
以彌補當下目標在實現時產生的目標失落感
而往往一直在路上的狀態才是最佳的吧?
縂有一個目標在前面等著

綜上所述
基本上你也能看出來了
我也是個在理想和現實閒糾結的人

以上。

马尔克斯的离开

高中時候買了《百年孤獨》
看不到一頁就被我扔進了書櫃最高那一層
十八年后
我再次翻開
一字不拉地讀完
後悔自己當年那麽不懂事
這麽一本奇幻絕妙的書,怎麽就能放下?

後來又讀
《霍亂時期的愛情》
《枯枝敗葉》
《我不是來演講的》
《一樁事先張揚的兇殺案》等等
人物的刻畫,細節的選擇和描寫,整體文章的把控
都彰顯了這位偉大的作家的功底


今晨傳來他已因病離世的消息
讓我神傷了好一會兒
覺得他就該和他的作品一樣不朽

可他還是個人會有生老病死
但正因為有死才會獲得更加精彩!

想到了另一位我的偶像歐文·亞龍先生
他的網站顯示又有新作《斯賓諾莎的問題》(The Spinoza Problem)

珍惜當下的每一秒吧!

关于域名

自2007年初建博客以来,有7个年头了,那时候的WP还刚刚发布了1.5而已,现在已经3.8了。

我有个不太好的习惯,域名换过无数个,从起初的fairysherry到sherryblog再到后来的种种,直到2012年确定了这个hisherry.com的域名之后略微稳定了很多。我深知这个习惯对与建立独立个人网站是致命的,但思想是不受世俗教条禁锢的,所以我随性地换了这么多次,直到想要定下来hisherry.com的域名时。

起初在name.com注册了,之后因为空间转移到了国内的,所以将域名也转了过来,这是所有问题的开始。经过了几番折腾之后,我的空间又到了国外,域名也想转过去,这是2012年圣诞节的事情了,但是国内二级注册商说无法解除绑定,需要联系上级域名商,于是一联系就是一年,直到2013年的圣诞节还是没有任何回音,一向随遇而安的我也找到了ICANN,一封投诉信终于让上级域名商注意到了这个名不见经传,没有什么google rank的域名。

经过几个回合的邮件和声辩,终于在今天我成功地将域名找回,并重归name.com旗下。

仿佛一场闹剧,一切结束后又回到了起点。

不一样的是——我也真正认识到了国内的注册商有很大的提升空间的,也许他们真的联系了上级服务商,只是一直未果。但域名事件总算尘埃落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