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春天——注定会命运多舛。 离职似乎已经是遥不可及的事情了,细算起来也不过一月有余。深深滴记得离职那天,走在寒风潇潇的路上,不顾行人偷来的诧异眼光和我脸上的妆,我哭得稀里哗啦。闺 …